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晋上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诸卿表决杀魏相

晋上卿 熙檬父 2255 2020.01.13 08:00

  行宫大殿。

  晋侯脑袋垂下,微微的摇晃着,时不时突然颤动一下,抬头睁眼见争吵还在继续,于是继续低头打盹。

  其他卿大夫眼观鼻鼻观心,宛如一座座泥塑雕像。

  魏相静静的站着,时不时的让脚脖子转上一圈,长久的站立即便是魏相强壮的身体也有些难以承受。

  两名晋国宫廷禁卫军一左一右夹着魏相,让魏相的不适和疲劳越发加重。

  思考是转移疲惫一个相当不错的方式,而魏相在思考之后明显已经察觉到了不少东西。

  晋侯在等,中行林父在等,赵朔在等,其他四卿在等,在场所有的大夫们也在等。

  每一个人都想要等待那个对自己来说最好的结果到来才做出决定,没有任何人愿意在这个时候冒险,因为冒险的结果很有可能是身死族灭!

  又一波信使抵达,这一次,大殿中开始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

  “黑旗?那是何意?”

  “黑者,丧也。莫非赵孟……”

  “慎言!赵氏既出兵,恐怕黑旗另有意义。”

  “也可能是垂死挣扎罢了……”

  突然,赵朔站了起来。

  这位赵氏君子在所有人的瞩目之中,不紧不慢的开口道:“中行伯,既然你我争执不休,那么不如直接让诸卿进行表决来决出是否需要杀掉魏相,如何?”

  大殿中一时寂静。

  中行林父看着赵朔,缓缓说道:“赵氏的五千甲士真的能给君子这么大的信心吗?”

  赵朔摊开双手,笑道:“既然荀氏的三千甲士可以给中行伯如此大的信心,为何赵氏甲士不行呢?”

  中行林父沉默片刻,道:“既然是君子所请,那老夫自无不可。不过此事还需要君候和其他诸卿的同意才是。”

  赵朔转头看向晋侯:“不知君候以为如何?”

  晋侯猛然抬头,浑浊的老眼中还有些茫然,下意识的道:“好,好,就按照诸卿说的做。”

  赵朔再看向其他四卿,没有任何一个人发表反对意见。

  中行林父道:“若是表决,当以人数多少而决定,而不是职位高低。”

  赵朔笑道:“这是自然。”

  中行林父又道:“六卿共有六人,若最后为三对三,则由君候做出最终裁决。”

  赵朔点头道:“可。”

  一旁的智首忍不住开口道:“为何只是六卿,应当让诸大夫也参与。”

  智首话音刚落,中行林父和赵朔齐声道:“不可。”

  在中行林父严厉的目光逼视下,智首讪讪的低下了头。

  中行林父朝着赵朔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便由君子开始吧。”

  赵朔并非六卿,但所有人都知道他今天代表着上卿赵盾。

  赵朔笑道:“我自然是不同意杀魏相的。”

  中行林父微微点头,道:“老夫自然是要除了魏相这个祸害的。”

  就在这个时候,胥克猛的开口道:“老夫也同意除了魏相此獠!”

  赵朔目光投向胥克,神色变冷,道:“胥克,尔已经老朽到连顺序都忘记的地步了吗?”

  胥克作为六卿之中最后一个,照理说应该是最后开口。

  胥克嘿然不语,鼻子和上唇之间的血迹才刚刚干涸,显得颇为狼狈。

  魏相摇了摇头,心道:“这家伙还真希望我死啊。”

  中行林父捻须笑道:“胥伯着急也是情有可原,君子就不要在这些小事上计较了。郤伯,该到你了。”

  中行林父此刻的心情很好。

  按照昨夜达成的协议,这一次六卿中的郤缺、先毂、胥克都会站在中行林父这一边,是四票对两票的碾压。

  退一步说,即便郤缺和先毂之中有人反悔,那也就是三对三打平需要晋侯裁决,而晋侯是必然站在中行林父一边的。

  换言之,除非剩下的郤缺、先毂和栾盾全部都投出反对票,不然中行林父已经必胜。

  中行林父笑着将目光投向在六卿之中排名第三的上军将郤缺。

  中行林父还很清楚的记得昨夜和郤缺达成的协议,他觉得郤缺必然是会支持自己的。

  老三和老二联手反抗最强的老大,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郤缺并没有去看中行林父或者赵朔之中的任何一个人,而是看向了好友士会,并对士会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郤缺道:“老夫以为,魏相不能死。”

  中行林父的身体猛然一震,笑容瞬间消失。

  智首同样大惊失色,忍不住开口道:“郤伯,你怎能如此言而无信?”

  郤缺平静的看了智首一眼,冷冷的说道:“智大夫,老夫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如今六卿表决,你身为区区大夫,尽管闭嘴静听即可。”

  智首气得牙齿咯咯作响,最终还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坐在最上首的晋侯不知何时已经完全睁开了眼睛,目光炯炯的注视着这一切。

  中行林父深吸一口气,竭力压下心中的惊涛骇浪,看向六卿之中排名第四的上军佐先毂:“先伯,你意如何?”

  先毂同样也是昨夜和晋侯、中行林父等人一起定计的,总不会……

  三十岁出头的先毂继承了先氏一族雷厉风行的作风,朝着中行林父歉意一笑,十分痛快的说道:“中行伯,魏相不能死。”

  中行林父的身体颤抖起来,脸色也开始变得惨白。

  如果说郤缺的突然反水还算是可以承受的话,如今先毂同样做出了和郤缺同样的选择,这里面的含义就太多了。

  赵朔突然大笑了起来,道:“栾伯,你还在等什么?”

  六卿之中最后一位没有表态的栾盾朝着赵朔点了点头,不紧不慢的说道:“君子所言极是,魏相……必然是不能死的。”

  这一刻,大殿之中所有人的心跳都好像瞬间停了一拍。

  中行林父的脸上彻底失去了血色。

  智首脸色无比铁青。

  诸大夫面带讶然,惊呼声此起彼伏,大殿中嗡嗡的议论声开始变得响亮。

  “怎么回事?中行伯竟然……”

  “赵孟明明不在,却是如此结果……”

  “赵氏果然不愧是赵氏。”

  晋侯眼底闪过一丝黯然,慢慢的低下了头,又变成了那个无所事事、只会打盹的无能老朽。

  只有年轻的赵氏少宗主赵朔的笑声在大殿之中不停回荡着,清亮、却又无比刺耳。

  至此,六卿全部表决完毕。

  赞成处死魏相者:中行林父、胥克。

  反对处死魏相者:赵朔、郤缺、先毂、栾盾。

  二比四。

  赵氏……胜了!

  魏相终于完全放松下来,整个人长出了一口气。

  早知道赵氏会赢,但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一个赢法!

  突然,一声浑厚的声音自殿外远远传来。

  “赵孟到——”

  ------------

  《魏书·始皇帝本纪》:“中行、智氏诸大夫为赵氏所算,竟不能伤始皇帝分毫,晋侯当殿叹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