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文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午餐

文唐 步兵长 2343 2019.06.05 12:30

  岳山在唐朝的第一笔买卖就这样做成了,用四条大青鱼换了一斗黍和一卷麻布。过程顺利的让他自己都觉得惊讶。

  既没有遇到飞扬跋扈的富二代,也没有遇到地痞流氓,也没有遇到狗眼看人低的活计和管事。当然,也没有遇到离家出走的大家千金。

  不过想想也正常,现在是初唐武德六年末,吏治还是比较清明的。加上这里又是天子脚下,自然没有那么多杂七杂八的事情。

  岳水儿才只有六岁,手里还抓着岳山许诺给她的那条小鱼,自然是没有办法帮他拿东西了。十二斤黍和一卷布他只能自己扛着,路上休息了三四次才终于把这些东西送回家。

  之后他又返回了一次鱼笼处,把剩下的小鱼小虾拿回去。让他没想到的是,就这一会儿功夫鱼笼里居然又多了一条大草鱼。

  这条草鱼起码有七八斤,躯体实在太粗根本就钻不进笼子,被卡在了喇叭口上。岳山也是费了老大劲才拿出来。

  把鱼拿回家,岳山就翻出做饭的陶锅准备煮一点饭吃。现在已经过了晌午,约莫有一点多的样子。他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

  至于岳老四夫妻俩,他们要一直到晚上才回来吃饭。

  这个年代的人是不吃午饭的,一天只有早晚两顿饭。穷人家甚至连晚饭都没有,每天只有一顿早饭。

  “哥,娘会骂的。”岳水儿看他要做饭,在一旁怯怯的说道。

  “不会的,你看哥哥今天抓了那么多鱼,还换了黍换了布,娘只会高兴不会骂人的。”岳山一边生火一边说道。

  岳水儿歪着头想了想,阿娘确实没有骂过兄长,于是点点头就不在说话,跑过去帮忙捡柴禾。

  条件实在有限,岳山也没有翻花样搞什么稀奇古怪的菜肴,老老实实的按照岳山娘的办法,把鱼清洗干净扔进锅里,再放点刚买的黍完事儿。

  就在岳山准备盖盖儿的时候,岳水儿噔噔噔的跑到屋子里,又噔噔噔的跑过来。手里拿着那条小草鱼,眼巴巴的看着他。

  岳山顿时哭笑不得,只能帮她把小鱼清洗干净也丢进锅里一起煮。

  在煮饭的过程中,岳山把厨房检查了一遍,除了一个装水的木桶几个陶罐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把陶罐打开,除了一个里面装了大约有半斗粟米,其余全是空的。

  他想要找的盐并不在这里。最后还是在墙角一块石头下面发现了一个小布包,打开发现里面有二十几粒粗盐。

  看着那混黄的盐粒,岳山还真怕吃出病来。不过条件就这样,他也只能咬着牙往锅里丢了三四粒,聊胜于无吧。虽然这个词用在这里并不合适,但以他的文学水平也就只能想到这个词了。

  饭煮好,小丫头端着属于她的那条小鱼啃的美滋滋的,岳山也捏着鼻子吃了一大碗。

  吃完,他把剩下的鱼汤装进另一个罐子,提着就去给岳老四夫妇送饭。

  作为一个现代人他习惯了一日三餐,自己啥都没干不吃午饭都饿得受不了,更何况岳老四还要干农活。

  路边到处都是抛荒的土地,其间点缀着一片片庄稼地。这些荒地都是有主的,属于四姓坪各户人家。

  只不过他们迁过来的时候已经误了农时,大家拼了命的干活才开垦出一小块进行补种。

  不补种不行,朝廷只给一年的赈济粮,今年要是不种点东西出来,明年就只能饿肚子。

  还好这边原本就是上好的熟地,原来的主人不知道是死于战乱还是逃走了,就荒了下来。

  四姓坪的人接手后只需要把杂草清理掉就能播种,不需要做过多修整。否则就靠他们这点人手,来年他们肯定饿肚子。

  眼下四姓坪的人主要有两个活儿,一个是打理补种好的田地,期望有个好收成。另一个就是继续开垦新土地,为秋耕播种冬小麦做准备。

  尽管很苦很累,农民们却甘之如饴。对给予他们土地的朝廷也是感恩戴德,恨不得给李渊立个牌位早晚三炷香。他们不怕苦,就怕连吃苦的机会都没有。

  地里到处都是顶着烈日劳作的人,岳山这个送饭的人就显得很突兀了。沿途没少有人用异样的目光看他。

  当然了,更多的是羡慕。

  有些熟悉的人还会扯着嗓子大喊:“山子,这是要干啥去?”

  每每这个时候,岳山都会停下礼貌的打招呼,然后说:“给我爹我娘送点吃食,劳作了一天他们肯定饿了。大哥/大叔/大伯你们要不要过来一起吃点。”

  当然不会有人当真,都笑着拒绝了。回过头就对自己家的孩子说道:“看看人家岳山子,这么小就掌握一门手艺,还孝顺阿耶阿娘。再看看你们,一个个没出息的样子。”

  有些则会说:“岳老四有福气啊,有个这么孝顺的孩子。”

  岳山并不知道,自己不经意间就成了“别人家的孩子”。

  提着罐子来到自家地里,老远就看到父母在犁地。

  整个四姓坪都没有一头牲口,犁地可是纯人工的,岳老四在前面拉,岳山娘在后面扶犁。有多累人可想而知。

  看到岳山,两口子都很惊讶,不知道这时候儿子过来做什么。当得知是来送饭的,那叫一个感动。

  岳老四人也老实,只是蹲在一旁感动的眼圈泛红。岳山娘感情就复杂了,抱着岳山哭的一把鼻子一把泪。

  把岳山尴尬的,挣脱不是,不挣脱也不是。还好,她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转眼就恢复了正常。

  让岳山偷偷松了口气。

  然后恢复正常的岳山娘又开始心疼粮食了,嘴里不停絮叨谁家一天三顿饭啊,多浪费啊,财主家也不能这样过日子啊之类的。

  岳山已经好准了她的脉搏,只是一句话就堵住了她的嘴:“你们干活那么辛苦,儿子年小体弱帮不了什么忙,只能多抓几条鱼做几顿好吃的孝敬你们。”

  然后岳山娘就端起一大碗鱼汤,边吃边流下幸福的泪水。

  “咦?这是黍,咱家哪来的黍啊?”还是岳老四先发现了今天的饭和往常不一样。

  “对呀,咱家只有半斗粟,没有黍呀。”岳山娘这才后知后觉的道。

  岳山这才把今天用鱼换粮食的事情告诉了两口子。最后还故意压低声音说道:“……我害怕有人偷咱家的布,就让小丫头在家看家。”

  两口子这才知道,一上午的时间儿子居然干了一件如此“惊天动地”的大事。把他们震的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是的,在他们眼里,能和官府的人答话都是祖坟冒青烟了。儿子还和仓廪大管事聊那么久,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极限。

  见两口子目瞪口呆的样子,岳山走到地里去查看一下这个时代的人是如何劳作的。

  岳老四两口子现在耕的是荒地,一方面是让土地蓬松,另一方面是把草根犁出来。

  “咦?”当看到他们使用的犁子的样子的时候,岳山露出疑惑的表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