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文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名额确定

文唐 步兵长 3032 2019.07.04 02:28

  剩下的十二个人年龄在三十五到四十五岁之间,都是身强体壮之辈,从目光中充盈的杀意就能看得出是一把好手。

  如果用的好,这些人起码可以为他效力十年。至于十年之后……那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到时候再说。

  “咳咳。”正当岳山一脸兴奋的打量自己的保镖的时候,身旁传来一阵干咳。他转头看去,发现尉迟宝琳正满脸赤红目光飘忽不定不敢看他。

  他心中暗笑,你小子终于沉不住气了。于是也不再故意吊他的胃口,笑道:“尉迟校尉,你的那些部下呢一起叫过来吧。”

  “咳咳……那个……为兄代他们……咳咳……为兄谢过岳兄弟。”尉迟宝琳磕磕巴巴的说道。

  “呵呵……自家兄弟客气什么。”岳山满意的笑了。

  他留下那六个人不就是为了这一声‘兄弟’吗。以后和尉迟家就算成不了朋友了,也不会成为对手。

  尉迟宝琳一愣,随即也大笑道:“是啊,自家兄弟,那哥哥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他朝远处喝道:“马不四你们几个磨磨唧唧的干什么呢,还不滚过来。”

  然后就见几个人从人堆里连滚带爬的来到近前,尉迟宝琳又劈头盖脸的训了他们几句才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赶快见过岳男爵。”

  “见过男爵。”马不四六人连忙行礼,同时还偷偷的打量着岳山。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他们实在不敢相信刚才那一番操作居然出自眼前的少年之手。

  贵人果然是贵人啊,才十岁就有如此手段,跟着这样的主家肯定有前途。

  岳山也在打量着这六个人,只能说一般吧。这不是贬义词,对一群缺胳膊少腿的人实在没有什么评价的。唯一还算不错的就是精神头了,没有一般残疾人那种颓废。

  “嗯,你们归队吧。”岳山颔首一笑,指了指队列说道。这是什么意思大家都懂。

  即便知道自己走了后门有很大的可能被选中,但是真的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马不四六人依然非常激动。

  不停的朝岳山和尉迟宝琳鞠躬行礼:“谢谢男爵,我们以后一定好好干。谢谢队正,你的大恩大德我们永远铭记于心。”

  这一番明显走后门的操作自然引得被淘汰的人群一阵躁动,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指责岳山不公。

  一旁的赵广年把这一幕全看在了眼里,他心中忍不住赞叹一声‘少年俊杰’。

  他是兵部主事,深知这些**的恼人之处。多少勋贵子弟多少号称知兵懂兵的所谓天才,刚入军营的时候都拿他们没有办法,甚至有些还反过来被他们整的灰头土脸。

  可现在,他们却被一个十岁的农家子三言两语连削带打的给镇住了。

  尤其是那一句‘我就是不想要你们,你们又能怎么样’现在想想都让人心悸神摇。称呼他一声少年才俊一点都不为过。

  见事情已定,他上前一步说道:“恭喜两位,事情完满解决。”

  岳山连忙回道:“幸赖赵主事帮衬,一会还要麻烦你给他们入籍。”

  赵广年道:“分内之事,岳男爵客气了。”

  这时尉迟宝琳也赔笑道:“嘿嘿……此事还要多谢赵主事,前几日多有得罪还望海涵,改天我在醉仙楼摆宴给你赔罪。”

  “尉迟校尉的酒我可不敢喝,不过要是岳男爵肯赏光,某肯定去。”赵广年说道。

  他话里的善意岳山如何能听不出来,于是笑着回道:“哈哈……醉仙楼还是算了,我这情况不适合去那些地方。如果换个安静点的地方,我也是求之不得啊。”

  闻言赵广年对他更多了几分赞赏,这是个有原则有分寸的少年。

  醉仙楼不是那种喝花酒的地方,但也是声色犬马的场合,确实不太适合一个十岁的孩子去。岳山宁愿放弃和两人结交的机会都不去,可见是个有原则的人。

  而且三人去那里显得太过于形式化,反而不方便交流。还不如私下找个安静的地方喝喝酒谈谈心什么的来的实际。

  尉迟宝琳也从善如流:“好,就这么说定了。改天我找个安静的地方,咱们一起聚一聚。”

  “好。”“行,我等着。”

  事情既定,三人之间就多了几分亲切。

  又寒暄了几句就一起返回赵广年的办公室,给那十八名士兵办理了入籍手续。岳山签字画押之后,正式确立了主从关系。

  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防閤属于在籍的将士拥有佩戴制式兵器的资格,所以岳山还要去申请武器装备。

