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命运的光与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国王的盛典(四)

命运的光与暗 黑暗深处的影子 4188 2004.11.20 08:50

    夜幕总还是要降临的,无论白天的太阳有多么辉煌。

  在王宫最大的一个大厅之中,聚集了几百个上流社会的精英们。虽然不是参加假面舞会,他们中的大多数却戴着比假面更坚固、更逼真的无形面具。

  长桌上放着各种普通人几年辛劳都换不来的美酒,尼波尔、莱兰、龙吼、“芬芳的叹息”诸此种种,从两年陈到二十年陈的一应俱全。

  天花板上四十支蜡烛的水晶吊灯,墙上各种宝石拼嵌成五彩的图案,地上铺着狮鹫羽毛织就的地毯,让人仿佛处在仙境之中。

  “马西上校到!维特伯爵一家到!”

  第一次进宫的威尔、甘斯、维特总督在待从的带领下,已经在王宫大大小小的回廊上转晕了。当他们走进舞会大厅,威尔和维特总督还能保持一点风度,甘斯就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孩一样张大了嘴。看见甘斯这样,维特总督连忙拍拍他。而威尔则远远站开,那架式好像在说:“我跟这两个人一点关系都没。”

  很快,维特总督就溶入了那些上流的交际圈里。他谈笑风生,时不时把自己儿子拖过来,让甘斯见过某个大人,同时很自豪地说:“我儿子就是早上……”

  白天发生的事同样让威尔受到了某些人的注意,他所表现出的精湛骑术让别国的使者对他也有了兴趣。不过,威尔在女人堆里显得更加如鱼得水。他说着城里的奇闻逸事,再加上长得俊俏,身边很快围了不少贵妇小姐。

  “圣战士欧·日萨特大人到!!”

  那些刚刚还围在威尔身边的人马上转移了阵地。在国内的单身贵族之中,欧是地位最高的一个,能攀上他的话,不亚于攀上了国王。要知道,有神战士封号的,每个国家里也只不过一人而已。几个来访的国外公主们也关注着欧,不管是政治上的需要还是本人的意思。不过她们可显得矜持多了,只是远远站在一边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那些上流的高官也一拥在了欧的旁边,跟他搞好关系同样对自己也有好处。维特总督也跟欧搭话,谈论的尽是些生活上的细碎事物。比如“您上次要我买的东西,我已经办好了。”借机显示自己和欧的关系与众不同。

  全场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欧身上时,威尔和甘斯就被冷落了。甘斯只觉松一口气,威尔走到甘斯身旁,看着欧无比崇拜地说:“什么时候,我也能像他那样啊!活到他那个份上,这辈子值了!”

  国王出场了,他立即取代了欧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那些上流们纷纷与国王握手拥抱,而那些女人碍于王后在场,不敢对国王表现出过于亲密的姿态。不光是国王,国王的四个王子和最年幼的公主一样引人注目。尤其是今年刚满二十岁的叶芙公主,刚到适合婚嫁的年龄,就有传闻说国王已经在准备将她出嫁了。

  不光是她的身分,她的容貌也理应让她成为全场的焦点。雪白的肌肤,如海般深湛的大眼睛,配上一点樱桃小口,俏挺的鼻尖。头上的黑发盘成别致的发式,白色的及地长裙穿在身上,分不清哪是人哪是衣。在众多浓装艳抹的女人之中,更显得超凡脱俗。

  甘斯看得呆的,威尔微微点了点头道:“九分。”

  国王开口了:“今天,是一个让人高兴的日子。我这个老头也不多说什么了,大家就尽兴地玩个痛快吧。我宣布,舞会正式开始。”

  话音刚落,门外传来一声“杜尔门公爵一家到!”

