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3章 枯枝败叶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607 2019.08.23 18:10

  谢家家人来找谢直?还直接找到了孙逖家的大门口?

  孙逖一听,心里就“咯噔”一声,不会是谢家出什么事儿了吧?

  要知道这种事儿可不常见。

  你想,谢家兄弟俩干嘛来的?就算谢直是来找杨铦算账的,那谢正呢?还不是过来行卷的?

  你这正行卷呢,家里来人找你,小事儿能来人吗?问问晚上吃啥?那不是有病吗?

  真要是小事就敢登门,少不得一个“不懂事”的评价甩给你。

  家人都不懂事,你能懂事到哪去?

  要是给所有人留下这么个印象,行卷还有效果吗?这不是白费劲了吗?

  所以,肯定是大事儿!

  一想到这里,孙逖也不敢怠慢,赶紧让老官家把人叫进来。

  一看,牛佑。

  谢直也愣了,要是谢家有事,应该是小义过来找谢正才对,怎么来人是牛佑呢?什么事儿啊,还找这儿来了?

  牛佑走到谢直身边,“三哥,别怪我自作主张,这个事儿出得急,我想着,可能对你有用就来了……”说着附在谢直身边,把事情前前后后一说,谢直听了,脸上那叫一个精彩。

  这个时候,杨铦终于缓上一口气来,慢慢悠悠地从地上起身,一脸怨毒地看着谢直。

  他想走。

  刚刚转身,却看到饮宴中众人的目光,这些鄙视、埋怨、甚至不屑的目光,深深刺痛了他。

  他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他爹是河南府的士曹参军,虽然在洛阳算不上顶级,也算中层干部了,他杨铦走到哪里,除了有限的几位,那一个不是笑脸相迎?现在呢?被谢直一脚踹到在地,倒在地上这么长时间了都没人说过来扶一把,最关键的是,现在整个饮宴上的所有人都在看自己的笑话!

  不行!

  不能这么走!

  他谢直不要名声,我杨铦还要呢!

  一想到这里,杨铦愣是不走了,在牛佑与谢直窃窃私语的时候,就站在原地,仔细思考,还真让他想出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耍赖!

  “诸位听我一言!”

  杨铦强忍着腹部的疼痛,朗声开口。

  “谢三郎说与我杨家乃是私仇,纯属无稽之谈!

  不错,积润驿客舍李掌柜之妻,正是在下堂姐,在杨家这一辈排行之中行二,在下一直都是以‘二姐’相称,但是不能因为我家二姐与那李掌柜乃是父亲,就说我杨家和他谢直有私仇啊!

  事实上,谢三郎前往河南县帮助破案,找到了杀害我那可怜二姐夫的真凶,我杨家上上下下还都感谢谢三郎呢。

  只不过在下听信了河南县孙少府的言语,从内心中着实对谢三郎的跋扈不满,在下完全是站在朝廷的公义之上,觉得谢三郎以学子身份参与到破案之中,确实不妥,这才放言他为人跋扈?

  怎么?难道就因为他对我杨家有多恩情,我就不能站在朝廷公义上面说话了吗?”

  谢直还在和牛佑嘀嘀咕咕,根本没空搭理他。

  旁边倒是恼了谢家另外一位,谢正。

  谢二胖子为人很是正直,根本看不上杨铦这样当人一套背后一套的小人,尤其听到他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更是气炸了肺,就你们家还感谢三郎,感谢三郎不见你们拎着东西上我们家道谢去?净看着你杨铦带着柳放满世界散德行了!有特娘这么感谢的吗?

  一想到这里,谢正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回怼。

  “杨铦,你少来这套!

  说什么感谢,就用诋毁我兄弟名声的方式感谢三郎吗!?

  说到底还是三郎把杨龟寿送进了大牢,你这才怀恨在心,你敢说你和那杨龟寿不认识?你敢说你杨家和汜水杨家没来往?”

  杨铦把脖子一梗,决心把耍赖进行到底了。

  “我敢!

  杨龟寿是谁?我不认识!

  他汜水杨家和我家有什么关系!?

