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5章 保你一个进士出身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173 2019.08.24 18:10

  孙逖盯着谢直,久久不语,仔细品味着“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这句话,到了最后一声长叹。

  “也罢。

  这个道理合适不合适的,我也是不知道了,既然事已至此,也多说无益了。

  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之后,孙逖又谢直:

  “你是考县试过来的?要走乡贡的路子来科举,府试准备的怎么样了?”

  谢直一听,一声苦笑,这不也正闹心呢嘛,到了洛阳短短几天,你看看这都多少事儿了?破案、考明法、跟着二哥硬怼杨铦,他倒想看书呢,也没工夫啊。

  孙逖一听,顿时脸就是一沉。

  “胡闹!

  既然府试还没有把握,你就往死里面得罪士曹参军家的公子?

  你不知道府试就是人家河南府的事儿?

  你家有个法曹参军不错,不过也就是和杨家的士曹参军势均力敌而已,可是你得想明白了,要想成事,势均力敌还不够,可人家要想给你坏事,一个士曹参军就能把你挡在府试之外!”

  谢直听了,讷讷不言,这不是也没办法嘛,总不能不搭理他,就看着杨铦诋毁我们兄弟啊?

  孙逖让他弄得没辙没辙的,最后还是说道:

  “这样吧,河南府尹李适之、河南府少尹严安之,我倒是跟他们两人还有些来往,我给你写两封信,你拿上,再把你自己的诗文准备一下,去行个卷……

  我可告诉你啊,你给我老实着点,也学学你二哥的沉稳,像个赴考的学子一样,老老实实地去,就凭着你一片冰心在玉壶的才情,再加上瘦金体,肯定没问题。

  只要入了他们两个的法眼,再让你家二叔给你使使劲,府试倒也不难……”

  谢直一听可就纠结了,人家孙逖纯粹是为了他好,河南府尹、少尹,那是大唐河南府的一把手、二把手,河南府的府试,就是他们俩说了算,要是得了他们的赏识,府试一事,自然手到擒来,不过呢,听孙逖的意思,还是要行卷,这个……

  “启禀员外郎,三郎前来洛阳钱发下誓言,今年科举,不行卷,不干谒!”

  孙逖一听都疯了,你不行卷……你不行卷你考个屁啊。

  连忙再劝,谢直只是摇头。

  到了最后,孙逖也没招了,没好气地说道:

  “行行行……

  你这小子,真是倔强!

  前些日子,你师父王昌龄来信,说什么不行卷、不干谒,我还以为是开玩笑,今天我才知道,你这小子这是要玩真的啊!

  行吧,你自己看着办吧。

  不过你记得写信去汜水,告诉王昌龄,别说我这个座师不帮他的得意弟子,我本在长安为官,要不是追随圣天子,也不会前来洛阳,我本就和河南府的这个官员没有多深的交清,你要是行卷,我倒是能给你当一块敲门砖,可是你要是不行卷,我可没能耐让你直接通过府试……

  既然你不愿行卷,就自己想办法吧……”

  谢直听了,赶紧行礼答谢,起身之后,却有点不好意思地问道。

  “员外郎,您看,我二哥……?”

  孙逖差点被他气死,你自己还没个着落呢,还记着你二哥谢正!?

  “你二哥不用你管!

  他本是国子监出身,自己就有尚书省试的资格,你想他,你还不如好好想想你自己呢!”

  谢直闻言,嘿嘿一笑,陪着笑脸说道:

  “这不是一事不烦二主吗,咱们什么关系啊,这不是想让您给我二哥帮个忙呗?您说,我也不能白来不是?”

  孙逖愣是被他这份不要脸给气笑了,还不能白来?啥意思?你跟我这玩贼不走空呢?不过他看着谢直的笑脸,终究没有忍心骂出口。

  “行了,你也不必如此。

  给你说实话吧,我大唐立国百年,科举也举行了百年,历数主考官,也有几十个了,这些人之中,固然有仅仅为朝廷选材一年之人,不过多数都是连任……

  我是开元二十二年的主考官,现在还在吏部司勋员外郎的职位上,要是没有特殊情况,开元二十三年的科举,应该还是我主持……

  如果我还是主考的话,免不了保你二哥一个进士出身!”

  正直兄弟一听,顿时大喜,赶紧施礼拜谢。

  孙逖摆了摆手。

  “你们兄弟不必如此,也是二郎的才学到了,我才敢给你说这话……

  行了,你也放心了,好好想想你自己吧。

  我也愿意保你们兄弟二哥同中进士,这也算是士林之中的一段佳话……

  不过,能不能成,就得看看你这个不行卷的赴考学子,到底是如何通过府试的了……”

  谢直听了,这还说啥,赶紧再谢谢吧,人家身为科举主考官,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能有什么奢求?

  两人道谢之后,便要告辞。

  孙逖点头,最后嘱咐了一句。

  “二郎近日无事,可多往我府走动……

  倒是三郎,你要府试,我也帮不上忙了,你好自为之吧……”

  两人离开孙府,谢正一把就拉住了谢直。

  “老三,你看这事……”

  谢直一笑。

  “二哥,你我兄弟之间还说这些干什么?

  集中力量办大事嘛,能给你帮上忙,小弟心中也是欢喜。

  另外二哥也不必多想,刚才员外郎的话你也听见了,他是有心让你我二人共同考中进士,可不是你抢我三郎我的进士……

  也就是三郎心中有所坚持,这才没有借助员外郎的力量……

  不过二哥也不用担心,等通过了府试,我也不用行卷了,我就在家等着员外郎选中了我……

  哈哈……二哥,你说要是咱们兄弟一同中了进士,祖父得多高兴?”

  谢正听了,知道根本劝不下来他,也就不多说了,不过还是不免担忧地问道: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多说了,不过,二郎对府试可有把握?”

  谢直有个屁把握!

  不过转念一想,现在的情况起码比原来要好吧?

  有了孙逖的承诺,只要通过了府试,岂不就是进士到手?

  总比过了府试再琢磨省试要好不是?

  现在的问题,只不过是如何通过府试而已……

  一念至此,故作爽朗一笑。

  “山人自有妙计,二哥就拭目以待吧!”

  谢正也听不出来是真是假,无奈之中,只能叹息。

  就这样,两人说说笑笑回到了谢府。

  一进门。

  谢璞拎着棍子正在正堂等着他们俩呢!

  卧槽,同样的配方,同样的味道,快跑!

  刚转身,谢璞就是一声怒吼:

  “小义,关门!今天我非打死这两个畜生不可!”

  唉,到底是没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