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文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家人

文唐 步兵长 2332 2019.06.02 12:30

  岳山父子两个提着鱼一前一后刚走进村庄,迎面就碰到了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

  “老四,山子找着了吗?”老人关切的问道。

  “二叔,找着了。”岳老四侧了一下身子露出跟在后面的岳山。

  “二祖。”岳山礼貌的打招呼。

  这个老人并不老,别看外表像是五六十,实际年龄才四十出头。他是岳老四的本家二叔,名字也很有时代特色:岳二娃。

  “找着了就好,本来想帮着你一起找的,也省了。这孩子,身体才好就乱跑,老四你该好好管管了。”岳二娃神色不愉的道。

  岳山没有说话,在村里人看来他的行为确实有问题。别人家的孩子都下地干活就他躺在家里,还到处乱跑不让人省心。

  换成别人家的孩子早就一顿胖揍了,也就岳老四只有这一根独苗,宠溺的不像样子。

  “这孩子抓鱼去了,你看这都是他抓的。”岳老四把手中的鱼举到身前,一半是为儿子辩解,一半是炫耀。

  岳山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脸,没眼看啊。他以为岳老四起码要吃过鱼之后才会炫耀,没想到这还没进村就开始了。

  “鱼?”岳二娃使劲揉了揉眼睛凑到近前才看清岳老四手里提着的一大串鱼,激动的道:“真的是鱼。你刚才说这鱼是山子抓的,山子会抓鱼?”

  这个年代穷人家一年还吃不上一次肉,普遍有夜盲症,天色一黑就变成了睁眼瞎。刚才岳二娃知道岳老四手上提的有东西,却没有看清是什么。

  “会啊,在老家的时候山子救过一个老道士,那个老道士教给他的。”岳老四骄傲的说道。

  “老道士?”岳二娃眨巴眨巴眼睛,忽然露出懊悔的表情:“就是那个生病的老道士吗?哎呀,早知道他会捕鱼我就给他买药了。”

  那表情、那动作秒杀一众影帝,连岳山都差点相信真的有个老道士了。

  岳二娃的话印证了岳山的话的真实性,至此岳老四对老道士的事情在无怀疑,他只是认为自己健忘把这事儿给忘了。

  “好好好呀,山子有出息了呀。”岳二娃亲切的摸了摸岳山的头,一副欣慰的模样道:“掌握了这门手艺以后生活就不愁了,再过两年二翁帮你说一门好亲事。”

  老头完全忘记了刚才还说过岳山不务正业的话。

  “嘿嘿……给二祖找麻烦了,这鱼你拿一些回去补补身子吧。”岳山憨笑一声,就示意父亲拿鱼过来。

  岳老四哪舍得啊,紧紧的攥着柳条一动不动。把岳山急的,硬生生抢过来摘下一条大青鱼和几条鲫鱼递给岳二娃。

  “哎呀,哎呀……使不得,使不得。”岳二娃双手在衣服上来回的搓动,嘴里拒绝着眼睛却死死的盯着那些鱼。

  “有什么使不得的,二祖你给我们家帮了那么多忙,孝敬你一条鱼算什么。而且鲫鱼最下奶,十三弟才几个月大正是吃奶的时候,也刚好熬点鱼汤给五婶补一补。”岳山硬是把鱼塞到他的手里。

  “这……这……我代你五婶谢谢你。哎呀,山子真长大懂事儿了。”岳二娃最终还是接下了这条鱼,嘴里把岳山夸成了一朵花。

  和千恩万谢的岳二娃告别后,岳山见岳老四依然一脸心疼的样子,笑道:“爹,还在舍不得那些鱼呢?”

  “那可是鱼啊……”想到那几条鱼,岳老四就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儿子几巴掌,可始终舍不得。

  “爹你要有长远的眼光,几条鱼算什么,反正我会捕鱼吃完了明天再去抓,和同族搞好关系才是最重要的。我们家只有四口人,非常需要同族的帮衬。”岳山语重心长的道:

  “给二祖几条鱼,以后他们那一脉都会和我们亲近。遇到困难但凡能伸把手他们肯定会帮忙的。这是几条鱼都换不来的。”

  “这我知道,可你给的也太多了,一条鲫鱼就行了。”岳老四不服气的道。

  然而这个老实巴交的人根本就没有意识到,真正应该关注的是自家儿子为什么能说出这番远超年龄的话来。

  “行行行,下次就给他一条小鱼。”岳山像哄孩子一般的说道。

  他给岳二娃鱼自然是为了和对方搞好关系。岳老四这一脉两代单传,力量单薄。

  (一脉单传为什么叫岳老四?因为古代排资论辈是连堂兄弟都一起算上的。整个家族里,岳老四行四。)

  岳二娃那一脉人丁就很兴旺了,光儿子就有七个,眼下孙子孙女都有十三个了。最小的就是刚才岳山嘴里的十三弟。

  古代,人多力量大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尤其是没有出五服的血缘亲戚尤为重要。自家兄弟少只能想办法和同族搞好关系。

  岳山家未出五服的血亲很多,光他爷爷那辈就兄弟四个。岳老四那一辈兄弟二十多个,到了岳山这一代就更多了。但迁到长安来的就只有岳山家和二祖岳二娃那一脉。

  岳山母亲那边的亲戚并没有跟着迁过来,也就是说在四姓坪岳山家能依靠的就只有岳二娃一家。所以岳山才要和他搞好关系。

  另外一个原因就比较隐蔽了,为了收买岳二娃。拿了这些鱼,以后有人问起老道士的事情,他会说不知道吗?甚至为了拉近和岳山的关系,还会主动宣扬老道士莫须有的事迹。

  路上又遇到了不少人,不过这次岳山没有在把鱼分给别人。岳老四逢人就炫耀,父子俩还没走进家门整个四姓坪就都知道岳山会捕鱼了,而老道士也成了大家嘴里的神秘高人。

  短短一两百米路,父子俩整整走了一刻钟才到家,可见乡亲们是多么热情。

  “当家的你们回来了。”刚进门,岳山这一世的母亲就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一个衣着比岳山还要破旧的小萝卜头跟在她的后面。

  岳山的母亲叫什么名字已经无人知晓,结婚之后也再没有人叫过他的名字,大家都称呼她为老四家的。十几年没用,估计她自己都忘了。

  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妇女,终日辛劳让她的外表年龄比实际年龄大了十几岁。

  小萝卜头就是岳山这一世的妹妹,没有名字,从小就是丫头丫头这样叫过来的。

  小丫头面黄肌瘦,头发稀疏枯黄,双手黝黑和老鸹爪子一样,身上的衣服补丁摞补丁比乞丐也强不到哪去。此时正躲在一旁怯生生的看着父兄以及……那些鱼。

  看着小丫头那让人心碎的眼神,岳山心中一窒莫名的揪心疼。六岁的孩子,前世才上幼儿园,正是无忧无虑饱受父母疼爱的时候。

  在这个世界,她非但没有享受到父母关爱,小小年纪就要帮家里干活。穿的是父兄破旧衣物改成的,吃的也是父兄吃剩的。

  就因为家里穷,就因为她是女孩。

  在这一瞬间岳山产生了一个念头,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她,让她像个正常的孩子那样有一个童年然后长大成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