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晋上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秘密

晋上卿 熙檬父 2298 2020.01.10 08:00

  走在台阶上,魏相明显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忍不住低声提醒赵朔一句:“是不是应该等其他人来?”

  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情况,赵氏一族权倾朝野,但今天除了赵朔之外竟然没有任何一个其他核心人物出现在此。

  赵朔可能想当第二个赵盾,但魏相绝对不想当第二个提弥明。

  莫非赵盾真的已经要死了?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眼前这种情况。

  赵朔的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无妨。”

  魏相看着赵朔的样子,不由皱眉。

  这家伙莫非真的要发疯?

  魏相原本以为自己知道结局就足够应对过程了,但他现在才发现这过程未免过于曲折难懂了一些。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秘密!

  “相弟!”宗主堂哥魏绛终于赶了上来,和魏相并肩而行。

  多一个人提着胥童,魏相的压力减轻了不少,看看左右无人,低声道:“家里都准备好了?”

  魏绛笑了笑,道:“按照你的提醒让两位叔叔坐镇了,这一次问题真的这么大?”

  魏相看了一眼前方的赵朔,发现赵朔没有回头的意思,便低声道:“可能比我想象的还要大。”

  魏绛眉头一皱,随后又舒展开来,笑道:“无妨,顶多杀出一条血路就是。”

  魏相想了想,道:“流血的未必就是我们,就是未雨绸缪一下。”

  魏绛笑道:“那最好不过。放心吧,魏氏会全力支持你的。”

  说话间,行宫正殿到了。

  赵朔昂然直入大殿,这位无论箭术和武艺都非常一般的赵氏君子,这一刻却给人一种凛然之威,颇似其父。

  魏相看着面前这间大殿,知道晋侯和卿大夫们对赵氏的第一次反扑已经开始,就在这大殿里面等候着赵朔的到来。

  天下如局,当你还无法成为棋手,那么就当好一枚棋子。

  什么样的棋子是好的棋子?当然是站在胜利那一方的棋子。

  魏相深吸一口气,手提胥童,持剑上殿。

  大殿的长度惊人,足以容纳上百个坐位。

  已经有不少人落座,许多人的目光先是落在赵朔身上,接着又立刻转到了赵朔身后的魏相以及魏相手中的胥童身上,然后变得复杂和玩味起来。

  一名身材高大的老者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拦在赵朔面前:“君子,这是怎么回事?小儿和君子之间是不是有一些误会?”

  通过刚才那句话和这名老者的长相,魏相能够轻易的辨认出老者的身份——晋国六卿中的下军佐胥克,也就是胥童的父亲。

  赵朔停下脚步,平静的看着胥克:“胥克,你所做之事,难道心中没数?”

  胥克脸色微微一变,表情变得略带祈求:“君子,念在老夫为赵氏效劳多年的份上……”

  赵朔道:“魏相?”

  下一刻,魏相手中长剑已经指在了胥克的眼前,距离胥克额头不过三寸。

  “好狗不挡路,让开。”

  胥克气的满脸通红,但还是无可奈何的让开了去路。

  赵朔走到一个极为靠近上首的地方坐下,魏相提着胥童走到赵朔身后,将胥童丢在地上,一脚踩住。

  这个动作给魏相又一次赢得了不少人的瞩目,窃窃私语。

  “此子是谁?”

  “据说是君子朔新选之车右,魏锜之子。”

  “啧,果有魏犨昔年鲁莽之相,却不知这魏氏比胥氏如何?”

  “嘿,以新代旧罢了。”

  “小声点,若是被听到了你我都讨不得好!”

  ……

  突然,大殿之中又是一阵骚动。

  中行林父和智首这一对荀氏兄弟来了。

  胥克急忙迎上去低声和中行林父说了几句话,中行林父微笑的拍了拍胥克的肩膀,看起来是在安抚胥克。

  赵朔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好像完全没看到荀氏兄弟的到来。

  中行林父落座之后,郤缺和士会也联袂而至,这两人倒是和赵朔打了招呼,然后才各自落座。

  人慢慢到齐,只有最上首的两个位置还空着,其中一个属于晋侯姬黑臀,另外一个属于上卿赵盾。

  魏相站在赵朔身后,看上去面无表情,实则内心好奇的打量着大殿之中的诸多晋国大臣。

  由于魏氏太弱接触不到上层交际圈的缘故,这里面很多人都是魏相早闻其名但却从未谋面的。

  最重要的当然是晋国六卿。

  卿,又称卿士。

  诸侯之良者,为天子卿士。大夫之良者,为诸侯卿士。

  诸侯可以是卿,大夫也可以是卿。这就注定“卿”在周朝制度之中是独一无二,极为特殊的。

  它更偏向于终身制而不是世袭制,更像是一个“官”而不是类似于诸侯、大夫这样的“领主”。

  晋国六卿集军政大权于一体,位高权重,排名按先后顺序分别为:

  中军将赵盾,晋国首席执政,上卿(又称正卿),也是晋国如今真正的统治者,但今天不在。

  中军佐中行林父,中卿(又称亚卿、次卿)。老狐狸加老乌龟,差点要了魏相命的家伙。

  上军将郤缺,下卿。没接触过,但和士会关系极好,长袖善舞,据说各方面的关系都处理得很不错。

  上军佐先毂,下卿。看上去只有三十岁左右,应该是六卿之中最年轻的一位,人高马大坐在那里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下军将栾盾,下卿。六卿之中最没有存在感的一人,看上去也是一名寻常贵族模样,神态之间似乎有些不安。

  下军佐胥克,下卿。

  晋国现任六卿之中除中行林父外,其他四名下卿都是由赵盾亲自任命的。

  想到这里,魏相心中不免有些好奇。

  今天赵盾因病未至,赵氏只有赵朔一个人作为代表出面参加会议,声势比起以往无疑要弱了许多。

  可即便如此,赵氏一族依然还有三位下卿盟友坐在这座宫殿之中。

  中行林父凭什么觉得他和胥克联手就能赢,就因为有晋侯的支持?

  魏相想着,心中突然一动:“莫非,还有更多的反骨仔?”

  大殿之中突然变得安静下来,只有一个人的脚步声在回荡。

  魏相抬头,看到一名身着华丽服饰,头戴冠冕的老者正缓缓的从侧门走向上首那个主位。

  晋侯姬黑臀到了。

  -------------------

  《魏书新解·章一节选》(作者大儒纪新飘):“魏相少年时野心勃勃,及冠后极力攀附权贵,乃投赵氏门下。

  其人擅奉迎,与赵氏少宗主赵朔臭味相投,为虎作伥无恶不作,更当众调戏祁姓女子,为世人所厌。

  时有义士胥童出面阻止,反被魏相大加折辱。胥童之父胥克闻讯大怒,遂联合中行氏、智氏诸卿大夫,欲于秋狝之上共除此害也。”

  作者注:为什么会有这本纯批判的魏书新解,倒不是我要故意恶心大家,就是让大家看看那些巴不得魏相死的人是怎么想的,那种无能狂怒的样子。有吹有黑,感觉应该能提供一些不同的观感和趣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