  有赵广年这个地头蛇在,这些事情办的也很顺利,没有遇到任何刁难。而且拿到手的全都是崭新的装备不是那种陈年旧货,甚至还有两张强弓。

  要不是弓弩属于违禁品,赵广年甚至都能给他搞一把过来。

  这让岳山再次感慨,朝中有人好办事啊。

  事情办完时间已经近午,岳山这才和赵广年告别,带着那十八名新得的护卫离开兵部。

  走到一处安静的地方,尉迟宝琳把他原本的那六名部下叫到一旁,当着岳山的面说道:

  “大家兄弟一场,你们曾经帮过我,今天我也帮你们找了一份合适的差事,咱们之间两清了从此再无瓜葛。”

  “队正。”马不四激动的想说什么,被尉迟宝挥手制止。

  “岳男爵不嫌弃你们残缺之躯把你们留在身边,这固然有我的面子在,但也是他对你们的恩情。从此以后好好的跟在他的身边尽心尽力办事儿,不可三心二意。这是我作为曾经的兄弟给你们的最后忠告。”

  “是,队正你放心,从此我马不四这条命就是岳男爵的了。要是做了什么对不住他的事情,就让我千刀万剐乱箭穿心而死。”

  “对,背主之人不得好死。”其他五人也齐声说道。

  “好好好,这样我就放心了。”尉迟宝琳虎目含泪,脸上却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岳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没有说话,这时候他也不适合去说什么。

  尉迟宝琳这一出其实就是做给他看的。

  马不四六人原本是他的部下,此番又是因为他的面子才有了现在的差事。那以后他们是听岳山这个主人的,还是听他的?

  如果这一点不说清楚,不但会影响到他们六个的前途,还会影响他和岳山的关系。

  而刚才他的那一番话就是在告诉岳山,我和他们从此一刀两断再无瓜葛。你可以随意处置他们不用看我的面子。

  同时也是在告诉马不四六人,我帮你们是为了还之前的恩情,你们不用感谢我,我也不会用这件事情挟恩图报要挟你们。从此咱们两清了,你们好好的效忠新主人吧。

  马不四开始没有听出这一层意思,还想说自己不会当忘恩负义的人之类的话。等他听明白了之后心中很是难受,但也知道不是逞强的时候,马上发了毒誓。其他五人也跟着发誓表明自己的忠心。

  不要觉得他们忘恩负义什么的,古人处理人际关系的方式和现在有很大的不同。有时候双方杀得死去活来,底下的臣子却是至交好友。

  当主公的对这种关系也是心知肚明,却从来不会因此责备怀疑自己的属下。看过三国的应该更能理解这种关系。

  哪像现在,很多公司老板心眼小的和针尖一样。在职员工和离职员工一起吃饭都觉得自己受到侮辱,要把人开除。还美其名曰这就是管理艺术。

  最可笑的是,这种从西方传过来的所谓管理艺术,居然还非常的有市场。

  这些人真应该看看三国演义,看看红楼梦,好好研究一下中国人际关系。别总把西方那一套奉为圭臬。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二十一世纪都过了二十年了,就别再迷信西方那一套了。

  当然,并不是说西方不行,而是中国拥有自己的文化,很多东西不能生搬硬套,要活学活用。

  岳山自然也是非常开心,最后一丝担忧也消失了。

  倒不是他有多相信尉迟宝琳等人,而是他知道古人对誓言非常的看重。尤其是和自己职业相关的毒誓,基本没有人敢违背。

  比如商人尤为敬畏破财相关的誓言,船夫敬畏翻船之类的誓言,当兵的最惧怕的就是刀斧加身类的誓言。

  马不四六人敢说乱箭穿心不得好死,那基本就代表是真的不会背叛岳山。之所以用‘基本’而不是肯定,那是因为后面还要看岳山这个主人会不会做人了。

  最后一个隐患破除,众人的关系顿时更加的融洽。岳山这个新晋的男爵做东请大家伙一起吃了顿午饭。

  吃饭的时候岳山也没有忘记那个小熊猫,怕它啃不动肉,特意要了盆肉汤。

  没想到这小东西一点都不怕生,一边发出‘汪汪汪’的叫声表达自己的愤怒,一边把头扎进陶盆里大口喝着肉汤。

  那蠢萌蠢萌的模样把众人逗的哈哈大笑。

  尉迟宝琳看着这只小熊猫露出了沉思,等岳山回到座位,他才说道:“听说长乐公主非常喜欢小动物,一直想要一只玩玩。”

  说完就没事儿人一样埋头大吃起来。

  而岳山则陷入了思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