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晋上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 夜寻芳

晋上卿 熙檬父 2126 2020.01.08 08:00

  春秋时代的军事活动远比后世的要更加频繁。

  随着局势的发展和适应争霸的需要,晋国在晋惠公时期就已经“作州兵”,放开了“兵自国人来”的限制,正式将原先不允许进入作战部队的“野人”也视为兵源,实现了全国征兵。

  为了培训这些平日有农忙任务的士兵,晋国在每一个季度的农闲时分都会举行一次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分别为春蒐(sou)、夏苗、秋狝(xian)、冬狩。

  这一次的秋季狩猎,正式的名称就是秋狝。

  在绝大多数的时候,春蒐才是晋国四季演练之中最重要的一项。

  卿大夫领主们会在春蒐时带来自己最精锐的军队,和国君商议这一年整个国家的军国大事,如果有法律或者国家制度的更改也会在这个时候进行博弈和表决。

  和春蒐相比,其他三个季度的演练多少显得无足轻重。

  但今年有所不同,在历年并不重要的秋狝,这一次所有晋国卿大夫家族却都是倾巢而出。

  晋国公乘一万五千人,兵车五百乘,晋侯委公族大夫原同、屏括、韩厥三人指挥。

  赵氏甲士徒兵共计六千人,兵车两百乘。

  荀氏(中行氏、智氏)甲士徒兵共计三千人,兵车一百乘。

  郤氏甲士徒兵一千五百人,兵车五十乘。

  ……

  魏氏甲士徒兵共两百七十八人,兵车五乘。

  旌旗招展,晋国无数甲士浩浩荡荡,沿着道路奔向数十里之外预订的地点。

  作为赵朔的车右,魏相理所当然出现在了赵朔的战车之上。

  突然他目光一凝,看到了一个老熟人。

  晋国下军佐胥克之子,胥童。

  胥童阴冷的盯着魏相,看上去似乎恨不得把魏相给吃掉。

  来而不往非礼也,于是魏相就举起手中的长剑晃了一下,算是友好回应。

  胥童的表情就好像被人打了一拳,瞬间转过头去。

  魏相的目光继续移动,看到了中行庚和智罃。

  鉴于前些天和中行庚老爹中行林父之间的友好互动,魏相笑着朝中行庚竖起了中指,指尖微微转动。

  虽然中行庚不是穿越者,但依旧很好的理解了魏相的意思,脸色阴沉张嘴似乎咒骂了几句什么,不过魏相是听不到了。

  赵朔的声音在魏相的耳边响起:“你好像并不害怕他们的敌意。”

  魏相看着面前这名自己的同龄主君,笑道:“我有赵氏撑腰,为何要害怕他们这些赵氏之臣?”

  赵朔眯着眼睛,道:“既然都是赵氏之臣,那为何不和睦相处?”

  魏相笑道:“他要杀我,我自然也要杀他。”

  赵朔道:“你没有我的命令,这一次不能杀任何人。”

  魏相笑道:“唯。请君子放心,该杀人的时候我的剑同样会很快。”

  赵朔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道:“很好。”

  魏相看着赵朔,这位年轻的未来赵氏宗主还不能很好的完全掩饰情绪,魏相能从赵朔的身上感受到极大的忧虑和潜藏的悲伤,还有无尽的怒火。

  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

  魏相看了一眼身后几丈之外那辆由晋国公族大夫韩厥亲自驾驭、数千赵氏军队牢牢护卫的马车,若有所思。

  他看不到赵盾的身影。

  黄昏,三军安营。

  “跟我走。”赵朔对魏相道。

  魏相上了马,跟着跑出去一段之后才发现事情好像有些古怪:“就我们两人?”

  赵朔有些不耐烦的转头看了魏相一眼:“走。”

  两人奔驰经过一处处营帐,让魏相有些意外的是赵朔似乎对这个地方很熟悉,有种轻车熟路的感觉。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就在魏相觉得赵朔似乎是在作死的时候,赵朔已经策马驶入了一座被木栅栏扎起来的营帐之中。

  一股淡淡的香味飘入魏相的鼻尖,让他不由一愣:“这是香囊吧,难道有女人?”

  还真有女人。

  一名女子迎了上来,用柔柔的声音说道:“君子怎么才来?”

  赵朔微微一笑,道:“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来晚了,还请公主见谅。”

  魏相看着面前这名颇为漂亮且端庄、年纪看上去似乎也就十六、七岁的少女,从公主这个称呼中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这应该就是那位“赵氏孤儿”的生母,当今晋侯的女儿庄姬了。

  女子注意到了赵朔身后比较面前的魏相:“这是……”

  魏相微微弯腰行礼,恭敬道:“士人魏相见过公主。”

  赵朔对着魏相道:“你在这里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说完,赵朔便和公主入了营帐之中。

  魏相摸了摸下巴,看了看左右那几名面无表情的晋国宫廷侍卫,走到了一个不算引人注目但距离营帐又足够近的地方,靠在了营栏上。

  耳朵竖起来好一会,魏相发现好像听不到什么声音,便有些失望的叹了一口气。

  一个声音突然从魏相的身后响起:“君子相为何叹气?”

  魏相吓了一跳,转过身来,然后一愣。

  一名少女就站在几步之外,眨巴着大大的眼睛好奇的看着魏相。

  绛红色的曲裾深衣、样式简洁的少女髻和白色的凤纹玉笄搭配恰到好处,将少女亭亭玉立的身姿展现了出来,显出几分可爱,但却又并没有那么幼稚。

  和方才那位端庄高贵的庄姬公主相比,这位少女的风格就是另外一种味道了。

  魏相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得有点快。

  少女的大眼睛之中闪过一丝微微的愠怒:“君子相为何不答?”

  魏相这才回过神来,道:“是在想一些自己的事情,让姑娘见笑了。不知姑娘是……”

  对方连魏相的名字都叫出来了,这就有点奇怪。

  少女咦了一声,瞪大眼睛看着魏相:“君子不认识我了?”

  魏相呆住,翻遍记忆也不知道对方身份,只好摸了摸鼻子,颇为尴尬的说道:“这个确实不知。”

  少女重重的哼了一声,小瑶鼻微微皱起,腮帮子鼓了一下:“不知道就算了!”

  魏相:“……”

  少女似乎并没有真的生气,很快就又带着好奇问道:“你方才出神,莫非是在想你的那条神龙?”

  魏相大吃一惊,道:“姑娘你……如何知晓?”

  别看魏相在自家父兄三人组面前左一个神龙右一个神龙,这种事情其实是很犯忌讳的,就好像是周朝开国时候的什么凤鸣岐山一样,一旦传扬出去是要死人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