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晋上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见赵盾

晋上卿 熙檬父 2470 2020.01.04 17:00

  当车右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当赵朔的车右更是如此。

  一辆战车上有三个人,御者负责操控战车的方向,四匹战马这个数量注定了御者除了驾车之外做不了任何事情。

  站在御者左边的就是车左,车左又称“甲首”,是一辆战车的指挥官,这个位置理所当然的为赵朔所有。

  至于被称为“参乘”的车右所负责的事情就比较多了,一个合格的车右必须要精通战车之上的各项武器,在进攻的时候用矛戈刀剑和敌军交战,防守或者相持的时候又得及时拿起盾牌切换防御姿态。

  简单说,就是干杂活打下手的。

  正常的车左应该是一名神箭手,至少也得是箭术最高的那个人,然而赵朔刚才的箭术魏相也见识过了,平平无奇这四个字甚至算得上是对赵朔箭术的夸奖。

  这可不是明朝或者宋朝这种士人手无缚鸡之力的年代,春秋时代每一名士人都是要在疆场之上为国冲锋陷阵的,由此才有了“战士”这么一个专有名词。

  赵朔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战士。

  明明赵氏的仆役已经在围起的田地中放了上百只蹦蹦跳跳的兔子,而且战车奔驰的速度比老太太散步也快不了多少,但赵朔站在车上连发数箭,竟然连一只兔子都射不中。

  就在赵朔有些恼羞成怒的时候,嗖嗖嗖三声箭矢的破风声突然响起,三只野兔同时被钉在地上。

  赵朔一愣,下意识的看向另外一边的魏相。

  魏相面不改色的收起长弓,朝着赵朔身后努了努嘴,然后高声道:“君子好射术!”

  赵朔转头,发现自己身后的箭囊不知何时少了三支箭矢,先是一愣,随后脸上露出笑意。

  魏相低声道:“兔子跑得太快了,君子下次可以让人换一种跑得慢的。”

  赵朔笑了起来:“换动物太麻烦了,或许箭囊的位置可以考虑换一下。”

  两人相视而笑,都觉得对方很有意思。

  一名赵氏家臣的突然出现打断了原本应该十分融洽进行下去的谈话:“君子,主君请你往议事堂一趟,带上魏相。”

  魏相这下也愣住了。

  来赵氏的第一天就要和统治了晋国二十年的赵盾见面?

  两刻钟后,下宫正殿。

  “士人魏相,见过赵孟。”

  在面对这位晋国的无冕之王时,魏相的礼数极其到位。

  赵孟是对赵盾的尊称,自赵盾以后,每一位赵氏宗主都被尊称为赵孟。

  “起身吧。”赵盾平静的声音传来。

  魏相直起身,趁机打量了一番赵盾。

  这位赵氏宗主脸庞上明显能够看到和华夏人不同的五官部分,相较于他的儿子赵朔而言更加明显,这是因为赵盾的母亲来自于廧咎如,是不折不扣的戎人。

  他鬓角全白,衰老之相已显露,然而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淡淡威严感还是忍不住让人对他肃然起敬。

  不愧是掌晋国之牛耳,持华夏之霸权二十年的无冕之王。

  魏相的打量当然不可能瞒过在场之人,一声咳嗽自魏相身旁的赵朔口中传来,魏相这才回过神来,赶紧再次低头。

  原同、屏括的脸上同时露出鄙夷神色,楼婴嘴角显露笑意,韩厥皱起眉头。

  赵盾平静的说道:“魏相,你看了老夫半天,可看出了什么?”

  赵朔心中暗道不妙,忙道:“父亲,魏相也是一时失礼……”

  赵盾淡淡的打断了赵朔的话:“朔儿,让魏相来回答。”

  赵朔朝着魏相递来一个无可奈何的眼神,退到一边。

  魏相略微有些紧张,因为他知道自己接下来说的话很有可能会决定自己和魏氏的命运,甚至是生死。

  魏相道:“魏相觉得,赵孟的身体似乎有些不适,应当静养一段时日才是。”

  大殿之中的空气在这一瞬间似乎都要冻结了。

  赵盾脸色古井无波,淡淡说道:“魏相,莫非你觉得老夫将死?”