  原本安静地听国王讲话的人群微有些骚动。熟知康斯维特贵族的人都知道,杜尔门家族也算是国内的名门,但从五十年前就渐渐没落了。到现在族中已是人丁凋零,虽然有个世袭的公爵爵位,但封地却被败得只跟子爵一样大。他们虽然已经好几年没在社交场合中出现过,出于礼节,国王还是向他们发出了请柬,但大家都一致认为他们不会来丢人现眼。没曾想,他们居然来了。来了也就罢了,没想到居然还差点迟到。

  国王心中也有些不快,不过这不快的心情很快没了。只见六十多的老公爵在三十多岁的公爵夫人的搀扶下,巍巍颤颤地走了进来。没有人的目光落在他们身上,全落在他们后面跟着的女人身上。

  如缎子一般的蜜色肌肤,一定是在阳光下精心地晒出来的。厚薄适中的嘴唇透着一股性感,琥珀色的眼眸,修长的睫毛,金色波浪般长发,构成一张美丽的脸庞。如果光是这样,她也不过只能和叶芙公主平分秋色罢了。她比公主更多了一份妩媚和似有似无的妖艳。

  她微笑着,不仅是嘴角扬起,眼神中也透着笑意。穿行在人群中,身着红色高领长裙的她如同一团舞动着的火,身上散发着一股浓郁却让人无比舒服的香味。眼波流转,几乎将在场所有男人的魂都勾去。

  整个会场一下子完全静了下来,没有人再顾得上说话了。男人们目光顾不上风度,贪婪地在她身上游移。连欧和国王都在注意着她,威尔更是喃喃道:“二十分……”在场的女人无不对其侧目,目光中充满了嫉妒和羡慕,有些目光中还带有更复杂的……

  乐声响起,第一曲子照例该是国王和王后领跳。众男士齐刷刷将目光聚集在那女人身上,不过有两个人除外,那就是欧和甘斯。于是,欧被一帮女人给围了起来,甘斯毕竟年纪还太小。不会跳舞的甘斯也乐得坐在一边继续欣赏公主,这少年似乎更喜欢清纯型的。

  那女人微笑着望着欧,似乎在邀请欧。但欧哪个女人的邀舞都没接受,和甘斯一样坐在一边,他是在喝酒。见状,她有些失望的样子,随手接受了旁边一位男士的邀请。

  那男人受宠若惊,连忙自我介绍:“我是勒夫·雷斯公爵。请教小姐芳名?”说着,依照礼节在那女人的手背上亲了一下。

  “艾莉丝·杜尔门,公爵大人。”艾莉丝微笑着说,把勒夫的魂都笑没了。旁边的几个男人赶紧把这个名字刻在脑子里。

  很快,一曲终了。该换舞伴了,勒夫恋恋不舍地放开艾莉丝。第二支舞照例该是国王跟最宠爱的王妃一起跳,国王却朝艾莉丝走来。还围着艾莉丝的男人们知道自己没希望了,统统散开了。

  果然,国王向艾莉丝邀舞,艾莉丝自然没有拒绝。国王也依照礼节轻吻了艾莉丝的手背。然后,国王和艾莉丝就开始翩翩起舞了。这下,杜尔门家要凭女贵了,人们这才了解了杜尔门一家人来这儿的真正目的。

  国王在跳了一支舞后,好像觉得有点累了。独自离开回宫去休息了,临走前还让大家不用管他,玩得尽兴点。

  毕竟是七十多的老人了,大家心中都如此想。等大家把注意力从国王身上移开的时候,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杜尔门一家已经悄然离开。欧也注意到了这件事,隐约觉得有点什么不妥。别人却没什么感觉,继续跳舞。

  甘斯把每一种酒都尝了一遍,然后捡了其中口味最淡的一种,像喝白开水似的喝了起来。等到欧发现时,那瓶酒已经空了一半了。

  “你知道这酒叫什么名字吗?”欧拦住了还打算继续喝的甘斯。

  “不知道。”

