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文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记忆

文唐 步兵长 2119 2019.06.16 03:45

  岳山并没有把教那些孩子写字当成什么大事儿,回家提都没有提。岳水儿才六岁自然就更不懂了,再说她和父母比较生分也不会主动去搭话。

  所以岳老四两口子并不知道白天发生的事情,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了一顿晚饭。

  有鱼有肉别提多滋润了。而这么久,岳山也已经习惯了鱼腥味,吃的津津有味。

  刚吃过饭,岳山就把自家的匕首拿出来说道:“爹,把这把刀磨一下吧,太钝了,连小树枝都削不动。”

  岳老四接过匕首,用大拇指在刀刃上轻轻划一下试了试锋利程度,否定了岳山的建议:“还能用,别磨了。下次你在削树枝就告诉我,我帮你。”

  岳山想当无语,翻了个白眼说道:“我削树枝是要学习写字用的,抓鱼的工具也要用削好的树枝制作。这些树枝都是特殊的,你削不出来,只有我自己才削才行。”

  趁着月色缝制新衣服的岳山娘眉竖起喝道:

  “岳老四你个没出息的磨叽什么,山子让干啥你就干啥。要是耽误了他的大事,我要你好看。”

  正所谓母凭子贵,自从岳山变成“天才”,岳山娘在家里的地位直线上升,时不时都敢训斥岳老四几句了。

  要放在平时肯定有人说她不守妇道什么的,现在大家只会说岳山娘持家有道教子有方。

  岳老四也只是习惯性吝啬,见妻儿的态度马上反应过来,他们家已经不是以前的穷困潦倒,没必要那么精打细算了。

  他也没有生气,笑呵呵的找出磨刀石开始打磨起来。

  岳山则蹲在一旁看他是如何磨刀的。

  他家做饭用的是一把青铜匕首,并不是家里有钱奢侈到用青铜这种贵金属当刀具。恰恰相反,正因为穷才用青铜材质。

  前文已经说过,唐朝铁产量最巅峰才一千吨左右,初唐可能只有几十吨。

  这些铁大多都被用来打造战争器械,能用来打造生活用品的微乎其微。

  铜虽然是贵重金属,但产量高普及性也高,青铜工具反而更常见。直到宋朝钢铁产量达到四千吨以上,铁质工具才普及开来。

  这个数据以后非必要就不提了,大家知道就好。

  这把青铜匕首是岳山家的宝贝,按照正常情况来说会当做重要资产传承数十年几代人。所以不到钝的实在切不动东西是不会打磨的,因为磨一次刀就会变小一些。

  这个磨损看起来微乎其微,但放到数十年这个时间长度上来说就比较严重了。

  正所谓量变引起质变,每次磨就少一点,磨的次数多损坏就严重了。铁杵磨成针就是这个道理。

  本来他家的青铜匕首还没到打磨的时候。但岳山用它削过两次木条,那感觉实在酸爽。

  当初雕刻木质马蹄铁的时候手上之所以磨出血泡,和这把匕首有很大的关系。

  岳老四嘴上不说,实际行动表明他依然很珍惜这把刀,只是轻轻的磨了一下刀刃那“一线”的部分。

  岳山到没说啥,磨多磨少都没问题,能用就行。

  把刀磨好,岳山就开始编织新的鱼笼。原来那个并没有坏,这次只是想编个新的。

  原本他抓鱼只是想改善一下自家生活,结果却变成了主要经济来源,但凡有什么需要都用鱼去换。

  这次他添加鱼笼是想买些“大物件”——笔墨纸砚。

  他已经受够了没有笔墨的情况。每次读书有什么心得都不能写出来,实在憋的难受。

  生活在信息大爆炸时代,他有意或无意中看过的知识非常广泛,有些甚至自己都不知道曾经看过。

  此时读论语,那些零散的记忆总会冒出来。当年看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此时回想起来,却觉得简直至理名言。

  每读一遍论语他都能有许多感悟。有些是前世不知道在哪看到的释义,有些就是自己的感悟。

  这种情况让他自己都感到惊讶。读过那么多书,带来的感悟都没有眼前这一本简单破旧的论语深。

  略一分析他就知道原因在哪了,用心专一。

  前世书太多,很难专一的去研究一本书。看书的目的也不纯,只是为了拓展知识面或者就是为了在人前表现自己的博学。

  看书的时候也是一目十行不求甚解,能有什么大的感悟才奇怪。

  而现在他身边就只有一本论语,生活单调没有电脑手机,连个聊天的人都没有就只能读书。用心专一了,感悟自然就深了。

  只是让他痛苦的是,这些感悟单纯的用脑子记很容易忘,能记住的十不足一。

  所以他才这么迫切的想要买纸笔,就是想把这些感悟记录下来。

  除了这些感悟,他还想把某些其它记忆也记录下来。

  因为他发现很多知识长时间不用居然在逐渐遗忘。比如,他都有些记不清第一次鸦片战争发生在哪一年了。

  这还是专业知识,非专业的遗忘更快。现在他都不知道水是h2o还是ho2了。

  鸦片战争什么的无所谓,h2o可能也太超前不大能用的上,但还有很多知识是能有用的。

  他很清楚自己和古人比起来优势就在这些知识上面。没有这些知识,他可能就是一个普通人。

  所以想趁现在把自己能想到的东西尽量记录下来,免得过几年全忘了。

  见到儿子要编鱼笼,岳老四昏黄的眼珠子马上露出警惕的光芒。像个猎……人一样巡视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在偷窥。

  对他的警惕岳山暗自赞叹,谁说古人愚蠢了?他们精明着呢。

  他不是那种舍己为人的人,眼下鱼笼是他唯一的经济来源,自然不肯和别人分享。

  等将来他家生活条件好了,不在依赖捕鱼的时候倒是不介意拿出来和同村人分享。

  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妻妾……呸,达者兼济天下。孟子就是这么说的。

  岳水儿也很有眼色的在岳山娘开口前就跑过来帮忙。

  岳山自然不会真的让她干什么活,就是递递枝条什么的。

  一家人就这样默然不语各自忙活自个儿的,却自有一番温情在其间。岳山很享受这种生活。

  刚编了个笼底,就听有人在门外喊道:“老四兄弟在家吗?”

  听到声音,岳山赶紧把笼底藏厨房。

  岳老四这才应声:“在呢,谁呀?”

  只听外面的人大声的道:“我,冯箩筐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