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6章 杜某为三郎府试而来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095 2019.08.30 07:30

  杜甫闻言苦笑,我二姑母倒是想管我,可是现在这形式,还怎么管,不由得开口说道:

  “不瞒三郎,杜某虽然奉了姑母严令,不得亲自登门拜会,也不能和你谢氏兄弟多有往来,但是杜某心中却一直铭记这三郎对我的恩情,自然看不得有人在背后诋毁三郎,这才在孙逖员外郎家的饮宴上,与那杨铦起了口角……

  那日我回到家中,我家姑母一声长叹,却也无可奈何,她本来早已遣人打听明白,那次饮宴上只有杨铦,没有你谢家兄弟,这才放我出去,却没有料到,你汜水谢三郎果然非同凡人,即便没有饮宴的请帖,也能昂然而入,非但如此,还能三言两语气得杨铦吐血。

  我家姑母说了,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其实也没有我什么事儿,坏就坏在杜某却在三郎进入饮宴之前,曾与那杨铦针锋相对。

  这回好了,就怕卷进你们两家的争斗之中,结果躲来躲去却终究没有躲过去,白白妄做了小人。

  自那之后,我家姑母就解除了杜某的禁足,还叮咛在下,要早日前来你谢府解除误会……”

  谢正听了就是一愣。

  “杜公子,这……既然如此,为何不早早前来?

  实不相瞒,那日在员外郎家与公子初次见面,就被公子的才华所吸引,一心想多来多往呢,还是三郎拦住了在下,这才没有上门拜会……

  今日听了杜公子说明了前因后果,自然解开了误会,可……可杜公子的令姑母既然不再阻拦,杜公子因何迁延至今才登门拜访啊?”

  杜甫先是看了看谢直,只见他依旧沉默,略略失望之余,对谢正说道:

  “不敢欺瞒二郎,杜某虽然获得了姑母的解禁,却也深知此事对不起三郎,洗脱冤屈的恩情未报,却又迁延多日不曾拜谢,即便三郎不在意,杜某也过不去自己心头的关卡。

  所以,杜某就想如何能为三郎做点什么,哪怕仅仅打探出一点消息,也算是杜某略表歉意。

  这段时间以来,杜某就是在谋划此事,邀天之幸,还真被杜某偶有一得……”

  谢直听了就是一撇嘴,“哦,这么说来,我还错怪你了呗?”

  杜甫连连摇头。

  “不敢!

  三郎刚才戏耍杜某,自然是心中对杜某有所怨怼,人之常情,只怪杜某自己,不敢怪三郎。

  不过杜某此来,带来的一个消息,还真对三郎有用……”

  谢直不置可否。

  谢正却有些急迫。

  “但不知是什么消息对三郎有用?”

  杜甫却反问道:

  “我听人说,三郎立下宏愿,今天科举,不行卷。”

  谢正替谢直点头。

  杜甫道:“我又听说,三郎想考进士,却因为国子监中进士科没有名额,不得已之下只能走乡贡科考的路子。”

  谢正又点头。

  杜甫继续道:“现在三郎已然取得了汜水县县试第一的名头,自然获得了府试的资格。

  另外,以那日孙逖员外郎对三郎的看重,想必如果今年还是孙逖员外郎主持考试的糊啊,那么三郎的省试自然不必担心。

  乡贡科举之路,县试、府试、省试,一环扣一环,既然县试已过,省试无忧,那么阻拦三郎进士及第的,只有府试这一环了。”

  说到这里,杜甫正色对谢氏兄弟说道:

  “杜某此来,就是为了三郎的省试而来!”

  谢直一听,差点没笑出声来,他还真不知道,堂堂的大唐诗圣,竟然还有战国纵横家的风采。

  谢直对此,颇不以为然。

  说好听的,叫纵横家,说不好听的,就是一个江湖术士,虽然因为层次不一样而称呼不同,其实套路都是一个套路,都是上来就用“大话”把你压住,按照江湖属于,这叫“顶瓜”——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你想,让你就用脑袋顶一个西瓜,还不让用手扶着,别说什么行走坐卧了,就连说话都得小心翼翼吧?

  在这种状况下,你是什么心理,是不是战战兢兢的?

  是就对了,这就是人家的目的。

  “大话”压人,等你真的把“瓜”顶住了,人家就开始他的表演了。

  江湖术士说哎呀你近期有血光之灾啊,你吓了一跳,这怎么办啊?人家说了,没事儿,我这有道符,你今夜子时到你家的东南方向把它烧了,然后借着火光默默祈求平安,血光之灾自然能够免去,你一听特高兴,拿符吧,可能白拿吗?人家就开始说了,这道符如何如何厉害,如何如何得之不易,然后呢?掏钱吧。

  这种具体的事例在后世现代社会比较少见了,毕竟国家坚持打击封建迷信都多少年了,还有多少人能上这种血当?

  但是人家江湖骗子也会与时俱进啊,尤其在糊弄老头老太太棺材本这个分支上,那简直是推陈出新,什么五谷养生啊,什么玉石电疗啊,都是高举“健康”的旗号糊弄人——这还算是好的,毕竟还有点实物吧,功效多少有点,但是绝对不像他们宣传得那么神奇。

  最牛-逼的是那种纯粹胡说八道的,十八颗绿豆煮水八分钟可以排毒,全国人民让一个小学毕业生糊弄得欲仙欲死,你作何感想?

  这种事随着网络辟谣越来越多,被知乎统称为:“智商税”!——就你这种智商,无良商家要不收你的税,都对不起国家!

  杜甫这种说话的方式也是如此,先是一句话顶在你心中最脆弱的地方,等你走心了,就要开始提出具体的解决方案了——你就看吧,这个解决方案在哪里,就是他的目的在哪里。

  谢直好歹也是个研究生,不知道知网还不知道知乎吗?他能信这个?

  他不信,可是谢二胖子信啊。

  “哦?子美兄,你有办法帮三郎解决府试?太好了,不怕跟你说啊,最近我都愁怀了,眼看着府试在即,人家三郎就是不行卷,这不是较劲吗?不光是我,就是家父也是无可奈何啊……

  对了,子美兄,你快说说,到底如何才能帮三郎通过府试?”

  谢直听了谢二胖子把对杜甫的称呼,从“杜公子”改为“子美兄”,不由得哭笑不得,在深切有感于二哥的好意之外,心中也在慢慢变冷,他到底要看看杜甫这货出什么幺蛾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