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晋上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4章 找个贤内助是很重要的事情

晋上卿 熙檬父 2147 2020.01.24 20:25

  距离殿议只有一天的时间了。

  魏相依旧保持着一个上班摸鱼的状态,而且还是被动摸鱼,这让他觉得……挺好的。

  当少庶子可是有俸禄的,能不干活就领钱,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好事吗?

  坐在房间里面也不是不行,但同僚们那些古怪的眼神总让魏相觉得有些膈应,于是干脆自己找了一棵树,坐在了树上。

  “这个时候要是有一个女孩子就好了。”坐在粗壮的树枝上,魏相叼着草秆自言自语。

  在青春小说里,树可是少年少女定情时候最重要的背景啊。

  “魏相!”少女喜悦的声音传入魏相耳中,让魏相差点从树上栽下来。

  定睛一看,魏相又惊又喜:“季……范曼姑娘,你怎么来了?”

  季祁笑吟吟的看着魏相,俏脸上带着几丝甜意:“我今天来下宫找夫人,顺便来看你一下。”

  魏相想了想,庄姬作为下宫的女主人住的地方是下宫西南角,而自己所在的这个位置则是下宫的东北角,正好是最远的距离。

  这个顺便似乎并不是那么的顺便。

  魏相笑道:“谢谢你。”

  季祁愣了一下,随后一阵绯红爬上脸颊。

  魏相跳了下来,看着面前的少女。

  今天的季祁穿的是一条明黄色的曲裾深衣,扎着少女特有的发髻,看上去很可爱。

  魏相很认真的说道:“你今天真美。”

  季祁啊了一声,绯红瞬间蔓延到了脖颈,低下了头,不敢和魏相对视。

  魏相笑了笑,突然说道:“对了,你想不想上树去看看?”

  片刻之后,一男一女并肩坐在了树枝上。

  季祁显然有些紧张,伸出一只手抓住了魏相的衣袖。

  气氛有些古怪。

  魏相想了想,觉得自己作为男孩子还是要主动一些,于是就从怀中拿出了一样东西。

  “范曼姑娘,上次你送了我一个香囊,我觉得咱们还是要礼尚往来一下,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季祁有些惊喜的抬起头来,看向魏相。

  魏相笑道:“这是一把……匕首。别看它只是匕首,它很锋利的,削铁如泥的那种。”

  这是一把由“十三炼钢”打出来的匕首,十分小巧只有魏相的手掌这么长,即便是季祁这样的少女也能够很轻松的握着。

  魏相将匕首放在季祁手中,笑道:“以后谁惹你,你就用这把匕首捅他。”

  季祁愣住了,看了魏相好几秒钟,突然笑了起来:“好。”

  树枝上的一对男女开启了话题。

  “你小时候就是一个坏蛋!”

  “真的吗?”

  “真的!就知道欺负我和你妹妹。”

  “呃……其实我只是不想和小孩子玩而已吧。”

  “你才大我四岁!”

  “哪有十岁的小孩和六岁的小孩玩的……”

  “反正你就是坏蛋!”

  “好吧,我就是坏蛋。”

  气氛慢慢变得融洽起来。

  过了好一会之后,季祁低声道:“我该走了,我不能停留太久。”

  魏相有些遗憾的叹了一口气,道:“好。”

  季祁看着魏相,突然道:“你最近……是不是过得很不好?”

  魏相楞了一下,道:“挺好的啊。”

  季祁鼻子皱了一下,道:“我都听说了,那个赵朔把你冷落了,还有父亲也……”

  魏相咦了一声:“士大夫也对我有意见?”

  季祁点头道:“他说你只是听到了一些风声就随便乱说给我伯兄,不过你放心好了,我已经说过他了。”

  魏相这才知道自己的卖好计划竟然变成这个样子,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的说道:“那个不要紧的,明天他们就知道了。”

  季祁看着魏相,很认真的说道:“我相信你。”

  魏相看着面前少女的脸庞,突然心中一个冲动,将少女搂在了怀中。

  一声尖叫过后,两人从树枝上掉了下来。

  砰的一声,魏相的后背重重落地,充当了一次肉垫。

  魏相此刻心中就三个想法。

  真痛。

  真软。

  真香。

  ……

  “你没事吧?”

  “没事。”

  “那……我走了。”

  “嗯。”

  少女离开的时候朝着魏相挥了挥手,手中还握着那把魏相送她的匕首。

  魏相笑容灿烂,朝着少女也挥了挥手。

  少女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下宫的花圃之中,一群贵族年轻女子、夫人正簇拥着这里的女主人庄姬,莺莺燕燕,香风袭人。

  季祁出现了,笑容满面的她很快引起了同伴的注意力,笑道:“怎么,去见到你的那位了?”

  季祁笑嘻嘻的点了点头。

  季祁和魏相的婚约如今已经不是秘密,在场的所有女子自然都已经知晓。

  一名贵族少女轻轻的哼了一声,道:“嫁个中士也如此高兴,简直可笑。”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段话传进了在场所有女子的耳中。

  季祁的脸色顿时变的冰冷,注视着说话的女子:“智媱,你要胡说什么?”

  名为智媱的女子冷冷的说道:“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你的那位夫君魏相只不过是区区一个少庶子中士罢了,这里的哪一个人夫君和父亲不是在大夫以上?等你嫁出去之后,以后这样的场合你也就没有资格来了。”

  季祁冷笑一声,道:“你们智氏刚刚才在下宫之中因为触怒了赵宣子而被责罚,恐怕很快智氏的大夫爵位也保不住了。”

  智媱大怒,喝道:“我们荀氏好歹也是卿族,你不过区区一个大夫之女,也敢对我指手画脚?你就是嫁了一个没用的废物,这个不用说大家都知道!”

  季祁起来刚才魏相说的那句话,于是将魏相刚刚送给自己的匕首拔了出来,架在了智媱的脖子上。

  “智媱,你再多说一句废话,姑娘今天就捅死你。”

  一时寂静。

  “好了!”一个温婉而端庄的声音及时响起,正是赵氏的女主人庄姬到了:“曼,你在做什么?把那个东西收起来!”

  季祁收回了匕首,十分认真的拍了拍智媱已经完全变得惨白的俏脸:“记住我的话。”

  看着这一幕,庄姬摇了摇头,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

  —————-

  《恒健说魏·祁皇后斥智氏女篇》:

  祁皇后与庄姬亲密,乃与众女从庄姬游。

  智氏女与后不睦,乃曰:“汝夫不过中士,吾等夫、父皆卿大夫也,汝何能在此,当归田而耕也。”

  后怒,曰:“如何无知至此,吾夫乃人中龙凤也!”

  后既怒,乌云齐聚天雷阵阵,智氏女双股战战,跪地而请罪。

  至始皇帝登基,时有在场之人曰:“季祁所言不虚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