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晋上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魏相这个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

晋上卿 熙檬父 2168 2020.01.19 01:21

  智首发现魏相故意停留不走,顿时脸上露出怒意,低声道:“小子,尔不要太过分了。”

  魏相看到士会的嘴巴动了几下,似乎说了什么,但却因为智首的话干扰而无法听清楚,整个人顿时有些着急。

  魏相朝着智首挥了一下拳头,笑道:“你再废话一句,看看我会不会揍你?”

  智首勃然大怒,双拳紧握青筋毕露,看上去似乎就要打在魏相脸上。

  魏相双手交叉胸前,笑吟吟的看着对方。

  突然,智首的怒气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对着魏相冷笑一声,然后走开。

  魏相这个时候才来得及看向士会和中行林父。

  中行林父一脸惊讶的看着士会:“士大夫,你……”

  士会淡淡的朝着中行林父拱了拱手:“中行伯,并非是老夫故意得罪,实在是老夫之女已经有了人选,还请中行伯见谅。”

  中行林父静静的看了士会一会,突然露出了笑容:“很好。”

  中行林父带着智首走到了高台之上更远一些的地方。

  “你在看什么?”魏相耳边突然传来了赵朔的声音,让他有些受惊。

  魏相左右看了看,低声道:“刚才中行伯似乎和士大夫提亲,被拒绝了。”

  赵朔眉头一扬,有些惊讶的看向魏相:“这种消息你也能听到?不错,很不错。”

  魏相嘿嘿一笑。

  赵朔眼珠子一转,同样微微放低了声音:“你不是也没成家,不如我帮你保这个媒如何?”

  魏相赶忙躬身一礼:“多谢主君。”

  赵朔脸色古怪的看了魏相半晌,道:“你不应该推辞一下?”

  魏相正色道:“故所爱也,不敢辞。”

  赵朔一声嗤笑:“你见过她?”

  魏相道:“见过。”

  赵朔被噎了一下,好一会才道:“那你如何知道她中意于你?”

  魏相轻声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至于求不求得到,臣不是正在努力吗?”

  赵朔放声大笑,拍了拍魏相的肩膀:“等我一会。”

  赵朔无视别人投来的异样目光,走上了不远处正在和晋侯微笑攀谈的赵盾。

  赵盾听完赵朔的耳语,在赵朔的耳边同样说了一句话。

  赵盾甚至都没有看魏相一眼,这让魏相心中有些不安。

  这个时代的爱情归爱情,婚姻归家长,赵盾的意见是至关重要的。

  不过魏相心中还是有一定把握的,在婚姻这种大事上如果还是轻率作战的话,那未免太过天真。

  赵朔回到了魏相身前:“跟我来。”

  赵朔带着魏相来到了士会的面前:“士大夫,赵朔有件事情想要和大夫商量。”

  士会站了起来,略微犹豫一下,道:“赵卿有何见教?”

  赵盾未死,叫赵孟显然不行,叫君子又有些不符合赵朔现在的身份,干脆直呼赵卿。

  赵朔的笑声和说话声都不小,在并不算大的高台上立刻就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力,就连高台中央正和赵盾相谈甚欢的晋侯都含笑看了这边一眼。

  赵朔一指身后的魏相,干脆利落的说道:“我之少庶子魏相,有才之士也。如今虽然及冠但并未成家,听闻士大夫有一女刚刚及笈,赵朔欲为魏相求娶此女入门为妻,不知大夫以为如何?”

  高台上一片安静。

  众卿大夫的目光先是落到了赵朔身上,然后是士会,最后看向了魏相。

  魏相脸色微微变幻一下,马上变得淡定。

  以赵朔的性格,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好像也不值得意外。

  一声轻笑突然响起,吸引了魏相的注意力,她循声看去,正好看到了智首。

  智首的心情其实很烂,因为刚刚和魏相之间的冲突,更因为中行林父告诉智首的消息——士会拒绝将女儿嫁给智罃。

  如果连智首的儿子都无法迎娶士会之女的话,那么魏相这么一个区区的魏氏旁支又凭什么来迎娶士会之女呢?

  若是别人,看着赵朔出面保媒的份上估计就算心里不愿意也会屈从,但士会不同。

  士会是十分有原则之人,只要士会不愿意的事情,这位晋国大夫是万万不会同意的,即便提出事项的人是赵盾或者晋侯都是如此。

  中行林父嘴角微微挑动了一下,没有开口。

  高台之上,诸卿大夫眼神不停变幻,但都没有说话,只是脸上的神色和看向魏相的目光未免变得有些戏谑。

  那是看癞蛤蟆的目光。

  士会脸色同样变幻,半晌才对着赵朔道:“赵卿,在老夫作出回答之前,可否问魏相几个问题?”

  赵朔笑道:“大夫尽管问便是。”

  士会点了点头,将目光转向魏相。

  魏相多少有些紧张,这种感觉很像是上辈子相亲时候被女方父亲打量的那种感觉。

  士会开口道:“你选择求娶老夫之女,莫非是觉得你魏氏对老夫有恩,就借此机会想要挟恩图报?”

  魏相正色道:“大夫误会了,小子只是偶然见到大夫之女,心中爱慕,故而斗胆请主君向大夫求婚。”

  智首嘴角忍不住再次扯动,露出一个明显弧度。

  爱慕这种东西固然是人皆有之,但如果真的仅仅是凭借爱慕就想要成事,那就是天真中的天真了。

  士会又问道:“你如今不过是个中士,想要迎娶老夫之女,是否有些过分?”

  魏相脸色有些赧然,但还是硬着头皮道:“回大夫,小子自认为还是有些才能,将来前途必然不止于区区一士人,大夫之女嫁我,绝对不会受了委屈。”

  智首又一次的笑出了声,这一次智首并不孤单,因为许多卿大夫的脸上也同样露出笑意。

  这就好像一个穷小子像女方父亲说“我以后会很有钱”“我以后会升官发财”这种话,听起来就非常可笑。

  有几个穷小子真正能够蜕变的?天下士人千千万,真正能够晋级到卿大夫之列的又有几人?

  因为有赵朔的存在,魏相的这番话听起来比起平常士人来说固然是更有说服力一些,但也仅此而已了。

  从现实的角度来说,士会完全可以将他的女儿嫁给任何一家卿大夫,所获得的利益都比投资在魏相身上更高,而且更快见效。

  说句难听的,就算是士会把女儿嫁给魏氏宗主魏绛当妾,立刻能够获得的利益也远胜于嫁给魏相这个前途未知的家伙!

  就连魏相自己其实也有些无奈,总不能说我是穿越者,你嫁女儿给我准没错吧?说了对方也不可能信啊。

  中行林父看着魏相,缓缓摇头:“此子……还是过于自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