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文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犯忌讳

文唐 步兵长 2328 2019.07.08 18:22

  不可言不敢言不能言?

  长孙无垢脸色骤变,周围伺候的人脸色也刷的一下变得苍白冷汗直流,只有岳山和三小一脸懵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长孙无垢扫视了一圈伺候的人,冷声道:“今天的话要是传出去半个字,所有人乱棍打死。”

  “谢娘子。”那些宫女力士如遇大赦,满脸感激的道。

  “都退下吧。孙福才,去请大王过来。”长孙无垢一甩衣袖道。

  伺候的人松了口气依命退下,那位孙力士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了,踩着碎步一溜小跑着离开了。

  等这些人离开,长孙无垢才一脸怒意的看着岳山,喝道:“无知,无知,你真真是愚蠢无知,气死个人。”

  “啊?”岳山茫然无措。

  我怎么了?不就故弄玄虚吗,你们至于这么紧张吗?那大街上算命的不都是这样,要是大家都和你们一样紧张,谁还在街上算?

  “你呀。”长孙无垢这才想起他还是个‘十岁的孩子’,不通人情世故很正常,心中的怒意顿时消散一半,摇摇头说道:

  “不能什么话都当着外人的面说,要是传出去恐招来大祸。”

  大祸?岳山一愣,什么大祸?我没说什么犯忌讳……忌讳?他猛的打了个激灵,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也许可能大概真的犯忌讳了。

  想想野史上流传的,凡是算命的说某人命格不可言,后来那些人都干了什么?十个有九个当了皇帝,剩下一个也干着和皇帝同样的工作。

  他说李承乾的未来不可言不敢言不能言……本意是说李承乾将来会瘸腿,会造他爹的反。可听在别人耳朵里就是另外一个意思了。也许不可言还可以有别的理解,但在秦王府说出来,那就只有一个意思。

  卧……一句国骂差点出口,岳山啪的给了自己一耳光。这巴掌一点水分都没有,脸上瞬间浮现起五道指印。

  “现在知道了?”看着他脸上的手印,长孙无垢心中一疼,剩下的那一半怒意也消失了。

  “姐姐教训的是,我太愚蠢无知了。”岳山诚恳的道。

  他确实愚蠢了,说话不经大脑不看场合。虽然这不全怪他,毕竟来自后世只要不侮辱人说话可谓是百无禁忌,穿越到唐朝一时间适应不过来很正常。

  然而他已经穿越到唐朝了,就必须学会这个世界的规则。在抱着漫不经心的心态,最终会害人害己。

  就拿刚才那些宫女力士来说,他们老老实实的伺候人,就因为听了不该听的话而命悬一线。也就长孙无垢心地善良,换个冷血一点的秒秒钟人间消失。

  其实岳山并不知道,这几个人很快就从王府消失了,直到数年后才重新出现在人前。

  “你还小很多事情都不懂,以后说话要注意……你以后不要在给任何人看相,知道了吗?”长孙无垢严肃的道。

  “是,以后绝对不会了。”岳山郑重的道。

  两人很默契的没有再提刚才的话题,不是不说,而是在等人。等真正当家做主的那个人来了在说。

  姐弟俩正说着话,那厢三小被吓的够呛,两个大的下意识屏住呼吸一动不敢动。李丽质小嘴一扁泪珠在眼眶上滚啊滚眼看就要往下掉。

  不过后来发现哥哥和母亲都恢复了正常对话,泪水又被收了回去。然后就见她瞪大眼睛使劲盯着岳山脸上的手印,半晌后猛不丁的操着稚嫩的嗓音说道:

  “哥哥脸上……手手……”

  她这一声可把两个大的吓的够呛,差点没把她扔出去。

  长孙无垢这才有空关注自家的孩子,看他们忐忑不安的样子又是一阵心痛,再次没好气的瞪了岳山一眼。

  岳山也知道自己自打耳光吓到了小孩子,连忙点头哈腰表示知道错了。

  “承乾、青雀今天我们说的话不要告诉任何人知道吗?”长孙无垢没有理他,而是对哥俩说道。

  “嗯,知道了娘。”两小猛点头。

  然而……

  “不……可言……不可言……”刚叮嘱好小哥俩,就听旁边的李丽质一脸兴奋的重复起来。

  一边说她还仰着小脸一脸得意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一副我聪明吧,赶紧夸我的样子。

  “噗……哈哈……”岳山一个没忍住笑了起来。

  长孙无垢脸色一黑,瞪着他道:“你还有脸笑。”

  “嗯嗯,不笑了,不笑了。”岳山捂住嘴道。

  “不笑……不笑……”李丽质还以为在逗她玩,学的更欢了。

  长孙无垢无奈的抚了抚额头,她第一次觉得自家小丫头这么聪明也不全是好事儿。

  “我带了小孩子玩的东西,要不给她转移一下注意力?说不定一会儿她就忘了。”岳山试探的道。

  长孙无垢也没有办法,只能点头同意。

  一般情况下主人是不会当面拆客人礼物的,这是礼节。当面拆一方面显得主家贪财,另一方面如果客人送的礼物不好也打客人的脸。

  只是岳山的礼物不属于这个时代,由他亲自讲解比较合适。但作为送礼者他也不适合当面说我的礼物如何如何,搞得和炫耀一样容易引起主人反感。

  也许长孙无垢不会介意这些,但礼节就是礼节,不能因为别人大度就不讲了。所以矛盾就出来了。

  此时借着转移李丽质注意力的理由,他可以顺势把礼品拿出来,也不会有任何的失礼。

  得到长孙无垢的允许,他先是把最大的那个布包打开,里面正是前世非常常见的摇摇马。

  这个摇摇马两尺高有四姓坪第一木匠杨狗蛋亲手打造。只是他的手艺做个桌椅板凳还没问题,木雕只能说勉强能认出是什么东西。但打磨的非常光滑,上面连根毛刺都找不到。

  作为大唐独一份的东西,即便它是这么简陋,对孩子依然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这从李承乾和李泰哥俩那直直的目光就能看得出来。

  尤其是岳山说出它的玩法之后,他们俩的目光里好像要冒出星星一样。

  “大郎二郎,这是送你们的。”岳山招招手说道。

  小哥俩一听那叫一个激动啊,恨不得马上就扑过来。但没有人真的这么做,而是看着自己的母亲,直到长孙无垢点头才三步并作两部的跑过来。

  岳山告诉李承乾要让着弟弟,然后把李泰抱起来放到木马上。让他双腿夹住马身双手抓住耳朵旁边的木柄,轻轻一晃木马来回摇动起来。

  “啊……哈哈……好玩,太好玩了。”李泰先是被吓的一声尖叫,不过当他掌握玩法后就开心的大叫起来。

  岳山护着李泰的同时,眼睛余光一直在观察李承乾。发现他双眼充满渴望,却始终没有过来争抢,只是在一旁看着。

  这么懂事儿的孩子,是怎么变成未来的废太子的呢?他想不通。

  长孙无垢也想不通,她想不通的是这有什么好玩的。不就是在木马的腿下面安装了两根弯曲的木条来回摇晃吗,至于这么开心吗?

  李丽质见哥哥们玩的开心,也不愿意了,伸出小短手挣扎着就要往这边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