  我弘农杨氏乃是千年华族,树大根深、枝繁叶茂,开枝散叶多年,难免有些枯枝败叶,他汜水杨家虽然也是弘农杨氏,但是总不能天下弘农杨氏的错,都算在我家一家的头上吧?”

  谢二胖子一听,愣是没词了,正直有余、机变不足,就怕碰上这样臭不要脸的。

  他没词了,没事,还有老三呢。

  谢直终于听完了牛佑带来的消息,听了杨铦的狡辩,不由得哈哈大笑。

  “杨铦,你说弘农杨氏难免有些枯枝败叶,你说的是谁啊,汜水杨家吗?”

  杨铦沉默,这话可不能从他嘴里说出来。

  谢直对他的沉默也不在意,笑吟吟地问道:

  “那你们家呢?也算是枯枝败叶吗?”

  杨铦顿时大怒,“谢直,你再敢辱我家门,杨某势必不与你善罢甘休!”

  谢直笑着摆了摆手,根本不在意他的威胁,“我劝你还是赶紧回家看看去吧,看过之后,你就知道到底谁才是弘农杨氏的枯枝败叶了!”

  杨铦一愣,没说话,啥意思这是?我家出什么事了?

  谢直一见他还蒙在鼓里,完全是出于“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积润驿李家的杨氏,是你二姐?”

  杨铦点头。

  谢直终于忍不住了,又是哈哈哈一阵畅快的笑声。

  “杨公子,快回家吧,出事啦!

  你家那杨二姐,赎了家奴回家之后,照顾的那叫一个无微不至,短短三天,伤情就见好……

  巧了。

  今天李旭上门,要和你家杨二姐说说李家客舍的归属问题……

  你猜怎么着?

  到了后院,就听到了**之声!

  李旭带着李家客舍的伙计直接就捉了奸!

  杨公子啊,大白天啊,你二姐啊……

  哎呀,让我还说什么好啊?

  当初我还奇怪呢,你们杨家是不是有钱没地方使啊?二十贯花在一个杀主的奴才身上?

  钱不钱的再说,就不怕他一时兴起,再把主人杀了?

  现在一看,真不用担心啊,都睡一被窝里去了,还什么杀人不杀人的?

  就算是要杀人,也是另外一种‘杀’法啊,欸,对了,杨公子,你说那种‘杀’法,你二姐喜欢不?

  要说这杨七也是厉害,二百棍子打在身上,这才几天呐,这就又能‘杀’人了,怪不得你二姐亲自去把他从河南县衙接出来的,宝贝啊这是……”

  谢直也损,说完事儿以后,当当当小嘴就没听过,一顿下三路,直接招呼。

  杨铦仅仅听了前半段,掩面就跑,太丢人了,实在没脸再待下去了,结果谢直越说越过分,他越听越来气,走了几步牵动了腹内的伤势,“噗”,一口鲜血就喷出来了!

  谢直能放过他吗?

  一见杨铦掩面逃走,谢直还在他身后喊呢。

  “对,快着点啊……

  你说这李旭也真是,抓-奸就抓-奸呗,你往河南县衙送个什么劲?

  还不让穿衣服,大被伙一卷,抬着就走!

  这家伙,从积润驿到洛阳城,三十里啊,这得多少人看见啊……

  哎呀,吐血啦?

  孙老官家,扶着点扶着点,现在人家杨家就指着杨公子呢,咱可不能让他出事喽,他还得上河南县衙去看人去呢……

  欸,对了,杨公子,你去的时候,记得带几件衣服啊……”

  眼见着杨铦跌跌撞撞地离开了孙府,谢直这才意犹未尽地闭嘴。

  周围众人看他的眼神都变了,这位爷……这张嘴……我的妈,以后得罪谁也能得罪他啊!他特么损了!

  谢直却还觉得不过瘾,吧唧吧唧嘴,突然对二哥谢正说道:

  “对了,二哥,此情此景,我突然想起你前些日子给我说起的那句残句来……”

  谢正都懵了,我什么时候说过啥残句啊?

  只听谢直说道:“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要说谢二胖子的脑回路就是不一样,不想别的,还跟那品这句子呢,琢磨了半天,一摇头。

  “好句子,他不配!”

  谢直闻言,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得那叫一个畅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