  “唉。”欧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你喝的这酒叫‘芬芳的叹息’。喝过之后的几天里,酒的香味还会留在口中,让你呼出的气都是香的。”

  “嗯。”甘斯有点迷惑的看着欧。

  “也就是说,这酒后劲很大。我不清楚你的酒量,但你喝下的量已经够让我醉倒了。”

  甘斯只听见了前半句话,接下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欧只有苦笑。

  第五支舞正跳到一半,大厅中起了一阵骚乱。欧正在品尝着一二九三年的尼尔波酒,他马上放下酒杯挤了过去。

  只见勒夫脸色苍白的倒在地上,欧俯下身子,一摸鼻息已经没气了。

  “没事,估计雷斯公爵是突然发病了。我带他出去休息一下。”欧不动声色地说。

  欧立刻带着雷斯公爵的尸体到御医院找御医。“雷斯公爵怎么了?”

  “死了。”

  “废话,我知道是死了。怎么死的?”

  “这个……暂时还看不出。”

  欧马上又带着御医和几个待卫直奔寝宫。

  “大王在里面吗?”

  “大王一直在里面休息。”

  “麻烦帮我通报一下。”

  “这个……大王正在休息。”

  “出事我顶着!快!”

  过了一会儿,就看待从脸色苍白地走出来,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欧心知不妙,马上冲了进去。

  果然,国王躺在自己的床上,已经停止呼吸了。这位曾经的王者,如同睡着了一般,脸上居然还带着一丝微笑。他梦到了什么呢,是过去的光辉?还是将来可能开创的荣耀?这都已经不重要了,他将永远长眠在自己的美梦之中。在自己一生中最顶峰死去,也该心满意足了吧。

  “马上把这事通知王后和几位王子殿下,记住不要惊动别人。”欧又沉吟了片刻,“你们几个带上武器,跟我来!”

  欧迅速查到了杜尔门一家的落脚点,马上提枪带着几个人赶来了。

  来到内城最外围的一家旅馆,杜尔门一家在那儿开了两个房间。当他走近第一间的时候,就已经闻到了一股血腥味。踹开房门,“杜尔门公爵”和他的夫人都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心口上插了一把短剑。

  只瞄了一眼,欧就马上冲到另一间房间前,一脚踹开。满地金发,艾莉丝的长裙整齐的叠在床上。打开的窗引起了欧的注意,欧朝窗口走了过去。

  突然,欧觉得有点冷。欧非常清楚这是种什么感觉,那是杀气。附近还隐藏着杀手,而且这个杀手绝非等闲之辈。不过,同时也正由于这杀气,欧知道了杀手的位置。杀手就隐藏在窗外,就在窗口的上方。想来杀手只等欧的头一探出来,就动手。

  心里这样想着,欧的脚步一点也没缓下来。就在欧快到窗口时,欧的长枪如毒蛇般刺了出去。直刺一墙之隔的杀,这一枪奇快,连破空之声都没。薄薄的一层木板墙哪挡得住这一枪,想不到这杀手应变奇快,在枪刺穿一半墙壁的时候就反应过来。

  欧可以感觉到枪剌中了杀手,但只刺进身体半厘米。杀手向外一跃,身子直坠下楼。欧早就料到杀手会来这么一招,他一个箭步抢到窗前,第二枪便欲刺出。这时,正好是杀手要掠过窗前的时候。

  一把短剑,四点寒光从窗外射了进来。

  在这二米高一点的斗室之中,欧挥舞着那杆枪如同挥一根短棍。原本已成刺出之势的枪一横,短剑撞在了枪杆上。发出金铁相交之声,那枪竟是全钢打造的。又听得“叮”的一长声,分袭欧四处要害的寒光被悉数挡下。

  也就这么阻了一阻,杀手就坠下了楼。待到欧向窗外张望,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杀手早已不见踪影。

  这一下交锋,不过短短几秒。欧带来的士兵才刚刚反应过来。

  “唉,回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