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5章 或有可能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386 2019.08.07 18:10

  杨七为什么会再次前来客舍?

  刚才谢直没问,现在县尉在问。

  杨七却一梗脖子,死活不开口了。

  他不说话,旁边的人可忍不住。

  柱子。

  “少府,这支蝴蝶金簪是我们东家在两个月之前定下来的,客舍中很多人都知道,不过今天取货,除了东家之外,还有夫人杨氏也知道,小人被东家派去洛阳取蝴蝶金簪,临行之前,夫人还特意把小人叫到眼前交代了两句,什么一定要看看蝴蝶翅膀能不能振翅高飞之类的。

  您说,会不会是夫人交代杨七回来取首饰匣子的时候,也跟杨七交代了,让他也看看蝴蝶金簪。

  结果杨七取走了首饰匣子,打开一看,没有金簪,这才重新回来客舍?”

  话是冲着孙县尉说的,目光却看着谢直。

  就连孙县尉听了之后,也沉默不语,把目光投向了谢直。

  谢直听了,很是敷衍地说了一句。

  “或有可能。”

  一句随口敷衍,让柱子如获纶音。

  周围的人也大为振奋。

  谢家公子多牛-逼的人物啊,带着咱们来客舍就转了一圈,前后还不到两个时辰,不但给杜甫洗清了嫌疑,还直接揪出了真凶,要是没有谢家公子,谁能想到当先报案的杨七竟然就是真凶?

  柱子这小子可以啊,一番分析都能得谢家公子的首肯了……嘿,我为啥不行!?

  一个个都这么想,全都两眼放光,死死盯着杨七,恨不得自己也化身为柱子,也能获得谢家公子的认可。

  孙县尉一见这样,顿时感觉到“现场办公”竟然如此简单?那还等什么啊,赶紧把其余的一点都问了吧。

  “那么,首饰匣子出现在矮桌之上,而且位置奇怪,也应该好解释了?”

  “这个我知道!”戴捕头,都学会抢答了。

  “一定是杨七回到了客舍,正好见到李掌柜在摆弄蝴蝶金簪,这才随手把杨氏的首饰匣子放到矮桌之上!”

  然后……

  所有人都看谢直。

  谢直无奈。

  “或有可能。”

  嗬……这还说啥,戴捕头听了之后,恨不得把胸脯拔到众人眼前去,那叫一个快意,嘿,真没想到,原来破案这种事这么爽,以后得多来几回啊!

  孙县尉也大受鼓舞,接着问:

  “那么,杨七受了杨氏的命令,要带回蝴蝶金簪,而李掌柜不给,但是,李掌柜为什么不给啊?”

  他这一问,李旭就哭了。

  “都怪我啊!

  大兄!兄弟对不起你啊……

  你和杨氏那妇人争吵,就是想从家里拿钱给我行卷,杨氏不愿,你们二人这才争吵了起来。

  她回了娘家,柱子却好巧不巧地把蝴蝶金簪送到了你的手上,这可是价值百贯的首饰啊!

  大兄,你一见蝴蝶金簪,必然心中不忿——我给你卖给首饰花费百贯,现在想给我兄弟十贯钱去行卷都不行!

  大兄,你心中必然在考虑,要是卖了这支金簪,必定凑够给我行卷的资财,所以,你才不愿将蝴蝶金簪交给杨七!

  大兄,是兄弟连累了你啊……”

  说着,李旭再一次痛哭出声。

  其他人……看谢直。

  谢直脑门子上的青筋直蹦,没完了是吧!?不过看李旭哭得凄惨,也就强压怒火,随口说了一句。

  “或有可能。”

  孙县尉继续问:“那么杨七为什么要杀害李掌柜呢?”

  柱子抢答:“拿不到蝴蝶金簪,怕回去之后和杨氏没法交代!”

  戴捕头摇头:“不对!可能是杨七要抢夺蝴蝶金簪,然后李掌柜不给,两人争执起来,杨七终究是年轻力壮,他抢到蝴蝶金簪之后,李掌柜反抢,他这才恶向胆边生,一下刺死了李掌柜。”

  李旭也有不同意见:“杨氏嫁到我李家之后,一直对我家百般挑剔,言语之中颇为不屑,杨七是杨氏的陪嫁奴仆,平日里必然听多了怨怼言语,他抢夺蝴蝶金簪是假,谋害我家大兄是真,要不然的话,他杀人之后,也不会刻意栽赃陷害他人!”

  好吧,三种不同意见,都有道理,孙县尉也难以抉择。

  然后……

  所有人再次看向场中的权威,一个个小眼神如同上课抢答的小学生一样,极其需要老师的认可。

  谢直一翻白眼,没说话。

  孙县尉等了一会,见谢直还是不开口,不由得开口问道:

  “关于此事,不知谢公子有何想法?”

  谢直脸都黑了,直接回怼。

  “没想法!”

  李旭一见,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一脸诧异,刚想开口。

  谢直却对着李旭一拱手。

  “李兄,你我乃是同窗,但不知你我现在的身份如何?”

  李旭听了一愣,面对谢直,却不得不答,“你我都是国子监明法科的学子。”

  谢直点头继续说道:“你我都是学子,按理不得干涉朝廷如何办案,只不过李兄在这个案子上是苦主,而谢某又怕李兄和河南县县尊大人有所误会,这才不自量力,陪同河南县县尉孙少府前来再次勘验现场。

  也是令兄在天之灵保佑,这才借我之手,在客舍之中寻到了杨七的蛛丝马迹。

  不过,我这个学子能帮着寻找线索,难道还能帮着河南县断案不成!?

  既然这么多人已经认定了杨七就是杀人凶手,何必在这里耽误时间,具体他有什么杀人动机,河南县二堂审去!

  何必为难谢某?”

  众人一听,顿时讪讪,谢直要是不说,大家都忘了,人家就是来帮忙的,和这个案子一点关系都没有,能够帮着把杨七揪出来,已经是给大家帮了大忙了,结果还被人围着问这问那,实在有点不像话。

  那河南县的孙县尉,更是被谢直的话怼了一个满脸通红,尤其那一句“河南县审去”,更是让他无地自容。

  李旭听了也很不好意思,人家谢直帮了这么大忙,结果自己这还不满足,一个劲地没完没了,确实有点不合适。

  谢直却懒得管他们怎么想。

  帮忙这种事,得有度。

  我给你帮忙,是情分,不给你帮忙,是本分。

  求人帮忙,行。

  但是,没有强逼着别人帮忙的道理。

  就今天这件事,如果说谢直刻意和李旭走在一起,想把老杜捞出来,是出于私心,那么,在洗清了杜甫身上的嫌疑之后,又采用“压迫式”的方法突审杨七,就纯粹是给李旭帮忙了。

  事实上,在李旭没忍住就开口破坏了谢直的“压迫式”,谢直就准备甩手不管了,你自己还这德行呢,谁还给你帮忙去?

  现在他抽身而退,谢直问心无愧,今天给李旭帮忙到了这个程度,已经很足够了,如果他再人心不足的话,只能说明这个人,不可交。

  一念至此,谢直也懒得再待着这里了,对李旭一拱手。

  “李兄,谢某此行,也算幸不辱命,李兄随后想必还有事情要办,既然如此,谢某也就要告辞了。”

  李旭一听,赶紧挽留,最终无果之后,只得一躬到地。

  “今日之事,还要多谢谢兄仗义出手!李某日后必有厚报!”

  谢直随意地点了下头,没走心,转身就要走,突然听到身后一声呼唤:

  “谢兄且慢。”

  谢直转头一看。

  嘿,老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