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文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阶级

文唐 步兵长 2325 2019.06.25 23:34

  岳山诧异的看着陈怀,这个人怕不是脑子有问题吧,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在给自己找借口?

  别说岳山了,就连岳有三人看向陈怀的眼神都向看傻子一样。我们是犯糊涂,这个人是真蠢啊。以后要离他远一点,免得被传染了。

  其实四人之间的矛盾根本就算不上多大点事儿。四人没有想谋害岳山,而岳山也从来没有把村学塾教书先生这个工作放在心上。

  如果大家身份相当过几天就翻篇了,民间类似的纠纷实在太多。而大多也都是交给时间来淡化。

  只是岳山突然从平民变成了贵族,事情就变得有点不一般了。但还是那句话,扯破天这事儿也大不到哪去。

  换个有脑子的,带上点礼物找个在岳山面前比较有面子的人当中间人,比如冯箩筐、比如岳二娃,两相一说合这事儿就过去了。

  只不过岳有四个人说起来是乡老,其实就是大字不识一个的老百姓,怕官已经刻入骨子里去了。一听说岳山封了爵成了贵族,顿时就不知所措。

  于是就采用了民间最常用的赔罪办法,一家老小跪门认错。

  只要不是特别残暴的人家,面对这种情况最多也就是吐两口唾沫或者踹两脚解解气,这事儿就过去了。

  况且四老也没有什么横行乡里欺男霸女的恶行,顶多就是过于自私了点。这也不算什么大罪,岳山本就没打算怎么着他们。

  然而怕就怕陈怀这种,认错态度不诚恳,还不停给自己找借口,搞得自己委屈巴拉的。好像全是人家的错一样。

  遇到这种人,就算人家想息事宁人都做不到。这就是在逼着人家狠狠的整治他。

  岳山不是滥好人,既然你陈怀不认为自己有错,那也就不需要我原谅了。

  所以他没有搭理陈怀,而是对岳有三人说道:“你们直到自己错在哪了吗?”

  “知道知道知道,我们不该以公谋私,不该牵扯到男爵你。”三人争先恐后的回道。

  “知道错在哪就好。你们私下怎么争斗都没有关系,但记住你们是大家选出来的乡老要为整个村子着想,太过自私最终会害人害己。”岳山警告道。

  “明白明白,请男爵放心,我们以后一定改正,再也不敢了。”三人慌忙回道。

  “接下来知道该怎么做了吗?”岳山忽然问道。

  三人一愣,刚才不是说过以后改正了吗?怎么还问以后怎么做?男爵这是什么意思。

  还是岳有,发现岳山的视线数次‘不经意间’从陈怀身上飘过,心中顿时明白过来。只听他满脸堆笑的道:“男爵放心,我一定把自己的错误向全村人坦白,并请求大家的谅解。”

  另外两个人一愣,你这是准备把我们那点小心思全告诉大家吗?以后还要不要在村里混了?

  正用不满的目光盯着岳有,却发现他也在拼命的朝他们使眼色。两人就是再笨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浑身一激灵赶紧说道:

  “我们也一样,我们也一样,我们也会把自己的错误告诉村里人。”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行了,这件事就这样吧,以后好好做人不要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损公肥私。你们三个走吧。”岳山这才松口。

  “是是是,谢谢男爵宽宏大量,小老儿等记下了。”说完三人带着自家的儿孙一溜烟的跑了,走到时候还不忘给了陈怀一个可怜的眼神。

  “岳男爵,我呢?”陈怀一脸茫然的道。

  “你?你爱上哪跪就去哪跪,别跪我家门口就行,碍眼。”说完越过众人到外面晨跑去了,只留下脸色阴晴不定的陈怀。

  “爹,现在我们怎么办?要不要去追啊。”他的儿子惊慌的问道。

  “追什么追。”陈怀恶狠狠的说道:“一个穷小子侥幸走了运势还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呸,我倒是想看看你能把我怎么着。”

  说完气冲冲的带着自家恐慌的儿孙往家走去。

  倒不是他不知道民不与官斗的道理,而是到现在思维还没有转变过来。一个家里都快揭不开锅的穷小子怎么就成贵族了?

  再一看岳山穿衣服还不如自己的,住的依然是茅草屋,难免会产生一些错觉——他这个男爵也不过如此吗。

  晨跑完回家的岳山从邻居那里听到了后续发生的事情,对陈怀也彻底失去了最后一点同情心。有些人自己找死,你就是想不收拾他都找不到说服自己的借口。

  当然了,岳山并没有想着怎么着他。有时候收拾一个人根本就不用自己亲自出手,有的是人抢着帮他把事情做全了。

  岳有三人的速度非常快,也就是吃顿早饭的功夫,一个‘震惊’全村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村庄。

  原来当初村学塾之所以没办成是有人在其中捣鬼,这个人就是陈怀。他害怕岳山家起势抢了他的风头,一意孤行用年束脩三百文来羞辱岳山不让他来村学塾当先生。

  一个人这么说大家可能还不信,三个乡老同时这么说,就由不得大家不信了。

  尤其是联想到今天早上四家人跪门求饶只有三家得到谅解,陈怀一家被晾在当场。就更让大家觉得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原来我家孩子读不上书全是因为你个老不死的。全村大部分人,不管有没有关系都朝陈怀家吐起口水来。

  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想,还是有一部分人觉得大家乡里乡亲的,陈怀都认错了你岳男爵就应该大人有大量不要计较太多。

  但是,当有人‘不小心’把早上陈怀给自己辩解的那一番话一字不落的传出去的时候,这种论调就消失了。

  全村就只剩下一个声音:老不死的活该。

  是的,岳山对付他的办法就是这么简单,败坏你的名声,然后全村孤立你。而且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有人追究也查不到他头上来。

  败坏陈怀名声的是岳有三人。至于村民,在一个男爵和一个名不副实的乡老之间,大家肯定会支持男爵,根本就不用人蛊惑。

  正所谓千夫所指无病而死,相信以后陈怀一家在村里的日子不会好过。这个惩罚也足够惩治他所犯下的错误了,至于把人全家搞死之类的,岳山还没那么残忍血腥。

  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个祸是对于陈怀而言的。也就在这个时候,之前岳山借由周尚云传播的谣言终于传到了四姓坪。

  虽然岳有三人也竭力否认了这件事情,不否认不行啊,他们也不敢背这样的黑锅。但村里人并不怎么相信他们的说法。

  三人见情况不对,只能眼一闭在心里对陈怀说了声对不起。于是所有的锅都扣到了陈怀的头上。

  这下事情算是彻底的板上钉钉,不管陈怀怎么解释,怎么对岳有三人破口大骂都改变不了这个现实。他们一家成为了村里的过街老鼠,逐渐被边缘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