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9章 没带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110 2019.08.21 18:10

  “汜水谢正(直)见过员外郎。”

  孙逖呵呵一笑,掂了掂手中的重新收集回来诗文稿子,对谢家兄弟问道:

  “这是谁的?”

  谢家有规矩,和外人在一起的时候,长辈在,长辈说话,长辈不在,年长的说话,除非人家就愿意找那个年幼的晚辈说话。

  谢正上前一步。

  “回禀员外郎,诗文是在下写的,是三弟谢直抄录的。”

  孙逖点头。

  “这么说,这个字儿,是谢三郎所写?”

  谢正转头,示意谢直自己回答。

  谢直也上前一步,“正是在下。”

  孙逖道:“这便是传说中的瘦金体吧,果然华美非常,又根骨硬朗,好。”

  谢直赶紧说,“不敢当员外郎如此赞誉。”

  孙逖哈哈一笑。

  “汜水谢直也懂得谦逊吗?哈哈,就你的一手瘦金体,洛阳之大,哪有你进不去的大门?

  如今瘦金体在洛阳大受追捧,多少人孜孜以求而不得一贴?

  今天他们要是听说你送了我二十余张,说不定我家的门槛都要让他们踏破。”

  孙逖笑吟吟地说着,只见谢家兄弟虽然拱手倾听,却也难免喜色上脸,尤其谢二胖子,大白牙都笑出来了,他心中一动,脸上的笑容陡然一收。

  “不过,哼,你这小子,实在可气!”

  原本其乐融融的气氛,刷一下的就没了,谢正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呲着牙不明所以。

  谢直到了镇定,微微一愣,抬眼看了孙逖一眼,又将目光垂了下去,仿佛不知道身边的气氛变化一般。

  只听孙逖说道:

  “孙某不才,平生最是喜好书法,当日洛阳城中流传瘦金体的时候,我也曾想求贴一观,一见之下,果然非凡,只可惜世面上的字帖仅有一份,孙某又做不出夺人所爱的勾当,不免有些唏嘘。

  还是我身边的官家见我惆怅,这才给我出主意,既然这瘦金体是出自汜水县,想必独创瘦金体之人也是汜水人,何不请汜水官吏帮忙寻觅,也不求别的,找到人,重金求他一幅字也就是了。

  我一听,猛然想起王昌龄选官到了汜水,这才写信过去让他帮忙。

  谁承想,字帖没求来,倒是回了一封信,说什么独创瘦金体之人,就是你这个小子,要说关系,也是不远,正是他新收的弟子。

  但是,求字,不成!

  只因你这小子着实气人,每天习文练字之后,一定要把所有字帖全部收走,就连他这个蒙师的手上也仅仅有一贴而已。

  最可气的是,你收走字帖之后,还不断强调什么物以稀为贵,瘦金体以后要有大用,坚决不能随便给王昌龄做人情玩……

  哼!我道是什么大用,感情是用来当做敲门砖了!”

  众人听了,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怎么回事。

  谢正听了,这才算是把心放到肚子里,刚才孙逖变颜变色的,吓了他一大跳,他还以为惹恼了这位吏部员外郎了呢?结果,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孙逖这份生气,仿佛是看到了自家的后辈子弟,不高兴了教训一番,这是生气吗?这分明是亲近好不好!

  欸,不对,谢三郎什么时候你成了孙逖的后辈子弟了?

  有反应快的,孙逖是开元二十二年的科举主考官,王昌龄考中了开元二十二年的宏词科,那岂不就是,人家孙逖是王昌龄的座师?

  想明白了的,顿时震惊地看着谢家兄弟,尤其是谢直,刚才孙逖说的明白,谢直的蒙师正是王昌龄,这么算来的话,谢直岂不就正是孙逖的后辈子弟?

  意识到了这一点,现场中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嫉妒恨了,自家跑关系走亲戚,费劲吧啦地弄到一张孙府饮宴的请帖,这才勉强坐在了吏部员外郎家的饮宴上,还得作诗、交际,想方设法引起孙逖的注意,最闹心的是,还根本不知道结果。

  再看看人家谢三郎,自家人!

  别说其他人了,就连谢正都一脸惊喜地看着谢直,他是真没有想到自家三弟还有这种路子。

  孙逖对场中的蠢蠢欲动根本不在意,瞥了谢直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既然是自家人上门,还投什么拜帖!?

  幸亏你用了瘦金体,要不然的话,你进得来吗?

  哼!

  拿来吧。”

  一伸手,还冲着谢直掂了掂。

  谢直一愣,“什么?”

  孙逖比他楞得还厉害呢。

  “你说什么!?王昌龄的书信啊!

  他让你来我这里走动,总得有个凭证吧?

  再说了,我是他的座师,他写信问候我一声,也是应该的吧?”

  谢直这才恍然大悟,随即一叉手,恭恭敬敬一行礼。

  “三郎替王师想员外郎问好。”

  孙逖看着他,有点懵,没说话。

  只见谢直行礼之后,直起身子,不好意思的一笑。

  “书信倒是有一封,不过……三郎,没带。”

  没带……没……带……

  周围的人看了,差点疯了,大哥,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不带身上?你不带给我啊!

  孙逖也懵,不是,你不带着,你上这干什么来了?

  “三郎此来,乃是陪我家二哥谢正而来……”

  所有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孙逖问:“这是何意?”

  谢直答:“三郎本无意行卷,自然不愿接着王师名头接近员外郎。

  当然,科举考后,王师书信,自然双手奉上。”

  众人一听,简直心痛得无法呼吸啊!你有这么好的资源不用,还不行卷?你不行卷,你把书信借我使使啊,这不是糟践东西吗?

  众人这才想起来,老官家报告的时候说的清楚,“汜水谢正求见”,连谢直的名字都没报,一直是以“谢正身边的高大青年”代称,人家连名字都没报,说人家行卷,不合适啊。

  不过“心痛”之余,众人看待谢三郎的眼神可就不一样了,听了半天“三郎跋扈”了,结果一见真人,还真没看出来,进门之后谦逊有礼,即便孙逖明言瘦金体如何如何,人家也是神色淡然,最牛-逼的是,他手握王昌龄的书信,明明只要拿出来就可以在孙逖宅子畅通无阻,可是人家就不用,宁愿手抄谢正的诗文集子,也不拿,这叫跋扈吗?这世间还有这么跋扈的?分明是谦虚过头了好不好?

  一念至此,众人就把目光从谢家兄弟的身上收了回来,转而投向了杨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