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晋上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5章 战争和魏相想的不太一样

晋上卿 熙檬父 2095 2020.02.17 19:52

  战争日到来了。

  这一天早晨,在用过早餐之后,一辆辆战车开始缓缓从晋郑联军的各处大营之中驶出,紧随其后的是一队队的徒兵步卒。

  晋郑联军和楚军在同一时间开始各自出营并列阵。

  “谁说战车都是四匹马的?”魏相看着面前的情形,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战车大抵有五种分类。

  “戎路”属于主将们的指挥车,也是魏相如今和赵朔同乘的这一种。

  “广车”是大车,主要是用来作为阻绝和障碍物之用。

  “阙车”负责机动。

  “革车”带有防护设备可以冲在最前方吸引敌人远程攻击。

  “轻车”的速度最快,是冲锋和追击时候的不二之选。

  这五种车之中,除了戎路和广车是四马所拉,其他三种战车从四马到两马所拉的都有,主要是看领主大夫的实力以及御手对马匹和战车的操控程度而定。

  除了战车之后还有徒兵,也就是步卒。

  大部分的徒兵身上几乎没有什么甲胄,一人就一把武器,然后打起仗来就负责跟在战车背后奔跑,在面对战车之上全副武装的甲士时结局几乎一眼可知。

  “战士”这个词如今就是特指能作战的士人,可和这些苦哈哈的庶民步卒没什么关系。

  除此之外,军阵也很有浓重的时代特色。

  在魏相看过的后世诸多古代战争片的场景里,无论是敌军我军都是穿着整齐甲胄,然后长枪如林刀剑如云,大家整齐的排成一个个方阵圆阵或者菱形阵,等待着主将的命令。

  但在这里,所有的卿大夫们队伍都是各自为阵,什么长方形正方形圆形菱形三角形甚至大雁往南飞造型都有,完全出于领兵的大夫们对于军阵的自行理解。

  也不仅仅是军阵,实际上每家大夫的私兵们旗号、马车、兵甲、武器等等所有东西都是大夫们自行决定,整个晋军阵地一眼看上去是五彩斑斓鱼龙混杂,看多几眼更是目不暇接乱七八糟,堪称强迫症的处刑圣地。

  这哪像是一国的军队,简直就是联合/国的军队嘛!

  唯一让魏相心里好受一些的就是对面的楚国军队似乎也是差不多的样子。

  魏相叹了一口气,越看越觉得这韵味怎么有点向西方中世纪领主战争靠拢了呢?

  不对,这时代可比中世纪提前一千年,应该说是西方人一千年后还在玩我们这套剩下的呢。

  一旁的赵朔看着魏相沉默不语,不由笑道:“怎么样,很震撼吧?前两年我随先父第一次出征的时候也和你这般感觉。”

  魏相点了点头,道:“是啊,还真是和臣所想象的不太一样。”

  两世为人第一次上战场的魏相确实没想到是这番光景。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沉闷的鼓声突然响起,魏相下意识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发现原来是郤缺所在的中军。

  这一刻,所有人都收敛起了笑容,严肃的气氛迅速蔓延开来。

  所谓“不鼓不成列”,当鼓声响起之时,战争的幕布也就缓缓拉开了。

  赵朔目光投向一旁,朝着就在身边另外一辆战车上的晋国下军将栾盾笑道:“栾伯,如何?”

  栾盾温和的点了点头,拿起手中的鼓槌,重重的朝着自己战车之上的大鼓砰的敲了一下,沉声道:“二三子都有,三通鼓后进军!”

  几乎就在晋军大鼓响起的同时,对面的楚军阵中也同样响起了鼓调几乎相同的鼓声。

  每一通鼓都需要至少五分钟的时间,三通鼓过去,正好一刻钟的时间结束。

  远处的中军大营之中,鼓声骤然爆发出来,晋国中军将的帅旗也开始用力的前后舞动。

  在绿色的原野上,这面红色的帅旗显得十分显眼。

  栾盾深吸一口气,对着身边的车右沉声道:“挥旗,进军!”

  晋国下军的帅旗同样开始摇动起来。

  下军之中,各个旅帅的旅旗开始挥动。

  一辆辆晋国战车开始蜂拥而出,沿着宽阔的原野,带着滚滚烟尘,朝着对方阵地而去。

  在战车们的后面,徒兵们也奋力的奔跑起来,只不过两条腿显然无法和八条、十二条以及十六条腿相提并论,因此这些徒兵们只能一边奔跑一边咳嗽,看上去多少显得有几分狼狈。

  晋楚柳棼之战——正式开始!

  由于战车的特殊性,这一处战场是精心挑选过的,绝大部分地方都是宽阔的原野,十分适合战车的驰骋。

  双方战车之中的距离迅速拉近,一名名车左甲首开始弯弓上弦,朝着对面的敌人射去。

  在高速运动的战车之中要一边保持平衡一边射箭还要命中可绝对是一个很高难度的活计,这也就是为何君子六艺之中会单独把武艺中的“射”拿出来单列其中的缘故。

  在这个战车的时代,剑术不佳尚可谅解,射术不精是万万不行的。

  第一波的弓箭收效甚微。

  战车之上的都是甲士,也就是着甲的战士,青铜箭矢对于战士们的皮甲并没有太大的伤害效果,对徒兵的杀伤力才是一等一的。

  两军战车阵的最前端开始交错。

  无论是车左还是车右,这一刻都纷纷拿起手中的矛戈大戟,朝着对方战车之上的甲士们用力刺击。

  这才是真正见血的时候,巨大的战车所带来的冲击力传递到长兵器之上,能够让这些长兵器拥有惊人的能量,一旦落在敌人身上往往便发挥出惊人的效果。

  惨叫声开始不停响起,一名名甲士从战车上落下掉入烟尘之中,无数拉车马匹带起的烟尘迅速的遮蔽了魏相的视线,并冲上天空。

  魏相深吸了一口气,有些紧张的注视着最中央的战场。

  片刻之后,一辆又一辆楚军的战车从烟尘之中冲了出来,这一次迎接他们的则是刚刚赶到的晋军步卒。

  几乎没有任何停留,楚军战车们立刻冲入了晋军步卒之中,展开了一场力量悬殊的新对抗。

  而在另外一边,晋军的战车们也正在突破楚军步卒们的防线。

  鲜血喷溅,残肢断臂开始在空中飞舞,即便并未身处真正的战场,魏相还是不由自主的感觉到鼻尖似乎开始有血腥味在萦绕。

  这就是战争,一场充满了春秋风格,但依旧无比残酷而血腥的战争!

  

举报

作者感言

熙檬父

熙檬父

感谢书友繁霜知晓的打赏

2020-02-17 19:5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