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8章 字帖=公信力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132 2019.08.21 07:30

  瘦金体!?

  三个字被人一喊出来,顿时引得场中一片哗然。

  “欸!兄来你这一说,还真有那么点儿意思,传言中瘦金体最为华美不过,观看这谢正诗文的字体,果真如此……”

  “对啊,对啊,瘦硬为用,笔锋华美,岂不就是这样吗?”

  “如果这真是瘦金体,那么……嘿嘿……那么今天可是大饱眼福了,我曾听闻瘦金体近日风靡洛阳,最初却是出自一张诉状,那刑部的书吏本就极爱书法,一见之下惊为天人,冒着被责罚的风险,请得城东刘记书画铺子的老师傅亲自出手,以不传之秘,硬生生地从诉状之上揭下来两层,这才有了洛阳城中流传的瘦金体书帖……”

  “张兄所言极是,在下也曾听说过这个传闻,传闻中说,那能够揭帖的老师傅姓本姓萧,如今依然颐养天年,轻易根本不出手,是那书吏本对他有恩,又许以重金这才请得他出手,结果萧师傅一见那诉状,也是见猎心喜,揭出来两幅字帖之后,竟然放弃了书吏的重金,只求带走一份字帖。

  你们知道当初书吏许给萧师傅多少钱财,整整三十贯!

  那萧师傅宁愿不要三十贯,也要求一份字帖!当时萧师傅抱着字帖回家,他家里人还以为萧师傅失了心疯,结果怎么样?瘦金体风靡长安之后,有人出价百贯求购!萧师傅愣是没买,说什么要当做传家宝留给子孙后代。”

  “李兄果然广博,我还说这世面上流传的字帖怎么就这么一份,原来是这样,不过萧师傅那传家宝如何在下不得而知,倒是听说过那书吏手上的字帖如何。

  那书吏手中取得一份字帖,也是如获至宝,却因事情不密,被洛阳城中的书法大家得知,一个又一个的上门求贴,只不过那书吏早就放出话来,想看,可以,但是绝不外借,你们都不知道啊,最近那书吏家的门槛都换了三根了,没有官身、如同你我之辈,都不得门而入啊……”

  众人议论纷纷之中,也就把瘦金体字帖在洛阳如何风靡的情况说了个底掉,其他不太了解的人一听,这还了得?本来就以为这字写得却是让人耳目一新,现在一听,我的妈,感情有这么大来头呢?这还说啥,赶紧看,多看一眼就是多占了一分便宜!

  还有喜好书法之人,干脆不管不顾,饭也不吃了,酒也不喝了,直接伸手在空中点点画画,完全沉浸在书法的世界之中。

  杨铦一见,气得满脸铁青,什么瘦金体,好哪了!?瞅你们一个个的,你多看一眼能省一顿大米饭是吗?再说这事谢家兄弟的东西!?谢家兄弟!?就算这瘦金体是他们找人写的又能怎么样?还没听明白,人品不行就什么也不行,懂不!?合着我刚才都白说了是吧!?

  他一转头,看柳放,该你上了。

  柳放欲哭无泪,我上个屁啊,现在还有人听我说话吗?

  就在两人眉来眼去的时候,突然有人开口问话。

  杜甫。

  “张兄,你刚才说瘦金体在洛阳流行起来,肇始于一份刑部文吏见到的诉状,张兄可还知道这份诉状的名字?”

  柳放一听,脸色大变。

  杨铦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只见得那“张兄”想了一想这才说道:

  “这诉状么,倒是听人说过一嘴,是什么来着?好像是谁、告、杨什么、贴”

  倒是旁边的那位“刘兄”说道:

  “你这一提,我倒是也有点印象,我想想啊,我家叔父有幸在那书吏家中见过揭帖,回来以后对我好是一番吹嘘……我想想,告……杨什么……杨龟寿!谢公告杨龟寿贴!?”

  那张兄也反应了过来。

  “不错,正是《谢公告杨龟寿贴》!欸,这个人名挺熟啊……杨龟寿……!?”

  他突然反应了过来了,一甩头,目光如同利剑一般刺向杨铦和柳放。

  杜甫却装作恍然大悟状,也转了过去,嘴角带着冷笑,和声细语地问道:

  “这位汜水柳兄,你刚才说谢直谢三郎,是抢了谁家的县试第一啊?”

  柳放听了,早已汗如雨下,讷讷不能言。

  那位“张兄”已然全都明白了,一时之间冷笑连连,满脸的鄙夷,冷冷地看着杨铦和柳放二人。

  不但他如此,场中众人也纷纷恍然大悟,脸上的鄙夷毫不掩饰。

  杨铦一见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事,低声问柳放。

  “怎么了这是?这帖子怎么回事?”

  柳放现在哪有心思给他解释这个?正琢磨着怎么明哲保身呢。

  倒是那位“刘兄”忍耐不住,直接出言讽刺。

  “怎么了?还能怎么了?

  都是汜水县人,还都跟汜水谢三郎牵连到了一起,一个是被谢三郎夺了县试第一,一个是被谢直一纸诉状告到了公堂,最巧的是,还都叫杨龟寿,嘿,这世间还有这么巧的事情呢!?

  这位柳兄倒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张嘴就是诬告,闭嘴就是多了县试第一,哼!

  我记得《谢公告杨龟寿贴》里面说的清楚,伙同奴婢同谋盗窃,什么人品!?

  这样的人品,你们汜水县还能把他选出来当县试第一?

  嘿,别说谢直不干,我都看不下去!

  才夺了个县试第一你就敢说谢公跋扈!?

  要是我,我连县令一起告了!”

  杨铦一听,总算知道怎么回事了,他也万万没有想到,一份字帖竟然还产生公信力了!?这是什么情况,自己费了这么大劲满世界抹黑谢家兄弟,都抵不上人家一份字帖吗?

  想到这里,他也不得不硬挺着说道:

  “刘兄这是何意?

  《谢公状告杨龟寿贴》!?那是什么,根本就没听说过!

  就算真有这么一张状纸又能如何?

  那是状纸,不是判词!

  谢直诬告,不写状纸,行么?

  谁知道汜水县是如何判的!?

  说不定直接就判了一个谢直诬告呢?”

  刘兄一撇嘴,都懒得说话了。

  杜甫倒是哈哈一笑。

  “杨铦,想明白这事儿是怎么回事没有?

  那汜水县如果判了谢直诬告,他的状纸又如何能到了刑部?”

  说完之后,也不再理会杨铦,直接对看戏多时的孙逖一叉手。

  “员外郎,判定此事真假,最是简单不过。

  那谢直的二哥谢正就在门外,员外郎把他叫进来一问便知。”

  孙逖闻言,哈哈一笑。

  “有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