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晋上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幕后之人

晋上卿 熙檬父 2326 2020.01.04 08:00

  作为一名穿越者,多多少少对宝马有点情节。

  但那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昨天三叔说过的那句话。

  当棋子,就要当一个出色的棋子。

  要出色,先出头。

  这年代能让人出头的东西不多,武艺绝对是其中一个。

  魏相提议道:“可以比五射。”

  君子六艺之中的“射”有五种,即“五射”,分别是白矢、参连、剡注、襄尺、井仪,属于五种不同的射箭技巧。

  白矢指的是重箭洞穿。

  参连指的是三连箭矢追一箭,四箭齐中。

  剡注指的是从拉弓到箭矢射出仅用一秒不到的时间,嗖

  襄尺指的是让出别人一尺的距离再射。

  井仪指的是四星连珠。

  五射之技,魏相全部通晓。

  这和穿越者的身份没什么关系,仅仅因为他祖父魏犨是当年晋国第一猛将,而老爹魏锜则是和楚国养由基齐名的神射手。

  魏相的八块腹肌可不是白练的。

  胥童摇了摇头,道:“不,我们比步战。”

  “步战?”魏相皱眉道:“步战凶危,你不要命了?也罢,斧钺矛戈,你想比哪种?”

  胥童冷笑道:“就比刀剑!”

  “你和我比刀剑?”魏相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的“一炼钢剑”,好一会才道:“要不……你直接让人把马牵来?”

  片刻之后,附近的一片校场被清空。

  魏相和胥童相对五步,魏相持剑,胥童持刀。

  也不知道从哪突然冒出了一群人来围观,看模样应该都是赵氏的家臣,军官。

  赵朔面带微笑的看着这一幕,对着左右道:“诸位,你们觉得谁能胜?”

  智罃笑道:“君子,胥氏和魏氏都以武勇著称,胥氏所长乃是刀法,魏氏所长为箭法。如今魏相以短击长,恐怕此战过后君子确实要换一名车右了。”

  中行庚淡淡的说道:“魏相虽家传渊源,但此人过于倨傲竟然以卵击石,取死之道也。胥童心胸狭小必下死手,怕是一会魏相要血溅当场,污了君子之眼。”

  赵朔皱眉,看向士燮:“你怎么看?”

  士燮温和的笑着,道:“我倒和两位君子的看法不同,魏相如此有把握,怕是要速胜。”

  中行庚和智罃同时哼了一声。

  “胡说八道!”

  “无妄之谈!”

  士燮微微的笑着,没有去开口争辩。

  赵朔若有所思,目光在魏相和胥童两人身上环视几圈,终究没有开口叫停。

  魏相拔剑,十分认真的对着胥童说道:“你等会最好别死,不然我可能会吐。”

  胥童冷冷一笑,举起手中长刀,直接朝着魏相劈落。

  魏相持剑迎上。

  两道身影交错。

  众人目光聚集,呼吸都为之停顿。

  “当!”

  一声巨响,半截刀锋直飞上天,然后打着旋儿落了下来,没入地中。

  场面一时静止。

  魏相看着胥童,道:“这是决斗,生死无眼,若是我当场把你一剑杀了,你父胥克也无话可说。”

  胥童僵硬的点了点头。

  魏相又道:“你胥氏之前挑衅我魏氏,无非是觉得我魏氏和你胥氏同样以武立家,将来会成为你胥氏的挑战者。既然你接连挑衅,我杀你似乎更加理所应当。”

  胥童颤声道:“我……魏相,你……”

  魏相有些奇怪的看着胥童:“既然你都知道,那你为什么还不认输?”

  胥童忙抛下手中的半截断刀,高声道:“我认输!”

  胥童认输的时候居然还很高兴。

  魏相哈哈一笑,收回了架在胥童脖子上的长剑,朝着一脸惊讶的赵朔拱了拱手:“区区微末技艺,让君子见笑了。”

  说话间,魏相目光不露痕迹扫过赵朔身边众人。

  士燮谦和的笑着,点头朝魏相致意。

  中行庚和荀罃这两个家伙的脸色怎么和死了娘一样?奇怪。

  赵朔先是一愣,随后抚掌大笑:“有魏相为吾车右,吾无忧矣!”

  说完,赵朔看着胥童,脸色一沉,冷冷的说道:“胥童,尔如今不会再对本君子看人之术有任何怀疑了吧?”

  胥童面色如土,道:“君子……”

  赵朔十分粗暴的打断了胥童的话:“滚出去!”

  胥童就真的滚着离开了校场。

  一旁的中行庚和荀罃看着这一幕脸色都有些诡异,纷纷借故离去,仓皇得好像两只兔子。

  魏相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对赵氏的权势有了更进一步的理解。

  这群年轻人并不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都落在了一群长辈的眼中。

  下宫,正殿。

  晋国正卿赵盾坐在上首,两边分别是他的三个同父异母弟弟原同(赵同)、屏括(赵括)、楼婴(赵婴),以及义弟韩厥。

  和赵盾相比,这四个弟弟们的年纪就要年轻很多,四人中最年长的仲弟原同不过四十一岁,最年轻的楼婴更是只有二十五岁。

  赵盾听完禀报,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有意思,胥童之武艺不下其父,胥氏又以刀法见长,没想到魏氏子竟然能一剑败之,倒是出乎老夫的意料。”

  原同面无表情的说道:“无非是凭借兵器之利罢了。魏氏全是一群莽夫,想不到居然出了这么一个有心计的小子。伯兄,此子任朔儿车右,恐非好事。”

  屏括目光微微闪动,道:“仲兄所言有理。胥氏毕竟效劳我赵氏多年,胥克当年也是伯兄车右,朔儿如今弃胥氏子而选魏氏,实在有欠考虑。胥氏无过而遭弃,未免会让众多效忠我赵氏之族寒心。”

  楼婴皱眉道:“两位兄长未免过于危言耸听了吧?朔儿乃是将来之赵氏宗主,如今刚刚及冠成年,培养班底也是应有之义。魏氏如今不得志,朔儿提拔起来正可收魏氏之心,且这魏氏子既然能设计到胥童,也算是有勇有谋之人。有如此家臣跟随朔儿,倒是一件好事才对。”

  原同哼了一声,道:“季弟这番话就有意思了,难道我们这些长辈看中的忠犬胥氏就入不得朔儿之眼,一定要朔儿自己来挑选不成?”

  楼婴双手一摊,笑道:“自家之犬,自然是自己调教为好。”

  “好了。”赵盾淡淡的打断了这两个亲兄弟的争吵,道:“都给老夫闭嘴。”

  原同和楼婴同时低头不语,垂首几乎至案。

  赵盾看向了韩厥,道:“厥弟,你意如何?”

  韩厥是一个十分严肃的人,无论是长相还是表情神态都十分严肃。

  韩厥严肃的说道:“回主君,既然君子们对魏氏子有所争议,那主公何不召见这魏氏子,也好让诸君子看看这魏氏子究竟如何呢?”

  赵盾怔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也好。来人啊,去召那吾儿所挑选的魏氏犬子来给老夫看看吧。”

  -------------------

  《恒建魏说·比武篇》:“始皇帝至下宫,有胥童心不服,欲比试。帝笑曰:‘汝欲求死乎?’遂一剑而败胥童,再笑曰:‘胥氏亦有功于晋也,可免汝一死。’赵朔、荀、士诸君子在侧,皆叹服而拜之,并以良马献上,帝素爱马,喜而纳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