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晋上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婚约之人

晋上卿 熙檬父 2371 2020.01.08 17:00

  少女嘻嘻一笑,道:“还以为神龙教导之人会……没想到是你这般模样,呆头呆脑的。”

  魏相看着面前这位少女,很认真的说道:“姑娘究竟是谁?”

  少女扔来一颗石子,被魏相躲开。

  “我是范氏的,你忘了?小时候你就是这么用石头和土块扔我!”

  魏相脑海之中浮现出一个满脸泥土气鼓鼓看着自己,被捉弄得泫然欲泣的小女孩,终于明白对方身上这种隐约的熟悉感是怎么来的了:“你是士氏之女?”

  少女哼了一声:“范氏!士氏这个名字不好听。”

  魏相失笑摇头。

  这算什么,青梅竹马么……

  还真是十年没见了,也亏她还记得。

  那时候魏氏和士氏之间的关系其实还可以,但后来士氏慢慢兴起而魏氏渐渐变弱,加上和士会关系极好的上代宗主魏悼子早亡,两家人的走动就少了很多。

  如今魏相就连士燮都不是那么熟悉,更别提这位单名叫一个“曼”的姑娘了。

  不过印象里自家妹妹魏葭好像提过几次这个姑娘,似乎两人关系还不错?

  魏相脸色放缓了不少,道:“原来是季祁姑娘,这件事情还请姑娘不要随意说出去。”

  春秋时代对女子的称呼是有规矩的,这名姑娘的原名其实应该叫做士曼或者范曼,但只有她的家人或者很好的朋友才可以这么称呼,魏相这种外人就不行。

  她是士会的第四个女儿所以是“季”,女子称姓不称氏所以是“祁”,合起来就是季祁。

  季祁并不是名字,而是相当于后世大白话里“祁家四小姐”的意思。

  又比如魏相的妹妹魏葭,外人对她的称呼就是“孟姬”。

  以魏相对士会和士燮两父子的印象,这位姑娘应该不是那种多嘴之人。

  季祁笑吟吟的看着魏相,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刚才是不是在想你的神龙教导,好思考怎么帮助你脱离杀身之祸?”

  魏相心中惊讶之意更浓,看着少女的目光越发古怪。

  她怎么什么都知道?

  魏相咳嗽一声,道:“还请姑娘不要左一个神龙右一个神龙的,传出去对在下其实有些麻烦。”

  季祁笑道:“我当然不会说,不然魏葭岂不是恨死我?我只是有些好奇,想问你一个问题。”

  魏相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道:“姑娘请讲,只是莫要再提神龙了。”

  季祁哦了一声,道:“那天你为何不杀胥童?”

  魏相摸了摸鼻子,有些意外对方问的竟然是这个问题:“胥童之父乃是胥克,胥克和我同为赵氏家臣,不好下手啊。况且……杀人也是不对的。”

  少女哦了一声,道:“那个胥童不是什么好人,每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看我的目光都……呸,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少女显然被自己的话激怒了,紧握粉拳狠狠的挥了一下,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咪。

  魏相面对少女这句千古名句,只能默然

  突然,少女脸上神色一动,好像一只受惊的兔子般瞬间消失在黑暗之中。

  魏相:“……”

  赵朔的身影从营帐之中出现:“魏相,我们走。”

  魏相应了一声,立刻跟上前去。

  上马的时候,魏相借机再看一眼方才的地方,然而除了黑暗之外什么也没有看到。

  这让他的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走了。”赵朔对着魏相道。

  魏相一拉马缰,跟着赵朔一起离开。

  重新回到赵氏的营地之后,赵朔突然问了魏相一个问题:“你杀人的技巧如何?”

  魏相想了想,道:“应该还可以。”

  虽然在和中行林父一战之后的第二天魏相连苦胆都吐出来了,但这种事情经历过一次之后,再来应该就没有太大的心理障碍了。

  赵朔点了点头,道:“那就好。你的那把剑好像质量很不错,明天记得带上。”

  魏相目光闪动,问道:“明天要杀人?”

  赵朔露出了一个充满杀机的笑容:“要杀很多人。好了,去休息吧,明天有你发挥的时候。”

  魏相走出大帐,心中疑惑反而更增。

  看起来赵朔是去会自己的未婚妻,怎么约会完了之后反而变成这个样子了?

  魏相若有所思的看着脚下的青青草地,半晌才喃喃自语:“也没到那个时候啊。”

  ……

  “你的那位婚约之人如何了?”

  这个问题是庄姬公主问出来的,俏脸上还带着几分笑意。

  庄姬公主的对面坐着一名少女,正是魏相刚刚见到的士氏少女季祁。

  季祁双手撑腮,叹了一口气:“看上去傻傻的,还有点呆。和魏葭说的好像不太一样。”

  庄姬的脸上露出几分笑意:“魏葭有多喜欢她这个哥哥你又不是不知,她说的话怎能全信?若是你不喜欢魏相的话,我和父候说说,让他给你许个新人家便是了。”

  季祁吃了一惊,下意识脱口而出:“不行!”

  庄姬脸上笑意更浓,促狭道:“怎么,才见了一面就思春了,恨不得想要嫁出去了?”

  季祁脸颊绯红,嗔道:“才没有!就是……那个人其实还有点意思。而且,这婚约是当年父亲和魏悼子定下来的,以父亲之为人是绝不会反悔的。”

  庄姬摇了摇头,道:“你父亲深得父候和赵孟的信任,魏氏却是一代不如一代。如今魏氏宗主魏绛早已娶妻生子,魏相又非大宗嫡子,他其实配不上你。”

  季祁沉默片刻,轻声道:“那也比嫁给胥童这样的人强,你不知道那胥童每次看我的眼神……呸!令人作呕。”

  庄姬道:“可胥童的父亲胥克乃是六卿之一,比魏氏这个中大夫强了太多。”

  季祁嗔道:“不嫁不嫁,我就不嫁给胥童,想到那个人都恶心!”

  庄姬看着季祁的模样,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好,等你嫁给魏相那个士人,我看你以后怎么在那群女子面前抬起头来。”

  季祁眼睛一瞪,小瑶鼻狠狠的皱了起来:“他要是不中用,我就,我就打死他!”

  庄姬的笑意越发浓郁,笑着笑着,突然化作一声叹息。

  季祁楞了一下,道:“怎么,谈得不顺利?”

  庄姬默然半晌,道:“这一次怕是真的要出大事了。父候刚刚说了,让我们这些女子明日都只能呆在营帐之中,不能外出。”

  季祁啊了一声,显然有些失望:“那不是看不到围猎了?”

  庄姬眨了眨眼睛,突然笑道:“看来你是真的急着想嫁了,就因为魏葭天天在你耳边嘀嘀咕咕的那些话?”

  “才没有!!!”季祁顿足,俏脸羞得通红,嗔道:“公主!!”

  少女们的笑声如银铃一般,丝丝缕缕的从大帐的幕布之中透了出来。

  ----------------------

  《恒建魏说·始皇帝遇祁皇后篇》:“始皇帝既为赵朔车右,一日随赵朔见庄姬。庄姬者,晋成公之女,赵朔之妻,赵武之母也。

  时祁皇后访庄姬,遂遇帝,乃知其相貌雄伟举止得体谈吐大方,心甚爱之。

  其后归家,祁皇后见其父范武子曰:‘父,非魏相不嫁!’

  范武子亦知始皇帝之名,曰:‘此子,潜龙在渊也。’乃成其良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