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文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岳有

文唐 步兵长 2196 2019.06.18 22:55

  陈怀气的面红耳赤浑身颤抖,冯松、杨泽脸色也阴沉了下来,而岳有依然低着头没有人能看到他的表情。

  事情谈崩岳山直接把四人赶出了家门,回来的时候发现父母和岳二娃三人正蹲在地上唉声叹气。

  “爹娘、二祖,别担心,他们不能把我们怎么样。明天你们该干啥就干啥。”岳山语气轻松的道。

  “怎么没事儿?他们可是乡老。”岳老四沮丧的道。

  “是啊,在老家的时候我可是亲眼见到乡老把一个寡妇给沉了河,还抢了她家的地。”岳二娃惊恐的道。

  对于历史上那些土豪劣绅地主老财的恶劣行为岳山是有所了解的。不是从历史书上看到的,而是听村里老人亲口讲的。

  那一个个都是土皇帝,在本地逼良为娼、谋财害命无恶不作。甚至岳山的大爷爷就是被土豪背后打黑枪打死的。

  他的亲爷爷装成没心没肺的憨货才逃过一劫,后来清算的时候把土豪枪毙了才恢复正常生活。

  民国时期都是这样,更何况是一千多年前的封建时代。乡绅宗族的力量更加庞大,想整死一个普通人家简直不要太容易。

  岳山不是那种热血小青年,虽然很讨厌乡绅宗族势力,但也不会无脑和这个群体作对。如果他真穿越到一个宗族势力庞大的地方,肯定会夹着尾巴做人。

  然而四姓坪的情况并非如此。

  这里全是刚刚迁徙过来的移民,还没有形成真正的乡绅宗族势力。四位乡老也只是临时选出来的而已,他们空有乡老之名,实际上并没有一般乡老的权势。

  他们最多也就给别人家穿穿小鞋,想和别的地方的乡老一样一手遮天,就是做梦。

  但岳山知道用这个理由是说服不了他们三个人,所以干脆就没有提这一茬,而是再次请出了那块玉环:“你们忘了秦王吗?有秦王在他们四个乡老算什么东西。”

  看到玉环,岳二娃三人犹如绝处逢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又是哭又是笑。

  “啪。”岳二娃劈脸就给了自己一耳光,发出带着哭腔的笑声:“我怎么就忘了秦王呢,山子可是秦王的人。别说他们四个老不死的,就算里长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

  听到这话岳山暗笑不已,拿秦王和里长比,也不知道李世民听了会是什么表情。宰相门前七品官,就算秦王府的一个仆役也不是里长能比的。

  长孙无垢确实是岳山最大的底气所在。

  她既然让自己的哥哥长孙无忌照顾自己,就说明对他这个便宜弟弟是有几分真情在的,必然不会放任不管。

  而且算算时间,长孙无忌把曲辕犁拿走已经有将近十天时间,朝廷应该有反应了。

  到时候不管是封自己个散官,还是赏钱财,对于四姓坪这些平头百姓来说那都是了不得的大事儿。四老就算再恨他也要低头。

  把三人安抚好已经是半夜时分,第二天还要去干活,大家就准备回去休息。

  岳山打开大门正准备把岳二娃送回家,却看到自家门口墙角处一个猛然站起一个黑影。把他吓的浑身汗毛竖起,双腿一软差点倒在地上。

  岳二娃也发现了那道黑影,他的表现比岳山就强的多了,一把操起顶门的棍子把岳山护在身后,爆喝一声:“谁?”

  “二叔是我,别声张。”黑影也吓了一跳,连忙低声说道。边说还边四处观望。

  “岳有?你来这里干什么吗?”岳二娃依然警惕的那棍子指着他。

  “我来着二叔和山子有话说。”岳有压低声音道。

  “我们和你没什么好说的。”想起自家有秦王的背景,岳二娃说话非常的硬气。

  这时岳山终于回过神来,用吃人的目光看着岳有。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的我差点就成第一个被吓死的穿越者你知不知道。

  刚才那一下真把他吓的够呛,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不过刚才自家便宜二祖的表现让他很暖心。这老头平时看着不靠谱,没想到关键时刻能毫不犹豫的上前保护自己,可见他是真把自己当亲人了。

  既然你真心实意把我当亲人对待,我岳山也不是狼心狗肺的人,以后你就是我二祖了。

  也就在这一刻,岳山才真正的接受了这个一千多年前的老头,也代表着他和这个世界的羁绊越来越深。

  “岳乡老,不知你找我所谓何事?”岳山在背后拉了拉岳二娃的衣服,提醒他自己有话说,才问道。

  “我们能进去说吗?”岳有不停的观察左右,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岳山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道:“可以,进来吧。”

  三人又重新回到房子里,正在收拾床铺的岳老四夫妻俩看到他们,都露出疑惑的表情。

  “岳有,你姓不姓岳?居然和三个外姓人合起伙来欺负我们家?是不是觉得我们家老的老小的小好欺负?”刚坐下,岳二娃就忍不住开喷了。

  “我……”岳有露出苦涩的笑容,连连作揖求饶:“二叔你真冤枉我了,他们三个一起做的决定,我也没有办法呀。”

  听到这句话岳山茅塞顿开,之前岳有的异常表现,半夜一个人躲在自家门口,现在又告罪求饶……所有的疑惑统统都有了思绪。

  所有的答案都指向了一个方向,官场倾轧。虽然四个乡老算不上官,但依然在相互竞争相互拖后腿。很显然这一次另外三个乡老在故意坏岳有的事情。

  果然,岳有后面的话也印证了他的猜测。

  “虽然上面没有说有几个名额,但我们四个都明白只有一个人能通过铨选。通过的人就是正式的乡老或者一步成为吏员,剩下的三个人失去现在的一切成为普通百姓。”岳有语气苦涩的道:

  “我们四个都想通过铨选,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政绩,也一直在想尽办法破坏对方的好事。今天听说你教村里的孩子读书识字还收了学生,我就想在村子里建学塾。”

  “我承认这件事我是有私心的。村子里建学塾表面上是大家共同的功绩,但先生就只有你一个。你姓岳我也姓岳,实际上我会分润更多的功劳。”

  “他们三个就是看出了这一点,才故意用这种方法破坏村子里创建学塾的计划。”

  说道这里,岳有诚恳的道:“今天你遭遇的无妄之灾皆是因我而起。回去之后我非常的愧疚,特意过来向你道歉。以后他们要是找你们家的麻烦,你们就来找我,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护你们周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