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文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折服

文唐 步兵长 2199 2019.07.01 00:46

  “好好想想以前遇到这样的问题你会怎么解决,在反思一下刚才为什么你又做了些什么。”岳山严厉的道。

  “是,我得意忘形了差点给男爵府抹黑,请大郎责罚。”周尚云面红耳赤的道。

  “你又错了。你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资格抹黑男爵府?能给府上带来荣耀的、能抹黑府上的,都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我。你们……”岳山盯着他的眼睛认真的道:

  “雷霆雨露,恩自上出。”

  周尚云怔怔的看着岳山,没想到才十岁的少年居然说出如此霸道的一句话。

  这句话出自明朝天启年间杨涟的狱中血书,原文是:雷霆雨露,莫非天恩。意思是不管是好还是坏,都是皇帝的恩泽。

  岳山自然不敢用‘莫非天恩’,因为‘天恩’历来指的都是皇帝的恩泽,他要是敢用估计秒秒钟掉脑袋。

  所以他活学活用改成了恩自上出。‘上’可以指皇帝,也可以指你效忠的对象。

  结合之前的话,岳山的意思就是:岳家的一切都是我创造出来的都属于我的,你们只是辅助只是锦上添花而已。

  你的一切荣耀都来自于我,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所以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儿。

  然而周尚云却一点都没有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因为他也意识到自己的心态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他是岳山的幕僚,是帮忙解决问题的而不是制造麻烦的。可刚才他的行径确确实实把一件小事儿闹大了。

  周尚云很快就找到了问题的原因所在。一是成为幕僚未来有了奔头,得意忘形了。二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当一个合格的幕僚。

  他幼时读过私塾,长大后家里没钱自己才智又平庸没能拜得名师,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辍学了。

  后来靠着自学勉强掌握了一些知识,混了个仓储计史。他的阅历和见识也就仅止于此了。

  他不知道幕僚是怎么当的,倒是经常见到那些大家族的管家是怎么办事儿的,所以下意识的在模仿他们。

  然而事实上呢,管家和幕僚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职业。幕僚是助手,管家是狗。幕僚最重要的是能力,管家最重要的是忠心。

  遇到问题了,幕僚需要用脑子去解决;管家的选择就比较多了,可以用脑子解决,也可以无脑扑上去撕咬维护自家主人,只要表现出了忠心就有口饭吃。

  而刚才周尚云的行为就属于最后一种,无脑上去咬那个猎户。

  一个真正有脑子的幕僚会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直接揭穿猎户的谎言,告诉他这就是白罴,还能趁机压价以更低的价格买下白罴。难道被揭穿之后那猎户还敢死咬着不松口说那是食铁兽?

  然而他选择了最无脑的做法。主动暴露了岳山男爵的身份,扑上去撕咬,结果事情没解决还差点闹大。

  周尚云前所未有的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能力。之前他还抱怨自己怀才不遇,现在他终于知道自己压根就没有才。现在‘遇’来了,连抓住的能力都没有。

  这个现实让他异常的沮丧。

  “我能力不足以担任幕僚,欲请辞,望男爵准许。”

  “呵呵……”看着他垂头丧气的样子,岳山反而笑了起来:“怎么,这就要放弃了?”

  周尚云不解的看着他,自己都这样了不放弃还能怎么样?难道你会用一个这么平庸的人当幕僚吗?

  岳山决定还是趁这个机会和他好好谈一谈吧,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幕僚,真被吓跑了自己连个庸才都没的用了。

  带着两人来到一处四下无人的地方,让冯箩筐在一旁警戒,他拉着周尚云聊了起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只要发挥好自己的优点,踏踏实实做人,总能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你知道你的优点在哪吗?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当我的幕僚吗?”

  “难道不是因为我们熟识吗?”周尚云问道。

  “是,我让你当幕僚就是因为我们熟识,但和我熟悉的人多了去了,我为什么不找他们?”不等他回答,岳山就继续说道:

  “因为你比他们见多识广,因为你为人厚道办事踏实,因为你能耐得住寂寞。”

  “你是我的幕僚,有想过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吗?”岳山再次提问。

  “拉近和秦王府的关系。”周尚云脱口而出道,显然他也考虑过这个问题。

  哪知道岳山却不停的摇头:“你错了,我现在要做的是蛰伏。我才十岁就封了男爵,哪怕和秦王的关系拉的在近又能如何?难道他还能封我当大官不成?别忘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未来五年甚至十年我都要蛰伏起来,直到长大成人。所以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要做的不是搅风搅雨,而是沉下心夯实自己的基础,等待合适的机会一飞冲天。”

  “在这期间,我们要做的就是求稳,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所以我需要一个性格稳重办事可靠能耐得住寂寞的幕僚,至于才能反而是其次。”

  听着听着周尚云的眼睛就亮了起来,他想明白了许多问题。

  之前他只想着怎么让岳山巴结秦王获得更多的好处,却忽略了岳山的年龄问题,十岁的孩子能干什么?

  如果是豪门权贵家的优秀子弟或许还能走上台面得到锻炼的机会。岳山出身太低底子太薄,现在走上台面就是找死。

  蛰伏是最适合的计策。

  而这样的计策居然出自十岁孩子之口,周尚云对自己的小主家彻底心服口服。

  同时他也明白了岳山为什么会找自己当幕僚。

  岳家近几年的事情很简单,大致可以分为两件。一件是维持和秦王府的关系,这个就不去提了,题中应有之意。另外一件就是慢慢的夯实岳家的家底儿。

  房子要修,产业要管理好,培养家族人才……要做到这些事情并不需要多么高的才能,心思沉稳的平庸之人一样可以做的很好。

  那些才高八斗的人反而不适合这个工作。那些人都想当弄潮儿,不会陪一个小小的男爵蛰伏五年十年时间,有这段时间他们说不定早就一步登天了。

  而他周尚云就没有这方面的顾虑,别说五年十年,就算二十年也能等。才智平庸在此时反而成为了优点。

  当然了,这和他平时踏实做事老实做人与人为善有关。

  想到这些,周尚云脸上重新浮出微笑。

  “想通了?”岳山含笑问道。

  周尚云重重点头。

  “还辞不辞?”

  “不辞了。”

  “那走吧,我们去兵部把防閤的事情办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