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狂犬之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9,有情有义?

狂犬之城 带刀刺猬 2643 2019.02.12 00:43

  我的惯用手是右手,写字握筷甚至是挥拳,皆由右手来完成,只是此刻捏成拳头的却是我的左手.

  因为我晓得当右手挥拳教训告花儿之时,那崽儿会被我一拳揍得鼻青脸肿,

  于是我才决定将左手捏成拳头,防范我一时冲动挥拳过去,左拳发力较弱,告花儿那智障也不至于受伤太重.

  我保证等会儿挥出的是左拳,但不能保证就此放过告花儿,只要那崽儿继续无理冲动下去,坚持要负伤的“火炮“走一趟宝塔镇的话,那我真是啥子面子都不给,就他妈将告花儿堵在一边,狠狠地锤死他个龟儿子.

  自然的,我是啥子脾性告花儿也晓得,于是他见我发狠起来,心里就清楚他自己的处境了,便吞了口唾沫,还轻轻地退了一步.而几秒前的面有杂色也突然消失不见,竟是咧嘴微笑着,尽管这微笑看起来是多么的傻气和牵强.

  舒缓尴尬之时便点根烟,这招老套但好用,而告花儿点燃新烟后才说道:“你用不着这么大反应吧?我晓得你爱惜斗犬,更爱惜我的“火炮“,就算撇除我想要炫耀“火炮“实力的私心,但最后我的目的还不是为了帮你找回“少侠“吗?“

  我将左拳稍微松了松,尝试很耐性地对告花儿说:“好意先心领了,再说你每次对我的帮助都是尽心尽力,所以你有情有义我不否认,但就是在处理关键事情上有点没脑子,跟涂令是一模一样的,贪求一时的威风和爽快,完全没想过后果.“

  “你也有冲动的时候啊!“告花儿想扳回一局.

  我嘴角一噘,自然有办法防住告花儿这句话,说道:“但是我冲动的时间很短很短,或许就那么一两秒,我会很快让自己冷静下来,而你跟涂令那崽儿都没有这种能力,遇到冲动情绪就他妈像打了重量兴奋剂一样,一天一夜都冷静不下来,而且你始终要记住,我们三个是一起长大的,各自什么德性都互相清楚得很,有说错吗?“

  告花儿挨了批评,自是没了好脸色,抿唇顿了十几秒才说道:“那......涂令的“答案“没办法借,我的“火炮“你也不用,试问这阳城里还有哪些人愿意将自家的斗犬借出来给你当'雷达'用?“

  实话实说,我念想间有浮现起覃洋的那两只脏狗子“大小王爷“,但这只是浮现而已,时间为一两秒左右,我也很清楚自己是什么性格,脑海里想一想是可以的,但真要我去向覃洋那龟儿子借狗子,我打死都不愿意,老子还没有那么下贱.

  于是我摆出自信满满的臭模样,说道:“我爷爷可是阳城斗狗竞技界里名号响当当的金老汉,所以这同行里肯定也有深交,只要我负责出面去借,难度应该不大.“

  告花儿又顿了几秒,眼神满是疑惑地看着我,说道:“你有没有想过,虽然这赛季的斗狗大赛已经进入了中后期阶段,出局的斗犬有不少,似乎有空闲的'斗犬'多得是,你以为会让你随便的选择借哪只斗犬吗?就算一只斗犬出局了,练犬师们都会忙着帮斗犬维持状态和调整战术,紧接着的是紧密的训练日程,哪还有空闲把斗犬借给你,更别说要跑去宝塔镇这么偏的地方了,如今的练犬师都想着的是自己,像我这样有情有义的人根本越来越少了.“

  听后,我并不觉得告花儿是在兜个大圈来称赞自己有情有义,反倒认为这崽儿说出了我的思考盲区,心说也是,我爷爷虽说是金老爷,乃狼青斗犬派的始创者,练出来的“火线“早是两届总冠军,在阳城斗狗竞技界的辈份也在,但最近几年恰逢“公爵“得势,我爷爷其实也没拿出过太漂亮的成绩来,所以.....就不晓得那些同行还愿不愿意给个面子了?

