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晋上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尘埃落定

晋上卿 熙檬父 2782 2020.01.14 17:00

  赵盾突然笑了起来。

  “君候所言极是,大晋乃是姬姓之晋国,老臣从未、也从不敢忘记这一点。”

  这位晋国上卿笑得好像一只随时都有可能择人而噬的恶狼。

  魏相握着剑柄的手微微用力,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就在面前的赵朔,发现赵朔虽然看似平静,桌案之下的袖子也在微微颤抖。

  魏相再抬头,发现中行林父和智首两兄弟几乎已经要当场失态了。

  在场所有人之中只有一个人依旧无比镇定,这个人就是唯一一个能有资格坐在赵盾更上首之地的晋侯姬黑臀。

  晋侯依旧是那般谦和的笑着,道:“本侯其实也就是提出一个建议,若是赵孟觉得可以,那便通过。不可,再继续商议就是。若是赵孟有何提议,当然也是可以提出来和本侯商量一二的。”

  赵盾微笑道:“不瞒君候,老臣确实是有那么一些不成熟的想法,想要请君候决断。”

  晋侯道:“赵孟请讲。”

  赵盾咳嗽一声,道:“老臣近来常感身体不适,想来随侍文公、襄公之日将至矣。”

  大殿之中一片哗然。

  晋文公和晋襄公都死了很多年了,所以赵盾话里的意思所有人都听得出来。

  赵盾将死。

  虽然早有传言,但这还是赵盾第一次当众承认这件事情。

  晋侯的眼睛缩了起来,看向赵盾的神色也有些莫名:“赵孟莫非是在和本侯开玩笑?”

  赵盾不紧不慢的道:“君候说笑了,臣怎么敢在这样的场合欺瞒君候?”

  晋侯吐出一口气,道:“所以赵孟的意思是……”

  赵盾道:“老臣以为,或许是时候决定下一任上卿了。”

  静。

  寂静。

  过了好几秒之后,晋侯才道:“下一任上卿,莫非赵孟已经有了人选?”

  赵盾微微的笑道,道:“正是。”

  所有人的呼吸声在这一刻好像都完全消失了。

  晋侯问道:“谁?”

  赵盾的目光看向了六卿之中排行第二的中行林父,然后又越过了中行林父,在中行林父身边的某个人身上停住,再开口。

  “君候,老臣以为郤伯身为下卿之首,多年来劳苦功高,为大晋尽忠,也是老臣的好帮手,实乃继承上卿之位的不二之选。”

  这一刻,大家的心跳好像都慢了半拍,齐刷刷的将目光投向了郤缺。

  也有那么一小部分人将目光看向中行林父,但目光之中的含义截然不同。

  依照惯例,六卿之位乃是递进增补,所以六卿之中排行第二的中军佐中行林父才是那个最有希望的人。

  然而现在,排在第三的上军将郤缺却弯道超车,成为了那个赵盾钦定的继承人!

  中行林父低下了头,没有任何人能够看到他的表情。

  郤缺的身体明显震动了一下,看了赵盾一眼,用力的点了点头,但什么也没说。

  诸多卿大夫或是喜出望外、或是愕然不解、或是大失所望、或是事不关己,众生百态不一而足。

  还是晋侯打破了沉默:“若是郤伯为上卿,那么中行伯又该如何呢?”

  赵盾看着晋侯,晋侯也在看着赵盾。

  赵盾微笑道:“君候之前说过,今日所流之鲜血已经足够多了。所以中行伯当然还是中行伯,明日之中行伯和今日、昨日乃至前日的中行伯都不会有任何不同。”

  晋侯点了点头,道:“本侯明白了。诸卿、诸大夫,对赵孟之提议可有话说?”

  一片鸦雀无声。

  晋侯等待片刻,缓缓说道:“那便依照赵孟之意,以郤伯接赵孟之位吧。”

  中行林父依旧低着头。

  郤缺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朝着晋侯、赵盾行礼,两人端坐受之。

  晋侯面无表情。

  赵盾含笑点头。

  郤缺重新落座,此刻所有人看向郤缺的目光已经完全不同。

  在不久的将来,这位郤氏一族的下卿就会跨越中卿,一步直接晋升到上卿,成为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晋国执政!

