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不期而遇的浪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宠爱

不期而遇的浪漫 夜沫幽殇 2060 2020.03.14 03:04

  让殇感到意外的是,第二天,余笙又发来了早安问候,尽管他很疲惫,但他依旧从床上坐了起来,用最快的速度回复了那条讯息。

  “心满了!”

  “嗯?”殇盯着屏幕眼中还带有未完全清醒的朦胧感。

  “要派对了吗?”殇很想把自己昨天的想法告诉她,但是看到她微笑的表情,快到喉咙处的话又被咽了回去。

  “我去准备,既然我在群里了,这些以后交给我来吧!”殇说完就去X宝网买了派对卡,一切准备就绪,这也是殇第一次主动的向群内发消息。

  “这么快啊,你们就又要派对了!”

  “我们一定来!”

  “到时候我家派代表!”

  “……”

  看着满屏的回复,殇松了一口气,总算结束了。

  晚上八点,殇每天等待的就是这珍贵的两个小时,晚上八点到十点,是他和余笙约定的。

  晚上八点,派对准时开始,余笙也出现在了他为她开的派对房间内。

  “人都齐了吧,那就开始吧!”

  殇写情书的速度很快,以至于有人吐槽“这么快写完的情书一定很短!”

  殇没有理会,紧紧的盯着屏幕,手已经放在了键盘上,随时准备着。

  活动结束,当情书出现的那一刻,所有人都不说话了,写满整页的情书,没有“我爱你”这种通俗的情话,很普通,却又话里行间夹杂了浓烈的爱意。

  “不将就的爱情是因为没有遇见那个可以让自己将就的人

  不清楚心动的定义是什么

  遇到你之后我明白了

  我在喧闹的世间浮沉

  只为从中寻找你的身影

  爱情的定义不是你喜欢我

  也不是我喜欢你

  而是彼此惦念

  余笙很长,我会陪你到老”

  有位家族的人帮忙把这一幕截屏了,并发到了X信群,一声声祝福。

  “妹夫的每封情书结尾都是用的小妹的名字呢!”琪琪调侃的话语出现在了群内。

  殇却看在了眼里,因为这是他用来记住她的特殊标志,只属于她一个人的标志。

  “很高兴,情书我都收着,你很好!”

  “你也一样!”

  俩人的话语似乎也开始多了起来,开始聊很多东西,那天她站在舞台,穿了一身雪白的翎羽裙装,殇的视线就再也没能从她身上移开,她就如公主一般,静静地呆在自己的身边。

  殇默默的点开了她的服装搭配,发现是抽奖得来的东西,于是他做了个决定,在余笙下线之后,来到了商城,抽了多次之后,总算凑齐了用以兑换那套与之匹配的情侣装,殇满足的离开了商城。

  下线后,殇幻想着明天能给她惊喜,等待也随之变得漫长。

  “你来了啊!”晚上还是同样的时间,余笙站在殇的旁边,而这时候殇拉上了帷幕,开始把准备了一整个晚上的惊喜给她看。

  “你也买了这身衣服啊!”余笙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殇没有回答,至少现在他们是匹配的,而她也并不知道,其实这是他刻意为之,而这也是属于他一个人的秘密。

  来到余笙的姐姐念的房间时,俩人又被调侃了一番。

  “哇,又是情侣装,这几天一天一套,这恩爱秀的!”

  殇看着屏幕,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退出房间的殇和余笙第一次站在属于自己的房间,话也渐渐多了起来,开始聊一些游戏之外的事情,聊着聊着,隔着屏幕殇会突然露出一丝微笑的表情。

  “你也喜欢种花吗?我对于种花可是很喜欢呢!”

  “只要是你做的事情,我都喜欢!”

  余笙发了一个害羞的表情,也就从那一天开始,殇开始认真的研究花朵浇花的时间和除尘的时间,每天他们相遇的时间也越来越多,而心数也随之增多,派对也是一个接着一个。

  “

  2.24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一晃已过十一

  上帝把时光燃尽

  我在太阳下招摇

  回忆中总是带着一丝甜意

  请相信当你青丝已褪,满脸经纬

  步履蹒跚时,在同一个纬度还有人和你一起

  走你曾经有过的路

  看曾经看过的风景

  如此余笙可否”

  这是他们第三次派对,然后……

  “2.26

  盯着屏幕,看着看着突然笑了

  因为你来了,互相沉默不是不语

  而是有种感情叫清谈

  我喜欢和你去做每一件看似平凡的事情

  并不是因为喜欢这件事

  而是享受在一起的过程

  在一起久了,就变了

  突然成了爱笑的花痴,爱唠叨的话痨

  也期待一次次的在虚拟的世界中相遇

  余笙只等你一人”

  又一次派对,俩人的戒指也是换了又换,群里直言他们这速度就是坐火箭,而殇和余笙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密切,有时候几乎同一时间打出的内容都是一样的,甚至下一秒就知道对方想要表达什么,这或许就是处于同一频率的缘故。

  那天,余笙跟殇讲了她的故事,她现实中关于家庭的故事,俩人就家庭问题越聊越投入,时间过去的也很快,但他们丝毫不在意,对于余笙的了解,殇也越来越深入,听到她的委屈,听到她讲述不开心的事,似乎她也是一个喜欢把什么事情都放心底的人,尽管那会很累,却还是强装着坚强的样子。

  第一次,殇有了一种想要把她拥入怀中的冲动,但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这么做,他得让她幸福,他不能让她有一丝顾虑,所有的痛苦他愿意独自去承受。

  余笙下线了,殇却留在了房内,他要等,他要让她醒来后看到满园鲜花,尽管他的眼皮已经在打架,却毫不在意。

  “还是冲杯咖啡吧!”屏幕前,殇伸了一个懒腰,穿着宽敞的睡衣来到厨房,在为自己冲了一杯咖啡后,喝了一口,味道很苦。

  殇喜欢喝纯咖啡,享受那种苦过之后的浓厚回味,喝完一整杯咖啡后精神似乎也更好了些,尽管他自己也知道这只不过是心理作用。

  终于在凌晨四点多,花全部开了,殇也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笑容,幻想着她来到花园前,满脸幸福的样子,这样就够了。

  “只要你开心就好,你比我更需要这个!”殇关掉电脑,当房间灯关上那一刻,这一整天的守候也画上了句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