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文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陈二狗的读书梦

文唐 步兵长 2070 2019.06.17 16:54

  冯箩筐?岳老四露出疑惑的表情,对这个名字有些陌生。打开门看见外面站着的人的长相,才认出他是谁。

  当初安置在四姓坪的总户数为八十户,每个姓二十户。官府把村子分成四个部分,每个姓居住一个区域,平时异姓之间交流并不频繁。

  加上都忙着开垦土地也没时间到处跑着去交流,虽然迁徙过来已经半年,但不同姓之间并不是很熟悉。

  只是毕竟是一个村子的,抬头不见低头见。陌生也只是不知道对方的名字,见到人还是能分辨出谁是谁的。

  确认对方的身份,岳老四笑着说道:“原来是箩筐兄弟,你找我有啥事儿吗?”

  “岳大哥,你家岳山在吗?我特地来感谢他的。”冯箩筐满脸堆笑的道。

  “感谢山子?他怎么了?”岳老四纳闷的问道。

  “今天他教会我家大郎写自己的名字,还让大郎明天继续去学。我特地来感谢他,顺便也把大郎的拜师礼给补上。”说着冯箩筐就把儿子扯到自己身前,并亮出了自己手里的一条腊肉。

  那条腊肉很黑,黑的扔在地上大家看到了也只以为是一块烧焦的木头。但这块肉已经是冯箩筐家里最值钱的东西了,原本是准备留着过年的。现在也拿出来给儿子当拜师礼了。

  岳老四还没说什么,岳山就在一旁说道:“是冯叔啊,快进来坐。”

  “岳山你在家啊。”见到正主冯箩筐连忙打招呼,然后一脚踹在冯一的屁股上说道:“没眼色的东西,见到先生还不跪下。”

  只是他说话的时候声音过于响亮,周围邻居都被惊动,探着脑袋往这边看。

  冯一也很机灵,顺势噗通一声就跪在岳山面前,‘咚咚咚’就是三个响头,恭敬的道:“学生冯一拜见先生。”

  父子俩的速度实在太快,以至于岳山还没发表意见,人家就已经行完了拜师礼。周围那么多邻居的注视下,他就算想说不同意也要掂量掂量。

  谁说古人愚昧无知的?站出来看我不打死他。冯家父子俩这聪明劲儿,拿到二十一世纪也是人精。

  不过岳山真的想告诉这一对父子,我本身就没打算拒绝,这个响头实际没必要磕。

  但他面上却很严肃的说道:“拜师收徒本是大事不能这么草率。但当年孔夫子收学生就是以腊肉为束脩,今日你也拿腊肉作为拜师礼,这可能是孔夫子想让我受你为徒吧。既然是圣人的意思,那我就收下你这个徒弟吧。”

  “先生,你肯收下我了?”冯一惊喜的道。

  “嗯,起来吧。咱们进去说话门口大庭广众说话不方便。”岳山道。

  岳山几人进入院子,那些看热闹的邻居却没有离开,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讨论刚才的事情。

  对于大家的讨论岳山能想道,却不会去理会。管不了也没必要管。

  今天他教十几个孩子写字肯定瞒不过那些家长,但凡他们懂事一点有远见一点,都不会阻拦自己孩子。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冯箩筐居然直接带着孩子来拜师。

  毕竟在古代师生关系是被写入伦理道德的,让自己儿子拜一个十岁的孩子为师需要极大的勇气。没想到冯箩筐居然有这样的魄力。

  就是不知道该说他太冲动还是太无知,亦或是真的有远见?

  但不管他是出于什么考虑,反正岳山很开心。多个徒弟就多个帮手,就算他不成材也能当个跑腿的使唤。

  只是他还不知道,冯一拜师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在村子里引起多大的反响。

  他们师徒两家还在院子里聊天,岳山收冯箩筐的儿子冯一当学生的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飞遍了整个四姓坪。

  无数想让孩子读书的家庭在这一刻都心动了,尤其是今天和岳山学过一天写字的那几家。

  当陈仲的父亲陈二狗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甩手就把手中的碗扔在了地上,指着自家媳妇破口大骂:“你个蠢娘们要不是你拦着去拜师的就是仲儿了,哪轮得到姓冯的出这个风头。”

  然而他却忘了,陈仲娘只是提出了质疑,最终决定不去拜师的是他自己。

  陈仲娘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黝黑粗糙的面孔昭示着她所受的苦。被丈夫责骂她没有反驳,只是默默的收拾地上的瓦砾残片。

  “爹,现在怎么办?”陈仲眼巴巴的望着自己的父亲,眼神里充满了渴望。

  “还能怎么办,把……把我们家的盐拿上拜师去。”陈二狗道。

  “是爹。”陈仲一声欢呼跑去里屋拿盐。

  “他爹,那可是我们家半年的用盐,你全给拿去了以后我们吃什么。”陈仲娘忍不住说道。

  “蠢婆娘你还敢说,信不信我扇你?”陈二狗勃然大怒。

  陈仲娘吓的连忙低下头再也不敢说话,只是不舍的看着陈仲怀里的盐罐。

  陈二狗对读书是怀有执念的,这源于他小时候的经历。

  八岁那年他被送到镇上药铺里当学徒,为了改变自己的人生,他学习非常的认真刻苦。比别人起得早睡得晚干活比别人积极,同期学徒他学的是最好的。

  他满满的以为自己会被留下,谁知某一天掌柜却把他打发回家了,被留下的是一名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学徒。

  后来他才知道,那个学徒读过几天私塾认识字,能看得懂那些药材的名字能做纪录。

  从那开始他就有了一个读书梦,自己没有机会就把这个执念转移到了儿子身上。

  给儿子取名叫陈仲,也是因为他偶尔听人说过‘伯仲叔季’。觉得这是读书人用的称呼,比二要高贵。

  至于为什么不让老大陈伯去读书,因为陈伯两岁时候就夭折了,实际上陈仲就是老大。

  现在终于有机会让自家儿子读书,他自然不会放过。刚才是顾虑岳山的年龄,得知冯箩筐的儿子已经拜师就彻底放下了所有的担忧。

  拜师去。

  陈二狗以为自己刚听到消息就过来了,起码能给自家儿子争一个二师兄的身份。然而到了岳山家门口他才知道,自己太想当然了。

  岳山家门外到处都是人,别说进去拜师,他连岳家的门都挤进不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