  但我没将这事实说穿,将想法拐了个弯,说道:“我们要的是斗犬的嗅觉,而有些练犬师的旗下不止一只斗犬,正选斗犬肯定就不会借了,但我可以去借一借他们的后备斗犬,反正这些后备斗犬是不重要的角色,甚至养久了就等于可有可无了,这细节恰恰是我的好机会.“

  告花儿眯着眼抽烟,还是被烟圈熏了眼睛,揉出几滴泪珠子后说道:“你说得对,我们几个的脾性都互相理解,既然你把话都说到这点上了,我就不打算跟你争论下去了,再等你真的借到斗犬后再联系我,就是说事情暂时搁置了,那我就重新跟妹儿约会去了,嗯?“

  我点点脑壳,右手伸进裤袋想掏烟抽,点烟后说道:“刚刚我的脾气是臭了一点,还作势准备要收拾你呢,你就别放在心上了,再说每次联系你后,你说到就到,没一点的怠慢,有情有义就是在说像你这样的人.“

  以上字字皆真,虽然一开始的对话气氛有些怪异,但只要告花儿在我身边一出现,我的心就会镇定许多,就像堵车堵了很久很久的高速路,一下就很神奇的疏通了一般,怎么回事呢?一起长大的我和告花儿,快要成'连体婴'了不是?

  “允许我假客气一下,我跟你不说两家话,没事我就先撤了,准备回归'重色轻友'的模式了,拜!“告花儿竟在对我作揖,那样子有些滑稽,接着那崽儿转身很急,一口气跑出十几米,由于太着急弄得跑姿奇丑无比,跟上辈子没约过会似的,看得我心里也是怪痒痒的,心说若是让我突然间去见段球球,那我一定跑得比告花儿还要快十倍.

  “滚~!滚~!滚~!“我假装生气,朝告花儿跑出去的方向骂了几句.

  随后我需要一个短暂的休息,回自己家是不可能的了,万一遇到老爸回来,哪还有休息之说?也只能选择回去更近更舒心安静的堂兄家,歇歇脚喝口水,顺便捋一捋事情的处理应该怎么安排先后次序,应该去找哪几个练犬师借狗子呢?

  接着又想到自己已经耽搁了一下午的时间,心说若是“少侠“真的跑去宝塔镇的话,等于那笨狗子正在宝塔镇街头上嗅来嗅去,企图尽快的找的它自己的爷爷“火线“,反过来想那笨狗子要是躲在阳城某角落的话,我真的就猜不透这笨狗子还能躲在哪里呢?

  另一方面,我倒是很希望“少侠“快些跟“火线“会合,之后“少侠“的安全就会得到保障,若加上“猎刀“也在的话,那我起码不会去担心“少侠“那笨狗子被人欺负和追打什么的,毕竟“少侠“这笨狗子的攻击力还没练习逼使出来,我相信一般人要欺负它,还是很容易能得逞的.

  一路想,一路快步回去堂兄家,到达楼下时还不经意的瞄了眼时间,徒步二十多分钟才汗流浃背的到了楼下,而上楼时我还嘀咕着要洗个凉水澡,最后按了门铃让堂兄开一开门.

  堂兄的左手又是端着碗又是夹着筷子,他开了门就说道:“是告花儿那傻儿掉东西了让你来拿吗?“

  我本能地回道:“不晓得,我自己跑了一整天,就过来你这里歇一下,等下还要再出去.“

  堂兄刨了口饭,说道:“你俩个的生活风格真是奇怪,刚刚告花儿过来就跟我说,要带“火炮“出去练练跑,可能很晚才回来,这傻儿刚下班就出去跟狗子练跑,自己连饭都不晓得吃了,真的没名堂了.“

  “呃?“堂兄的提问和交代都莫名其妙的,我也没在意听,整个人进去了屋子里.

  等我走到客厅的时候,我突然立正定住两秒,然后转身双手扯着堂兄的膀子,喘着粗气地问道:“告花儿带着“火炮“出去有多久了?“

  “大概半个小时吧.“堂兄说完,淡然地刨了几口饭.

  我却已方寸大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