  原同、屏括、楼婴三兄弟脸色同时大变,韩厥更是下意识的将手伸向了腰间的剑。

  魏相似乎全然未觉,笑道:“赵孟说笑了,魏相如今既然为君子车右,便是赵氏家臣。既为家臣,便当忠君。岂有家臣盼望主君早死之理?”

  明明还是秋天,但大殿空气好像都要冻结了。

  片刻之后,赵盾的笑声突然传遍整座大殿。

  “很好。魏相,你……有些意思。好好做事,不要忘了今日所言。”

  魏相长躬及地,道:“谢赵孟良言,魏相必谨记在心。”

  直到起身之后,点点滴滴的汗水才悄悄的从魏相后背冒了出来。

  玩心跳啊这是。

  赵盾揉了揉太阳穴,一声叹息:“老啦,确实是需要休息一下了。都下去吧,韩厥留下。”

  众人纷纷起身离去,大殿之中很快只剩赵盾和韩厥两人。

  所有人都知道,在赵氏诸弟之中赵盾最喜爱的不是原同、屏括、楼婴三个同父异母的亲兄弟,而是养弟韩厥。

  韩厥出自晋国韩氏,为大夫韩舆独子。韩舆在韩厥年幼之时便死去,时任晋国国君晋襄公于是命赵盾之父赵衰抚养韩厥。

  由于赵衰忙于政务,赵衰的长子赵盾实际上才是那个将韩厥带在身边,言传身教看着韩厥长大的人。

  长兄如父。

  赵盾问道:“魏相此子如何?”

  韩厥严肃道:“略有心机,强过父祖。但不过小打小闹,不足以成事。”

  赵盾哈哈笑了起来:“朔儿有你,若是再来一个足以成事之人,那老夫倒是要担心一下了。”

  韩厥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族中有传言,原同、屏括两位兄长似乎收了胥克的好处,和胥氏暗中勾连。胥氏异心已生,主君不可不防。”

  赵盾摆了摆手,道:“无妨,胥氏……老夫已经安排好了,你且看着便是。”

  韩厥低声道:“那原同和屏括……”

  赵盾打断了韩厥的话:“仲弟和叔弟或许有些糊涂,但有你和季弟辅佐朔儿,老夫是放心的。我赵氏如今能发展至今,兄弟手足和睦乃是一大因素。赵穿……唉,老夫也是悔之晚矣。老夫死后,你当以此言时时警醒诸弟和朔儿,不可再使族中兄弟生隙,明白吗?”

  韩厥点头恭敬应诺,又低声道:“魏氏根基不足,恐难以取代胥氏。况且将来若是魏氏做大,难保不会成为下一个胥氏。”

  赵盾笑道:“老夫知道。所以老夫才会选中魏氏,所以老夫才不选魏氏宗主魏绛而是选了魏相,不是吗?朔儿不小了,还有你和季弟在,这些事情将来你们看着处理,老夫也操心不上了。”

  韩厥点头道:“既然主君已有决断,臣就不再多言了。”

  突然,赵盾伸手捂住嘴巴,剧烈的咳嗽起来。

  过了好一会之后,赵盾才松开了手,掌心中已经是一片殷红。

  ……

  魏相骑着刚刚赢来并取名为小红的骏马,愉快的离开了下宫。

  和老狐狸们打交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算计我,我算计他。

  他算计到了我的算计,我算计到了他算计到我的算计,他又算计到了我算计到了他算计到我的算计。

  究竟是谁算计了谁?

  魏相越想越是愉快,不由哼起了小曲:“骑着我心爱的小宝马,它永远不会堵车……”

  一辆马车就在这个时候从后面赶上来,把魏相叫住。

  “魏兄哼曲如此快意,可知你已是死到临头?”

  马车上的人如是说道。

  ------------------------------------------

  《恒建魏说·始皇帝见赵盾篇》:“帝至下宫,由赵朔引荐于赵盾前。赵盾闻神兵事,大惊起身,请帝上座,曰:‘老夫掌晋国二十年,碌碌无为,群敌环伺,请圣人教我。若得计,愿赵氏世世代代侍奉圣人身前也。’

  帝感赵盾之诚,笑曰:‘汝但去无妨,赵氏若从我,汝身后定无忧矣。’赵盾大喜,当众三拜于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