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武当女弟子:家父俞莲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武学进步

  俞莲舟刚才的确是硬撑着了,特别对头还是杨逍这种当时一流高手,那可真是伤上加伤。

  他本身毒素未清,身体亏损,又正面与杨逍对抗,激地气血上涌自然激发毒性,差点游走全身,不过好在他内力终究比师兄弟们深厚,回客栈之后自行打坐运功,脸色变幻不定,显然是在用内力对抗,凌波看父亲如此,父女关心,又急又怕,小声哽咽地问:“师叔,我爹爹,我爹爹能好吗?”

  这时正好是张翠山离她最近,殷梨亭正忙着给莫声谷处理伤口,看见这孩子满脸忧色,心中大为怜惜,安慰道:“阿翘乖啊,你爹爹只是毒素未清,他内力深厚,说不得因祸得福,武学进境上更胜一筹呢。”

  谁知凌波却摇了摇头,说:“我不要爹爹武功更厉害,我只要爹爹好好的。”张翠山一听,又想起自己的儿子无忌,一时五味杂陈,最终也只能抱起凌波道:“阿翘是个好孩子,你爹会没事的。”

  他的话刚说完,俞莲舟忽然脸色一白,吐出一口淤血,阿翘吓得连眼泪都不流了,张翠山却喜道:“成了。”

  果然,俞莲舟这些日子都是运功自创口逼出了一点点毒素。初时吐出的血还是黑的,如今却已经极淡了,显然是卓有成效。

  果然,片刻之后,俞莲舟睁开眼睛,说:“五弟,你将阿翘带出去,莫吓着了她。”说罢便重新入定,运起武当九阳功,使得一股真气游走全身。

  或许因为师兄弟都在,他情绪放松,便觉得深身燥热,整个人像被放到了极黏稠又极热的糊糊里。这股毒热还缠在他的血管里、经脉里,整人的血肉骨骼都像被一种黑灰色的东西浸染了。

  与杨逍交手,受伤是极重的,收获也是极大的。此时一面回忆着交手时的点滴,再印证张三丰所教授的九阳真经,好些以前想不明白的地方,都茅塞顿开了起来。

  他自知已经到了冲破关卡,大有进境的时候。他自知此时自己一定会面上一时白、一时红,头顶隐隐有热气,伸手一摸,入手如摸烙铁。所以吩咐师弟如此。

  凌波虽然调皮,但也到了明白事理的年纪。乖乖被张翠山抱到隔壁屋里去,她不哭也不闹,让她去睡觉也不肯,就呆呆地看着父亲的屋子,显然还是在担忧。张翠山虽然以前从来没见过这位小侄女,但一路上听二哥和两位师弟转述,知道她是极为跳脱的性子。暗自想道:“这孩子为父亲担忧是,乃是天生的纯孝之心,我作为长辈,也不能干看着,否则岂不有负二哥所托。”

  于是就给凌波细细讲述起了武学渊源和俞莲舟此刻到底是怎么回事,凌波是个连武当长拳都没学全的人,哪里能听得懂这些,张翠山看的无奈,只好说:“要不阿翘给你爹爹写个平安符吧。正好让五叔看看你写字如何?”他有心指教她描红写字。

  还能如何?凌波毕竟才六七岁,平时又过于顽皮少有静下心来的时候,字是已经认得不少,但写出来就成了蝌蚪一般,让张翠山这书法大家都认不出来,更别说旁人。他无奈道:“阿翘,要不五叔教你描红吧。”他一个大男人实在不会别的哄孩子,尤其是女孩子的办法了。

  凌波也知道无法,只得同意。张翠山外号叫做“银钩铁划”,原是因他左手使烂银虎头钩、右手使镔铁判官笔而起,他自得了这外号后,深恐名不副实,为文士所笑,于是潜心学书,真草隶篆,一一遍习。如今虽然十年不碰纸笔,但叫店家买了来,教授一个小小女孩还是绰绰有余。凌波初时也是不想让长辈担心才肯答应,不想张翠山教育起来十分对她的性子,颜筋柳骨说得明白,中间夹杂着千年历史竟然能坐住苦练了。

  殷素素第二天回来时,就看到这两人一本正经地练书法,凌波用笔不顺,把脸蛋用墨汁弄得跟个小花猫似的。看的她好笑,素日来的阴霾似乎见一点阳光了一般,道:“阿翘,你还生婶婶的气吗?”

  昨天张翠山已经和凌波讲了殷素素的关系,让她捋明白了一个关系,殷素素因为嫁给了五叔,所以算是武当派的人,和宋家早逝的伯母一样,是自己的长辈。

  所以尽管还有些警惕,仍然规规矩矩地见礼道:“昨日是我无礼了婶婶,您是您,殷野王是殷野王。”

  殷素素竟被她一噎,说不出接下来的话,暗道:“这小小的孩子真机敏,糊弄不得,唉,若是我那无忌孩儿有她一半,哪里就会说漏了嘴。”念及爱子,又是一番伤心。正好此时殷梨亭来叫大家吃早饭,才缓解了这一尴尬。

  俞莲舟入定便是三日,三日之后,忽尔百脉畅通,火热的感觉一时散去,丹田内升出一股暖流来游遍全身。周身十四道此起彼伏地震颤起来,初时极轻,振动幅度越来越大,竟至感觉将黑灰之物一齐抖落。

  他一时心中喜悦,知道自己冲破了很大的一层障碍,张开眼睛的同时,开口长啸作声。

  凌波率先惊喜道:“爹爹好了。”说罢就从凳子从跳下去,跑道父亲房间里,被俞莲舟一把抱上肩头,难得笑着问她道:“这几天有没有听师叔的话?”张翠山等也接着涌入,见此莫不莞尔。

  张翠山笑道:“阿翘一直跟着我描红呢,字写的比以前好看多了。”当然只是跟她自己比。

  莫声谷性子最急,先恭喜师哥武学大进,然后说:“二哥,这孩子非说要等您出关之后才肯说纪姐姐的下落,否则绝不开口。我们说不过她,只好等着。丫头,现在能说了吧。”原来凌波自小若不愿意说的事情,宁可憋得小脸通红,别人如何问,也不会多说一个字。殷梨亭几番劝她不听,也只得等着师兄醒来。

  凌波怯怯看了一眼六叔,硬撑着大声道:“爹爹,三位师叔,纪姑姑被峨嵋派的执法长老带走了。也是她把我们从天鹰教救了出来。”

  “什么!”一时发出四重奏,只有俞莲舟还在盯着自己的女儿,问:“那位执法长老还有什么交代你的话吗?”

  “她让我乖乖跟您回家,此事峨嵋会给武当一个交代。爹爹您教过我,这个......别家门派的事不能插手。”

  殷梨亭这些天已经百爪挠心了,闻言更是红了眼眶,大声道:“我不要交代,我只要晓芙妹子!”

  凌波:此题超纲,阿娘没教我,我该怎么回答啊?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