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晋上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好人和坏人都在算计

晋上卿 熙檬父 1939 2020.01.05 08:00

  说话的人是士燮。

  魏相惊讶的看着士燮,拱手道:“君子何出此言?”

  对于士燮这个人魏相还是有印象的,毕竟是少有的态度和善之人。

  士燮微微一笑,正色道:“魏兄何不上车,你我共车详谈?”

  魏相想了想,记得士燮的老爹士会好像还欠自家死去的大伯一个人情,谋害自己的可能性不大,于是就上了士燮的车。

  “士兄为何说有人要杀我?”魏相问道。

  士燮看着魏相,正色道:“如今赵孟身体欠佳乃是人所共知之事,举国上下为此暗潮涌动,魏兄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成为赵朔车右的。”

  魏相耸了耸肩膀,道:“士兄难道觉得魏氏和我在此事上有任何选择吗?”

  士燮哑然,半晌之后叹了一口气:“三日之后的秋狩,还请魏兄务必小心谨慎。有些人对付不了赵氏,但却会对魏氏……尤其是对魏兄你下手。”

  魏相正色道:“不知士兄能否相告究竟是谁?”

  士燮一咬牙,沉声道:“便是荀氏两兄弟了,不瞒魏兄说,方才……”

  士燮将刚刚魏相战斗之时在赵朔身边发生的那番对话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魏相眯起眼睛,道:“所以士兄的意思是,中行庚和荀罃有可能和胥童勾结起来,伺机取我性命?”

  士燮点头道:“胥氏乃是赵氏多年门下忠犬,如今赵孟似有……胥氏不是不知情,再结合魏兄你出任赵朔车右一事,胥氏极有可能会借机发作,秋狩之时正是他们绝佳的计划。”

  魏相沉默半晌,看向士燮:“不知士兄为何助我和魏氏?”

  士燮笑道:“魏兄难道忘了魏悼子当年将我父从秦国迎回大晋之事了?前日之因,今日之果也。只可惜士燮武艺平平,不然也想在秋狩之中为魏兄出一份力。”

  魏相听完,不置可否。

  魏悼子依赵盾命施计迎士会自秦归晋之事乃是史书明文记载,结合魏氏家中说法来看当属事实,魏相倒不是怀疑这个。

  魏相只是觉得,以士会在史书之中的好名声,竟然会一直到十几年后的今天才从并非魏悼子亲生儿子的魏相身上来报恩,这就比较扯淡了。

  因此士燮虽然看起来是好意示警,但背后的真实目的如何,其实存疑。

  魏相突然有点头疼,这尼玛是演碟中谍呢?

  等想个办法试他一试。

  魏相眼珠子一转,问道:“不知士兄从何得知此事的?”

  士燮双手一摊,苦笑道:“这个便不方便相告了,我只能说此事绝对属实,士燮也没有欺瞒魏兄的必要。”

  魏相点了点头,突然问道:“听说六卿之中的上军将郤伯最近和士家伯父走得很近啊。”

  士燮显然被魏相这个问题打得措手不及,闻言顿时脸色一变,好几秒后才有些勉强的笑道:“郤伯和家父乃是好友,此事众所周知,魏兄怕是误会了吧。”

  魏相哈哈一笑,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正色道:“多谢士兄示警,胥氏虽强,我魏氏也不是任他宰割的。士兄今日之恩,魏相和魏氏承情了。对了,还请士兄帮我回去恭喜一番伯父。”

  看着士燮的车缓缓远去,魏相叹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刚刚赢回来的宝马:“小红啊小红,棋子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啊,谁都想要过来左右一下你的走位,都想要让你成为诛杀政敌的急先锋。你说说,你那位前主人是不是想要杀我?”

  小红一脸无辜的看着魏相,马蹄在地面蹬踏几下,然后打了个响鼻。

  魏相哈哈大笑,翻身上马:“坏人要算计,好人要算计,算计来算计去,也不知道是我算计了你,还是你算计了我,又或者是你我都被其他人给算计,最后只是一场空。去休,去休!”

  瑟瑟秋风中,魏相一骑绝尘,激起落叶无数。

  士燮回到了自家的士氏府邸之中。

  大堂里,两名年纪都在五十岁上下的男子正在相对而坐,相谈甚欢。

  士燮不敢怠慢,恭恭敬敬的朝着两人行礼:“见过父亲,见过郤伯。”

  坐在主位上,两鬓风霜明显的便是士燮的父亲,晋国大臣士会。

  坐在客座这位“郤伯”实际上是尊称,他真正的名字叫做郤缺,乃是晋国六卿之中排名第三的上军将,四大下卿之首。

  郤缺是一个很有风度的人,这从他那虽然已经老迈全白但依旧显得颇为潇洒倜傥的脸庞就可以看得出来,郤缺看着士燮笑道:“听你父说你刚刚去了赵氏下宫,不知那边可有什么事情发生?”

  士燮看了一眼自家老爹士会,只见士会笑道:“郤伯面前但说无妨。”

  士燮脸色突然有些古怪,想起了刚才魏相说的那句话。

  总觉得魏相另有深意啊。

  士燮收回心思,如此这般的将事情说了一遍,然后道:“按照父亲之前的吩咐,儿已经向魏相发出了示警。”

  士会微微点头,道:“做的不错,你且下去吧。”

  士燮知道两名长辈接下来所谈必是十分重要之事,于是再行一礼,躬身退下。

  等待士燮离去之后,士会摸着颌下已经开始发白的胡须,缓缓说道:“郤伯,当真要这么做?”

  郤缺哈哈一笑,道:“士兄,都说你我和中行林父乃是赵孟门下三老犬,如今赵孟身体有恙命不久矣,难道你我这两只老犬还不能吠上几声?赵朔选了这魏相为车右,舍弃胥氏之意已经十分明显,只要利用好魏相这枚棋子,你我大展宏图之时便近在眼前了!”

  ----------------------

  《魏书·始皇帝本纪》:“帝既为赵朔车右,朔每言听计从,由是竟遭群小嫉恨,欲于秋狩时加害于帝。士燮闻之,顿足曰:‘魏相大才,吾何忍坐视其被害邪?’遂密报此事于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