  除了赵氏外,郤氏成为了这场政治斗争之中另外一个熠熠生辉的胜利者。

  与之对应,胥氏和中行氏成为了背景板和失败者,胥氏宗主胥克丢掉了性命,而中行氏宗主中行林父则丢掉了近在咫尺的上卿之位。

  魏相站在赵朔的背后,看着依旧低头的中行林父,嘴角渐渐翘起。

  谁说蚂蚁一定斗不过大象?

  中行林父,你踌躇满志的想要用杀小爷的手段来灭赵氏威风之时,一定不会想到现在这样的情形吧?

  想着,魏相的笑容越发灿烂。

  没等众人平复心情,赵盾就又一次开口了:“除了此事之外,臣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想要和君候商议。”

  这句话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在用郤缺的上卿之位交换了中行林父的性命之后,晋侯身上的锋芒突然又一下子完全消失了,谦和的笑容重新在他的脸上浮现出来:“赵孟还有何事?”

  赵盾笑道:“胥伯乃是六卿之一,如今胥伯已故,下卿之位宜早日挑选一名合适人选才是,不知君候意下如何?”

  晋侯点头,道:“这是应该的,不知赵孟有何人选?”

  赵盾笑道:“大晋乃是姬姓之大晋,是君候之大晋,老臣如何能越俎代庖呢?”

  晋侯摇头道:“赵孟此言差矣,赵孟亦是大晋之臣,为大晋举荐贤才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赵盾依旧笑而不语。

  突然,已经被钦定的郤缺开口了:“君候,赵孟,老夫倒是有一个人选,不知两位是否有兴趣一听?”

  晋侯看了赵盾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对着郤缺笑道:“郤伯尽管道来就是。”

  郤缺露出了一如既往的潇洒笑容,道:“赵氏君子赵朔,素来以才能而闻名,正是继承赵孟意志之最好选择。如今既然下卿出缺,那么以君子赵朔来出任下军佐一职是最好不过的了。”

  晋侯点了点头,脸上的谦和笑容越发的浓郁:“郤伯所言……正和本侯之意,就这么定了吧。”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年轻的赵朔站了起来,分别朝着晋侯、赵盾、郤缺行礼。

  晋侯和郤缺还礼。

  赵朔在这一刻起正式入列晋国六卿,成为六卿之中排名最末的下军佐,同时也是六卿之中最为年轻的、唯一一个不到三十岁之人。

  ……

  廷议自此结束。

  片刻之后,站在殿外的魏相看着被众人簇拥着缓步登上马车的赵盾,心中一股异样的情绪涌起。

  晋侯输了,中行氏、智氏、胥氏也输了。

  赵氏和郤氏成为了最大的赢家,郤氏赢得现在,赵氏赢得了将来。

  而魏氏在魏相的极力主张下,最终成功的站在了胜利者的这一边。

  这是魏相第一次亲身参与到这样的政争之中,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春秋时代卿大夫们之间的争斗。

  含蓄而又内敛,直接而又粗暴,逾制但却合理,冰冷而又温情。

  充满了矛盾,但又意外的有一种奇异的和谐感。

  这就是春秋啊。

  真是个有趣的时代。

  伴随着六卿人选的更换,这一次的晋国政争正式宣告落下帷幕。

  但魏相知道这仅仅是一个阶段性的结束,晋国内部对于权力的争夺不会因此而停止,只会在将来变得越发的激烈。

  今天的魏相是一枚棋子,但魏相不可能永远只是一枚棋子。

  魏相心中笃定,总有一天自己会坐在棋盘边上,看着晋国、乃至天下这局棋,都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

  魏相对未来的美好憧憬突然被打断,他回过神来,看到身边面带微笑、踌躇满志的赵朔。

  “上车吧,我有话和你说。”

  ---------------------

  《恒建魏说·秋狝篇·下》:“胥克退,荀林父乃曰:‘魏相君前失仪,当斩。’帝笑曰:‘汝何君邪?吾乃君也。’荀林父大怒,曰:‘汝竖子,安敢猖狂?’时赵盾进殿,闻言斥曰:‘荀伯何其愚哉,此圣人也!’

  荀林父不为所动,晋侯闻言而惊,乃询赵盾知神兵事,离席而请帝上座,帝再三请而不能免,乃上座。

  晋侯更斥胥克、荀林父曰:‘尔等焉能轻慢圣人!’胥克羞愧无地,竟自绝当场。荀林父掩面而退,晋侯见之生隙,再三请罪于帝,又使郤缺夺荀林父之职,继赵盾上卿之位也。

  后人有言:一怒则诸侯惧,安居则天下息,此诚始皇帝之谓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