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晋上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围荀氏,杀公子

晋上卿 熙檬父 2309 2020.01.12 17:00

  无论是中行庚还是智罃显然都没有想到赵氏会这么一下子就杀出来,这让他们整军的时候不免慢了半拍。

  如果在战场上的话,这已经是一个足以影响战局的致命失误。

  好在他们面对的并不是楚国人或者秦国人,而是同为晋国卿族的赵氏。

  赵氏军队在距离中行氏、智氏和郤氏联军大约五十步的地方停了下来。

  赵盾仲弟、公族大夫原同眯着眼睛,冷冷的看着中行庚:“尔等在此作甚?”

  中行庚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笑容,朝着原同拱手:“好教原大夫得知,我等也是前往演练的路上偶然在此驻足。”

  原同嗤笑一声:“偶然驻足竟然能有将近两个时辰之久吗?”

  中行庚哈哈一笑,没有答话。

  智罃忍不住开口道:“原大夫此言差矣。我等又没有进入赵氏营地范围,更没有对赵氏展开任何行动,即便是赵氏也不能因此而责怪我等吧。”

  原同摸了摸颌下的胡须,突然笑了起来:“尔等说的倒也有些道理。罢了,老夫也不为难尔等这些小辈,中行庚、智罃,让尔等族人甲士放下武器,听候裁决吧。”

  中行庚和智罃吃了一惊,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就在他们身边的郤克突然幽幽的开口了:“两位君子,最好还是听原大夫之言吧。”

  智罃大怒,道:“我们兵力又不弱,难道还怕了……”

  “罃弟!”中行庚突然打断了智罃的话,平静的说道:“传令,让二三子投降吧。”

  智罃愕然,随后大急:“兄长,你怎么能……”

  中行庚叹了一口气:“罃弟,睁开眼睛好好看看眼前的局面吧。”

  智罃楞了一下,随后猛然察觉到了什么,看向了就在自己身边的郤克和郤氏军队。

  无尽的震惊在下一瞬间布满了这位智氏年轻少宗主的脸庞。

  本应该是中行氏和智氏盟友的郤氏这一刻已经在郤克的指挥下纷纷拔出了刀剑,而郤氏刀剑朝向的目标——赫然就是中行氏和智氏!

  赵氏和郤氏的兵马加一起足有六千五百人,而中行氏和智氏加在一起却只有三千人,是对方的一半不到。

  中行庚叹了一口气,对着一脸平静的郤克说道:“没想到郤伯当了赵孟一辈子的臣子,到如今还是坚守如故,实在令人感慨。”

  郤克依旧是带着那个颇似其父的潇洒笑容,道:“君子庚言重了,郤克身为人子,无非谨守父命罢了。”

  中行庚微微点头,转头看了一眼身边因为震惊而说不出话的智罃,再看向远处一脸淡然的原同,最后露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二三子听命……都降了吧。”

  智罃终于回过神来,不顾一切的想要去拔腰间的长剑,然而却被一只犹如钢铁般的手紧紧握住。

  中行庚死死的抓着智罃的手,一字一顿的说道:“罃弟,一切为了——宗族!”

  智罃如遭重击,脸色变得无比苍白,片刻之后突然弃剑于地,当众大哭。

  ……

  公乘军校场。

  一万五千名公乘军已经集合起来,正在浩浩荡荡的开出营地。

  高台之上,晋国公子姬箴看着这一幕,难掩心中火热。

  晋侯事先已经允诺,若是此次除掉赵氏,姬箴便是下一任晋侯!

  想到这里,姬箴的目光不由转向身后被五花大绑的楼婴。

  这个赵盾的亲弟弟绝对是赵氏的核心人物之一,要不要也当场杀掉?

  楼婴并不知道姬箴心中的想法,还对着姬箴十分友好的笑了一下。

  姬箴有些奇怪:“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会死?”

  楼婴耸了耸肩膀,道:“难道公子箴真的要杀我?”

  姬箴缓缓说道:“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楼婴笑道:“我劝公子箴最好打消这个念头。我这个人虽然贪生怕死,可也正因如此,任何对我起过杀念之人我都是不会放过的。”

  姬箴哦了一声,饶有兴致的从腰间拔出了宝剑,架在了楼婴的脖子上:“这就很有意思了,不瞒你说,本公子也是一个受不得激的人。”

  楼婴看着近在咫尺的剑锋,叹了一口气:“公子箴这又是何必呢?”

  姬箴冷冷的盯着楼婴,道:“本公子这是让你看清楚事实。如果还想要活下去,就给本公子闭嘴。”

  楼婴不但闭上了嘴巴,甚至连眼睛都闭上了。

  姬箴看着楼婴这副样子,知道对方已经服软,脸上露出笑容。

  他早就已经受够了赵氏子的傲慢。

  转过身来,姬箴对着身边的先呪说道:“君子呪,抓紧出兵吧,及早合围赵氏大营,灭赵氏群小,为大晋除害!”

  姬箴对先呪还是很放心的,毕竟先呪的曾祖父先轸可是当年晋文公麾下最受信任的忠臣。

  先呪笑了笑,道:“请公子放心,一切都在呪的掌控中。”

  突然,一名斥候带着骏马飞驰而至,高声禀报:“公子,先将军,赵氏大营处刚刚升起黑旗!”

  话音刚落,楼婴突然睁开眼睛,看了先呪一眼。

  姬箴楞了一下,道:“那是何意?”

  在姬箴的心中可没听说过什么仪式需要升黑旗的。

  就在此时,楼婴的声音突然在姬箴身后响起:“黑旗出,黄泉至。”

  一阵无比的痛楚犹如电流般瞬间传遍姬箴的身体,这位晋国长公子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胸前贯出的那一截带血的剑锋。

  砰的一声,姬箴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楼婴在姬箴尸体旁边蹲了下来,用姬箴的衣袖仔细的将剑锋上的鲜血擦拭干净。

  高台之上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姬箴的侍卫们纷纷被杀。

  先呪看着楼婴,皱眉道:“他毕竟是公子,楼大夫就这么杀了他?”

  楼婴站了起来,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我刚才已经和他说过了,凡是对我露出杀意之人,必死。再说不就是个公子罢了,我赵氏又不是第一次杀,有甚可惧?”

  先呪默然半晌,道:“现在该去哪?”

  楼婴问道:“手尾你都收拾干净了?”

  先呪淡淡的说道:“那是自然。”

  楼婴点了点头,揉了揉自己的腰,笑道:“真是两个磨人的妖精……好了,不是说朔儿最近收了一条新犬吗?你应该有印象吧。”

  先呪道:“楼大夫说的莫非是魏氏?如今的魏氏营地正被胥氏甲士围攻中。”

  楼婴耸了耸肩膀,道:“主人一般是懒得去记走犬之名的,不过应该便是魏氏没错了。走吧,去灭了胥氏这条背主之犬,再看看我们朔儿挑选的新犬究竟有几分成色吧。”

  一刻钟之后,一万五千名晋国公乘军完全开出了校场,只剩下高台上晋国公子姬箴和十几名姬箴侍卫横七竖八的尸体。

  公乘军不属于公族。

  郤氏和先氏唯赵氏马首是瞻。

  这两个道理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一直被众人所知,今日也同样有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