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我真的没想当掌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沈墨香被掳走

我真的没想当掌门 南宫阁主 2070 2020.09.16 15:15

  陈硕看到马七甲可怜巴巴的表情,气已然消了一半,毕竟这件事与他并无太大关系,他身为师弟卡在自己与楚潇潇之间,确实有些两难,随即转移话题道:“潇潇呢?”

  “潇潇师姐已经回秀林苑了。”马七甲回道。

  “走的倒是挺快,看来是不想见我。”陈硕自思道。

  此时,三昧真火已经将清风堂的这处偏院烧个精光,由于此火在释放之前,就已被楚潇潇下了术法,所以随着偏院燃尽,火焰也就彻底熄灭了,并未牵连到周围其他的屋舍。

  “师兄,要不你去给潇潇师姐赔个不是,以你们二人的交情,相信她会原谅你的。”马七甲不知何时凑了过来,小声建议道。

  “说的就好像她真的怪我似的。”陈硕有些满不在乎。

  “还没怪你呢?她都快把你烧死了。”马七甲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而大声说道。

  陈硕微微一笑,道:“我与她的情谊,你不懂!”

  此言一出,马七甲一口老血差点没喷陈硕脸上,心说:“行,我不懂,你们懂,你们自己玩吧,我要去照顾灵田了。”

  寻思间,马七甲就已向陈硕行了一个礼,向灵田的方向大步而去。

  望着马七甲的背影,陈硕喃喃自语道:“我与她之间,你或许真的不懂,如果她真的想要烧死我,就不会给我施展‘遁’字符的机会了。”

  言罢,陈硕转身向自己休息的地方而去。

  在陈硕回尘仙派,庆祥班休息的这一天,整个天门镇再一次沸腾了,其中最轰动的莫过于赵生单方面宣布永久退出庆祥班。

  赵生的退出,更加坐实了这位陈先生就是那个传说中的仙门内的大人物,且是沈墨香背后的人。

  由于这出话戏的影响,人们的口风也在发生着转变,由最开始对陈先生的口诛笔伐,渐渐变为了浪漫的爱情故事,将话戏中的某些桥段硬生生地搬到了二人的身上,说是陈先生为了沈墨香不惜放弃修仙大业,甘愿坠入滚滚红尘。以此为版本的种种传言,更是甚嚣尘上,越传越邪乎。

  次日一早,陈硕刚到后台,就见王庆祥火急火燎地走了进来。

  “班主,发生了什么事?”陈硕问道。

  王庆祥已然皱成了苦瓜脸,道:“先生,墨香不见了,今天兰兰一早来找的我,说是人半夜就找不到了。”

  “演出很顺利,艳群芳最近也很安生,沈姑娘怎么会?”陈硕也有些诧异。

  “还不是那些流言闹的,墨香本来脸皮就薄,又怎能忍受那些流言蜚语,我真担心……”王庆祥说着,用力跺脚道。

  陈硕当即明白一切,随即点点头,说道:“班主可有沈姑娘的贴身之物,最好是发丝之类的东西。”

  “我有,我有。”此时,正好被刚进后台的兰兰听到。

  说话间,兰兰从梳妆匣内取出了几缕头发丝,递到陈硕面前,说道:“我们家乡有个习俗,凡是结交了要好的朋友,都会交换发丝作为纪念,这是墨香的,你看够不够?”

  “足够了。”陈硕接过发丝,随即掐诀念咒起来。

  这种术法不过是极为基础的搜索之术,凭借被搜寻者的贴身之物,以气息锁定方位,对于陈硕来说,不过是轻而易举之事。

  过了少顷,陈硕缓缓睁眼。

  “怎么样?”王庆祥、兰兰异口同声地问道。

  陈硕眉头微皱,狠声道:“她并非是自己走的,而是被人掳走的。”

  “我与她一个屋睡觉,我怎么不知道?”兰兰很是诧异。

  “因为那个人是修真者!”陈硕一字一顿地道。

  “啊!”兰兰闻言,当即吓得脸色惨白。

  “先生,还请先生无论如何,都要确保墨香周全。我王庆祥拜托了。”王庆祥随即深施一礼道。

  “难道你真的是……”兰兰还未说完,陈硕随即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确保沈姑娘的安全,我已知道她们在哪里了,我现在就去,班主放心,我一定会将沈姑娘安全地带回来。”

  陈硕拱了拱手,随即走出了广元茶楼的大门,瞬时消失不见。

  根据陈硕的查探,对方将沈墨香掳到了青云镇,且现在的沈墨香并没有生命危险,连手脚都未被绑着,显然对方意不在沈墨香,而单纯是在他陈硕。

  陈硕曾习得上古时期的一种名为“缩地成寸”的神通,几步之间,就可奔出数里之地,所以他很快就来到了青云镇,且在一座五进宅院前停下;脚步。

  这所宅院很是古朴,门上高悬着写有“赵府”二字的牌匾。

  “敢问来者可是陈硕陈先生?”门前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仆拱手问道。

  “正是。”陈硕一语应罢,人已到府门前了。

  经老仆的带领,陈硕在府内七转八拐,终于来到了一个极为雅致的精舍。

  “陈先生,我家公子恭候多时了。”老仆说道。

  “公子?”陈硕刚要询问,老仆已然消失不见了,此时一曲悠扬的琴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阵法?以琴布阵,果然好手段!”陈硕低声轻语道。

  就在这时,一道女子的声音随着琴声传了出来:“陈掌门好本领,只需一耳就能听出其中玄机,看来在下着实班门弄斧了。”

  “姑娘琴声中隐有金戈铁马之声,若道心不稳,恐怕不出三息就已被琴声震断了心脉,损了修为。”陈硕不徐不疾地说道。

  “想不到陈掌门不但修为高深,而且竟是在下的知音。有道是知音难觅,当以礼待之,是在下唐突了。”女子说罢,琴声也戛然而止,随之一道丽影来到了陈硕的面前。

  女子一袭白衣,脸上被轻纱遮挡,虽看不清容颜,但可以肯定必是一位美女无疑。

  “小女子赵碧儿,见过陈掌门。”女子先是自报家门,旋即作揖道。

  “赵生的姐姐。”陈硕依旧冷着脸,莫说先前赵生的事情,就是今日这番阵仗,也绝不是认识一下这么简单。

  “是,我是赵生的长姐,赵生无知,冒犯了陈掌门,我赵碧儿在此代他向陈掌门赔罪了,还望您大人有大量,切莫怪罪于他。”赵碧儿说着,又作了一个揖。

举报

作者感言

南宫阁主

南宫阁主

最近换下午发,看看效果

2020-09-16 15:1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