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奋斗在开元盛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8章 杨老三

奋斗在开元盛世 歪嘴椒 2342 2019.08.09 07:30

  谢璞一声怒吼。

  谢直吓了一跳,一看他直奔自己而来,还要让小岚儿把棍子给他,顿时感觉不妙,这么了这是?我不是答应去考明法科的出监考试了吗,怎么还没完没了了呢!?不会是二叔就认准了要削自己一顿吧?谢老二,你这就可不地道了啊!

  冯氏也迷了,这又怎么了,刚才不是说好了吗?顾不得想别的,赶紧上前,一路嚷嚷着“你可别吓着我闺女,要不然我跟你没完”,总算是顺道又把谢直给救下来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

  谢直迷糊,冯氏也抱着岚儿发问。

  谢璞运了半天的气,这才算是说明白了。

  别看谢二爷对谢直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平常连个笑模样都没有,不过在心里确实挺拿谢直当事的,昨天谢直提到了积润驿的案子,还以王昌龄的名义提到了杜甫,谢二爷表面上没说什么,暗地里可就走心了,今天到了河南县公廨,第一件事,就是打听这个案子。

  这个案子虽然是河南县的治下,不过河南府作为它的上级部门,在不干涉办案的前提下,提前了解一下情况也是正常。

  谢璞这一打听,还真让他把案子给摸清了,不但如此,除了案件本身,还把案件的相关情况了解了个底掉。

  谢二爷一看具体情况,心里就有点没底了,还想着见到谢直提醒他一句——这个案子,你给我有多远躲多远。

  结果一到家,就听了小义的汇报,谢直没上学,顿时气疯了,等谢直回家之后,这一路折腾,一直到了现在,他还真没机会提醒谢直。

  结果现在一听,好家伙,谢直不但掺和进去了,还帮着河南县把案子给破了!你说他能不着急吗?

  谢直对他这份着急特别不理解,你是河南府法曹参军,按道理说这种命案也是你治下之事,我帮着你破案还落埋怨了是吗?

  谢璞一看他梗梗着脖子,七不服八不忿的那德行,顿时没好气地说道:

  “你这个小子,简直不知所谓!你光记着杜甫了,你就没想想其他的!?再说了那杜甫乃是河东裴氏的姻亲,这个身份还用你出手去救,别说他没杀人,就算是杀了人,河东裴氏保他一条性命也是轻而易举!

  现在好了,你给杜甫帮忙,人家乐乐呵呵地回家了,你自己倒惹了一身麻烦!

  你还敢跟我瞪眼!?

  你怎么不去问问你帮了忙得杜甫,他能不能借用河东裴氏的力量帮助你啊!?”

  谢直听了脸就黑了,这还用问!?肯定不行啊!人家是姻亲,帮忙是本分,可是姻亲的朋友,这是什么狗屁身份,河东裴氏得脑子进多少水才能想起帮这个忙来?但是道理是这个道理,咱也不能认,谢直梗梗着脖子,问道:“我惹了什么麻烦?”

  “什么麻烦!?什么麻烦都不知道你就敢出手,你傻啊!这里是大唐东都洛阳城,不是汜水老家,你知道这里聚集了多少我大唐的达官显贵,又赶上圣天子驻跸在此,没听说过牵一发而动全身吗!?你怎么就是不知道小心一些!?”

  “到底是怎么了,二叔你直说行不行!?绕来绕去的,我头晕!”

  “行,还不服是不是!?好,我来问你,这个案件里面都牵扯到了什么人,你知道吗?”

  谢直听了二叔的问话,一脸迷糊,没说话,有什么大不了的,不是戏班子就是客舍的伙计,除了杜甫还有点背景,其他人不就那么回事吗?

  谢璞一见,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总算按耐住脾气,问道:

  “你知道死的是什么人吗?”

  “李掌柜啊……”谢直突然恍然大悟,“噢,您是说他啊,他不单单是客舍掌柜,还是皇室宗亲,不过他这个皇室乃是远支,混得可够惨的,就经营着祖产客舍过活,也没见有什么大能为啊……”

  “放屁!”谢璞怒了,“谁说他那皇室宗亲的身份了!?我是问你,你知不知道李掌柜的岳家到底是何人?”

  岳家?老丈人啊,好像听柱子说过一嘴,不就是一个乡下土财主吗?有什么新鲜的?

  谢璞看着谢直这副无所谓的样子,气更是不打一处来,直接揭开了谜底。

  “他确实是个乡下土财主,可是你就不想想,如果他仅仅是一个乡下土财主,这样的身份,如何能把女儿送到皇室宗亲的家里做了正妻?恒山王再不济,他也姓李,那是皇姓!他的后裔随随便便找个女人当正妻,就算他自己同意,宗正寺也不同意!

  告诉你吧,杨家之所以能够给杨氏弄一个正妻的身份,就是因为那杨氏有个亲三叔,如今正是河南府的士曹参军!

  你以为你帮着破案没什么吗?你把他杨家的一个家仆定成了凶手,说不定还要牵扯到杨氏,到时候杨家老二去找他兄弟哭诉一番,你当他杨士曹就能轻而易举地放过三郎吗?”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谢直总算是听过明白了,不过他却不乐意了。

  “二叔您这话,我可不敢认!什么叫我给定成杀人凶手,难道人不是他杀的?”

  就连一直在旁听的冯氏都有点迷糊了,她也没弄明白这里面的逻辑关系,不由得开口劝解。

  “老爷千万别生气了,这件事谁也没想到会牵扯到杨士曹,三郎也是无心之失。

  不过呢,妾身也有点不明白,他堂堂一个河南府的士曹参军,就因为二哥家的一个奴仆杀人之后被三郎抓住了马脚,就要上赶着报复三郎?不会吧?”

  谢璞顿时没好气地说道:

  “你懂个什么!?

  那杨老三最是睚眦必报不过,平日里我与他虚以为蛇,只不过井水不犯河水罢了。

  这回三郎出手定了杨家奴仆的罪责,他一定会以为是我这个法房参军要对他不利!

  一旦他这么想,不知道平白会生出多少事端来。

  要是平常时节,我和他同为河南府参军,自然也不怕他!

  但是现在是什么时候!?

  科考在即!

  他杨老三拿我没办法,难道还不会出手给二郎、三郎捣乱吗?”

  说完之后,转向谢直。

  “你当我生这么大的气,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和你二哥的科考!

  早就跟你说了,如今洛阳城中暗流涌动,人家都老老实实地夹着尾巴做人,你倒好,为了个不知所谓的杜甫,就随意出手得罪人玩!

  咱们谢家在科考方面的资源本来就不强,这要是再有人存心给你捣乱,我倒是要看看你如何金榜题名!”

  谢直听了,没话了,他倒不是真怕杨老三给他捣乱,就是怕人家对自己出手的时候连累到二哥谢正,真要是因为这点子狗屁倒灶的事儿,影响到谢正的科考,他可没法和谢老爷子交代啊。

  不过呢,在他内心的最深处,还是有点不以为然,就因为一个陪嫁的奴仆,杨家就回出手针对自己?堂堂河南府的士曹参军,应该没这么小心眼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