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文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残兵

文唐 步兵长 2055 2019.07.02 15:15

  岳山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尉迟宝琳,我来要防閤和你有什么关系至于这么开心吗?抱秦王大腿的人多了去了,要是每一个你都这么热情,你爹还不把你抽死。

  尉迟宝琳毫无所觉的拍了拍胸脯,一副交给我了的样子,然后狠狠的一拍桌子大声嚷嚷道:“人呐,人都哪去了?再不来人我就把这个房间给砸了。”

  岳山正奇怪的时候,就见到一个小厮模样的人从旁边房间窜了出去,一溜烟跑的不见了人影。

  心中顿时明白过来。这位赵主事百分之百是在躲着这位尉迟大傻,人家害怕他闹事儿,还专门派人在一旁盯着。

  但……岳山再次打量起尉迟宝琳来。他能看得出这一点,说明一点都不傻啊,心里比大多数人透亮着呢。

  尉迟宝琳好像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岳山的异样目光,憨笑道:“这些人就是欺软怕硬,不发发火他们就不肯出来办事儿。”

  此时岳山可不敢在轻信他的表现,这人表面粗鲁内心鬼精鬼精的。而且他也很好奇这位尉迟大公子为何这般热情,于是顺着他的话道:

  “也就尉迟大郎敢在这里拍桌子,换个人早就被人打出去了。”

  “哈哈……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尉迟宝琳得意洋洋的大笑道。

  正聊着,一位中年白面短须身着绿袍的官吏走了进来:“不知尉迟校尉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行了行了,别在这装了,我就问你我的事情你到底给不给办。”尉迟宝琳不耐烦的道。

  “这个吗,尉迟校尉是真的为难我了。这种事情我一个小小的兵部主事办不了呀。”赵主事苦笑道。

  “堂堂兵部主事安置不了几个兵,这话说出去谁信?”尉迟宝琳怒道。

  “可你的要求实在太高了啊。解甲归田他们不愿意,押运粮草也不去,非要去打仗。他们身有残缺上战场不就是送死吗?再说也没有将军肯要他们呀。”赵主事无奈的道。

  “那我不管,他们都是为国立过功的人,战场上受伤致使身体残缺不能就这么把他们赶走。实在不行就让他们当不良人,给人看家护院也行,总之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尉迟宝琳梗着脖子道。

  “我的尉迟大郎,我知道你重情义想给曾经的部下某个好前程。可你这不是为难人吗?他们身有残缺,怎么当不良人?谁家会要他们当护院?”赵主事哀叹道。

  听到这里,岳山大致明白了尉迟宝琳是来干什么的。貌似他以前的属下在战场受伤导致残疾,只能解甲归田。

  但这些人不愿意回家,也不愿意去后勤部队,只想去前线厮杀。兵部不同意他们就过来闹事儿,尉迟宝琳是为部下张目来了。

  而且,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尉迟宝琳听说自己是来要防閤的就变得这么热情了。如果没猜错,这货是想让他的那些部下给他当护卫。

  果然,越是外表憨厚的人就越是一肚子坏水,这货从一进门就开始算计他了。

  “那如果我找到人愿意要他们当护院,你肯给他们防閤的身份吗?”尉迟宝琳冷不丁的问道。

  “行,只要你找到人要,我马上就给他们入籍。”赵主事道。

  见他答应,尉迟宝琳转头看向岳山,脸上的表情也瞬间变成了谄媚:“那个……岳兄弟,我有一事相求。”

  “是不是想让你的那些部下给我当防閤?”岳山淡淡的道。

  “啊?”尉迟宝琳瞠目结舌,显然是没想到岳山居然能猜到他的心思。

  响鼓不用重锤,就通过这一句话他心中也明白过来,眼前这个少年有着远超年龄的心智。

  如果今天自己不把话说清楚,不但防閤的事情谈不成,恐怕还会给双方心中留下一根刺。

  此时他也不禁懊悔,以为对方是十岁少年就想哄骗着让他把自己的部下收为防閤。现在想想,实在太过草率太不地道了。

  然而现在他已经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促成这个计划,否则真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想到这里,他收起了小心思诚恳的道:“当年我初入军中少不更事,幸得几名老军士照顾方才活了下来。后来我调入秦王府任职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前几天他们突然找到我求助,说因为伤残被兵部放还回乡,他们不愿意就请我过来想想办法。”

  “你不知道,我看到他们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年他们都是军中悍勇之士弓马娴熟,现在身体残缺不全,有的少了半条腿,有的缺了一条胳膊,要多可怜……”

  “朝廷难道就不管他们吗?”岳山忍不住问道。

  “这位……小郎君误会了。每一位解甲归田的将士朝廷都发放了财物分给了田亩,还免除了他们一生的徭役。只要安心耕作,用不了几年就是富余之家。”赵主事插话道。

  他通过尉迟宝琳的话里察觉到岳山的身份不简单,所以态度非常的和蔼。

  “那他们为什么不回家?”岳山不解的道,难道还有人想一辈子过刀口舔血的日子不成?

  “他们大半辈子都在军营中度过,双手只提得动刀剑已经不会使用农具了。而且他们身体残缺也做不动别的活计,回家只能拖累家人。所以才想继续留在军中。”尉迟宝琳伤感的道。

  “这样的人多吗?”岳山问道。

  “很多,但大多数都被我们劝走了。只有尉迟校尉的这几个部下铁了心的要留下。”赵主事说道。

  “他们有几个人?”岳山问道。

  “六个。”赵主事道:“全都身有残缺,最严重的一个失去了一条腿,最轻的丢了右手三根手指。”

  “我能见一见他们吗?”岳山眉头微皱,想了想说道。

  “可以可以,我这就带你过去。”尉迟宝琳迫不及待的道。

  “慢着。”赵主事喝住他们,然后朝岳山问道:“敢问这位小郎君是何人?来此有何公干?”

  岳山这才想起自己还没做过自我介绍,连忙说道:“我是陛下近日亲封的龙首山男,来此是想申请防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