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晋上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魏相,你似乎有不同意见?

晋上卿 熙檬父 2052 2020.01.22 17:08

  有人就要说了,赵朔不是继承的赵盾之位吗?

  这当然不是。

  赵朔虽然是承继赵盾进入六卿之中,但赵朔继承的是在秋狝之中被魏相杀死的下军佐胥克之位。

  如今赵盾死去之后,六卿之中又只剩下五人,剩余的这个空缺谁来填补就是一个问题。

  卿族的位置其实是相对固定,有那么几分世袭的味道在里面的。

  按照惯例应该是由胥克之子胥童来填补这个空缺,让胥氏继续保持在六卿之列。

  但如今胥氏随着秋狝的失败已经被踢出了晋国核心层,胥童自然是不可能再来继承这个六卿了。

  将会有一个新的家族取代胥氏成为六大卿族之中最年轻的一员。

  这无疑将会成为下一场政治博弈的焦点。

  作为在场赵氏众人之中最为年长之人,赵氏现族长、赵朔的仲叔、公族大夫原同缓缓开口:“我们赵氏这一次应该让厥弟上去。”

  随着原同的这句话,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韩厥身上。

  韩厥是赵氏养子、赵盾未过世前的绝对心腹,同时也是晋国的公族大夫,无论是年纪、忠心还是资历,都是赵氏最好的选择对象。

  原同这番话说出来,顿时得到了众人的认同,就连赵朔也不例外。

  韩厥站了起来,朝着赵朔行了一礼:“多谢赵孟赏识。”

  赵朔之所以继承赵孟这个尊称,意义其实也是很明显的,就是为了团结和鼓舞赵氏一方的士气。

  赵朔对着韩厥点头微笑:“厥叔,将来你我之间还要相互扶持才是。”

  当了卿之后,韩厥就等于是自立门户不再是赵氏家臣了,因此赵朔对韩厥的态度这一刻起就开始变得平等起来。

  于是,围绕着如何将韩厥推向六卿之位,赵氏众人开始了热烈的讨论。

  作为少庶子,魏相坐在了距离赵朔最远、距离门口最近的地方,听着赵氏众人的话,忍不住微微摇头。

  作为一名穿越者,魏相很清楚的知道一个事实——韩厥这一次不可能进入六卿。

  魏相并不打算这么当众说出来,他准备在会议结束之后悄悄的劝说一下赵朔。

  不管赵朔听或者不听,反正到时候魏相都能落到一个料事如神的印象,这波不亏。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少庶子魏相,你似乎有什么不同的意见?”

  下一瞬间,大堂之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魏相的身上。

  魏相抬头,发现赵盾同父异母的四弟楼婴正在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刚刚那句话便是从楼婴的嘴里发出来的。

  魏相咳嗽一声,正色道:“楼大夫误会了,魏相并没有什么意见。”

  “是吗?”楼婴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沉了下来,似乎是对魏相的否认感到颇为不爽:“那本大夫刚才怎么看到你在那里摇头,难道是本大夫眼瞎了不成?”

  魏相想说你确实是眼瞎,但话到嘴边又想起就是这货救了老爹和三叔的命,还是闭上了嘴巴。

  原同的目光在楼婴和魏相的身上转了一下,缓缓说道:“魏相,有话直说,赵氏虽大,但还不是容不下你这么一个少庶子。”

  魏相心中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回宗主、主君。臣以为,这一次若是推韩大夫上位的话,极有可能无法成功。”

  一片哗然。

  楼婴啧啧有声,好奇的看着魏相:“行啊你,想不到你看起来是个闷葫芦,说起话来是真的敢说!好,本大夫就欣赏你这样的。”

  魏相看着楼婴,有种想要缝住这张臭嘴的冲动。

  怎么这么能拱火呢?

  原同看了一眼韩厥,发现韩厥除了脸色越发的严肃之外看不出什么东西,于是就转向了魏相,淡淡的说道:“你为何会如此想?”

  原同的话里带着明显的不满。

  扶持韩厥上位几乎已经是赵氏众人的共识了,你魏相一个小小的少庶子现在说这样的话,是觉得你比在场所有的赵氏精英加起来都要更加聪明不成?

  魏相叹了一口气,在说话之前他就知道很有可能是这样的结果,但现在……

  魏相缓缓的说道:“回宗主,我们赵氏刚刚取得了一场胜利,消灭掉了胥克,已经是被君侯加上诸大夫所忌惮了。所以这一次,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否决掉赵氏对韩大夫的推荐。”

  在原同的身边,赵朔的三叔屏括冷笑一声,道:“他们当然想要否决,可是能否决得掉吗?”

  魏相抬头看着屏括,十分坦然的说道:“当然可以。”

  静。

  大堂之中一片寂静。

  就连魏相的主君赵朔,这一刻看向魏相的目光都显得颇为古怪。

  魏相这句话,简直就是对赵氏的打脸和怀疑!

  权倾朝野的赵氏,对六卿的提名竟然会被否决掉?

  屏括怒极反笑:“好,好你个魏相,这种话居然都说得出来,老夫简直都要怀疑你究竟是不是赵氏的臣子了。”

  魏相深吸一口气,拱手道:“好教大夫得知。这一次不仅仅是君侯会站在我们赵氏的反对面,还有中行氏、智氏等家族,中行林父没有得到上卿之位,这一次的反扑必定异乎寻常的疯狂。”

  屏括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道:“君侯不过垂垂老朽,中行林父更是废物一个,秋狝已经给了他们足够的教训,他们哪里还敢动弹?再说了,上卿卻缺也站在我们这一边,就算他们真的有什么想法,又有何用?”

  魏相叹了一口气:“屏大夫,这就是问题所在了。这一次对于六卿之位的争夺……卻缺多半是不会站在我们赵氏一边的。”

  大堂之中又是短暂的安静,然后,一阵大笑声响起。

  楼婴笑得前仰后合,半晌之后才止住笑声,朝着魏相比了一个赞赏的手势:“好,本大夫真是越来越欣赏你了!”

  砰的一声,赵氏族长原同忍无可忍的拍了桌子:“季弟,这是家族议事的场所,注意你的仪态!”

  原同的怒火让楼婴收敛了一些,有些讪讪的重新坐好。

  随后,原同的目光落在了魏相的身上。

  “魏相,你且出去。接下来的议事,你不必参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