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晋上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杀魏相!

晋上卿 熙檬父 2236 2020.01.06 08:00

  中行林父是一个史书留名的人。

  他最擅长的就是一个忍字。

  如果只会忍那也没什么,当官的谁还不会点脸上笑嘻嘻心里MMP的技术?

  问题在于这位中行林父除了忍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关键字——稳。

  晋国有一句俗语是这么说的:“晋六卿,一候一人四恶犬。”

  这个“候”指的当然是掌控朝政玩弄晋侯于股掌之中的无冕之王赵盾,四恶犬意在嘲笑四名下卿都是赵盾之犬,唯有中行林父是剩下的“一人”。

  中行林父曾经在一次国事会议上当众提出希望能够让被赵盾驱逐的狐射姑回到晋国重掌权力,而所有人都知道狐射姑是赵盾的头号死敌。

  赵盾当时就在现场。

  在那之后,赵盾为了巩固权力排除异己杀了一名晋国国君、五名晋国大将以及众多晋国大夫臣子,中行林父却好端端的活到了现在,而且还稳居中军佐之位,一直当赵盾的副手。

  中行林父的神奇之处还不止如此。

  依照晋国六卿排排坐向前走的继承常例,一旦赵盾死去,身为赵盾副手的中行林父就会成为赵盾的继任者,下一任晋国上卿执政!

  这就是中行林父,一个明明和赵盾并不对付,但却好端端的活到现在,甚至还会越活越好的人。

  一个稳如老狗的晋国政坛常青树。

  最重要的是,这家伙很可能想要魏相死!

  魏相深吸一口气,下意识的将马缰一拉后退几步,下马朝着马车上的中行林父行礼:“魏相见过中行伯!”

  中行林父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突然道:“所以,你如今还是赵氏君子车右?”

  魏相道:“正是。”

  中行林父咳嗽一声,十几名甲士突然将魏相包围。

  魏相脸色一变,道:“中行伯这是何意?”

  中行林父淡淡的说道:“你冲撞老夫车驾,意谋行刺老夫,老夫还想要问问你是何意呢?拿下吧。”

  荀林父一挥手,包围圈瞬间缩小。

  魏相心里这叫一个卧槽。

  这老鬼上来就杀人,说好的忍和稳呢,不按套路出牌的?

  然而此刻魏相已经来不及思考这些了,因为一名中行氏甲士手中的青铜剑已经明晃晃的朝着魏相的脑袋落了下来!

  魏相一闪身,腰间钢剑出鞘,一声长啸。

  “老爹救我!!!”

  此地距离魏氏大宅极近,中行林父带着数百甲士声势浩大经过,魏氏不可能不注意到这一点。

  只要拖延时间,魏相觉得自己还能抢救一下!

  两道剑光在空中交错而过,一声惨叫伴随着鲜血四溅,铜制的剑锋在半空中飞舞,落地之时正正好好的插在了自己主人尸体额头之中。

  中行林父咦了一声,脸上的惊讶之情一闪而过。

  这些甲士可都是中行林父身边精锐,每一个人都是百战之士,随便拿出来以一敌十都不在话下,竟被魏相上来就干掉一个?

  几招杀死也没什么,可一剑毙命这就有点惊人了。

  让中行林父惊讶的还在后面,魏相闪转腾挪,每一出剑之下中行氏的甲士非死即伤,短短几个回合竟然又再毙三名中行氏甲士!

  中行林父脸色彻底阴沉,冷声道:“速战速决!”

  更多的甲士从中行林父身后的军阵出列,加入到了对魏相的围攻之中。

  中行氏的甲士们显然也被同伴的死刺激到了,打法顿时变得越发狂暴,甚至不惜以伤换伤,以命换伤。

  如此下来魏相彻底变得被动,虽然又杀数名甲士,但身上的伤势也开始变多,步伐开始散乱,显然已经不支。

  中行林父见状心中暗喜:“这魏氏子虽然武艺高强手中持有宝剑,但终究还是不可能以寡敌众。”

  中行林父已经看出来魏相如此威猛的关键是手中那把剑,中行氏的甲士们就是因为完全低估了这把剑削金如泥的威力,所以才会被魏相连续杀伤。

  但宝剑之威也是有限的,最多再过片刻,魏相就要立毙当场!

  魏相又惊又怒,一边交战一边吼道:“中行伯,你我无冤无仇,何至于此?”

  中行林父面无表情,平静说道:“魏相,你错就错在不该站在你不能站的位置。”

  中行林父身边,一名中行氏家臣提醒道:“主君,魏氏来人了!”

  中行林父抬头一看,果然发现在不远处的魏氏庄园之中冲出了一支两三百人的队伍朝着此地而来,他甚至还能清楚的看到率队冲在最前方的老相识魏锜以及魏颗。

  中行林父冷笑一声,道:“远水解不了近渴,魏相已然无幸免之理,来了又有何用,难道他们还敢诛杀老夫不成?想不到老夫今日出门竟然能得此良机,也算是泰一神之眷顾了。”

  家臣道:“此子乃是赵朔之车右,主君杀他,恐怕赵氏不会善罢甘休。”

  中行林父笑容越发浓郁:“赵孟将死,原同屏括赵穿各有异心,就凭赵朔区区一竖子能奈老夫何?老夫和荀氏一族忍了几十年,不就是为了今天?只要魏相一死,胥氏必定叛赵,诸卿大夫也将闻风景从,赵氏在大晋之中的好日子便是到头了!”

  中行林父的话语之中满含得意,带着笑意看向魏相。

  当一个人忍耐了几十年,他所爆发出来的东西有多么的激烈,单单从中行林父看着魏相眼神之中的无尽杀机就知道了。

  魏相啊魏相,请你……去死吧!

  在中行林父的期待下,又过数招,终于一名中行氏的甲士寻得空隙,借助另外一名甲士以死拖延魏相动作的间隙,一剑刺中了魏相的胸膛。

  “好!”饶是以中行林父多年的沉稳,这一刻也不禁喊出声来。

  他仿佛看到了偌大的赵氏长城在这一刻如骨牌般接连倒塌的情形!

  然而下一刻,中行林父的笑容瞬间冻结。

  一声金铁相交的响声过后,胸口中剑的魏相不但没死,竟然却再度暴起,反手一剑将这名甲士斩杀。

  “护心甲?”中行林父又惊又怒的看着魏相被刺破衣裳之后的胸口露出来的那块半尺宽一尺长正好将整个左右胸覆盖住的巨大甲片。

  怎么会有这么怕死的人?

  就在此时,一支箭矢横空而至,瞬间贯穿中行林父身边那名家臣的脑袋。

  头颅瞬间炸裂开来,温热的鲜血带着许多滑腻腻黏糊糊的东西瞬间泼了中行林父一脸,让他一下子失去视力,发出一声惊叫。

  正是五射之技中的——白矢!

  一声如雷怒吼随之传来:“中行林父,若害吾儿,今日毙汝于此!”

  魏相闻声大笑,一股新力突然自体内喷涌而出,剑光如电般再起,刺向周围中行氏甲士。

  “老爹,这话给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