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晋上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相儿真是龙的传人?

晋上卿 熙檬父 2256 2020.01.07 17:00

  当天晚上,被包扎成绷带人的魏相又一次见到了赵朔。

  赵朔很生气:“这个中行伯简直是岂有此理!”

  赵朔的愤怒发自内心,如果魏相今天真的死了,赵朔和赵氏就等于被中行林父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魏相打了个饱嗝,正色道:“有一说一,确实过分。”

  赵朔看着魏相,关切的问道:“伤口没事吧?”

  魏相笑道:“都是一些皮外伤,请君子放心,不会妨碍三日后秋狩的。”

  身上伤口都已经包扎敷药过了,大多是外伤,考虑到秋狩基本上都是演练以及捕猎野兽,问题其实不大。

  赵朔松了一口气,道:“我让人带了一些药材过来,你尽管用。还有,我让韩厥给你的那个令牌你收到了吧?”

  魏相从怀中摸出了一块令牌:“在这。”

  赵朔道:“这是一块赵氏百将令牌,将来你若是上了战场,可以率领一百名赵氏甲士。算是我对你今日的一些补偿。”

  魏相拱手道:“多谢主君。”

  赵朔很认真的看着魏相,说道:“虽然我父放过了中行林父,但此事我已记在心中,到将来我为上卿执政时,必然会要中行氏和智氏好看。”

  赵朔毕竟是年轻人,年轻人说话的时候总还是会发自内心一下的。

  坐了一会之后赵朔就离去了。

  对此魏相倒并没有什么不满,赵朔能够第一时间到来已经足够说明对魏相的重视,魏相也没有傻到会觉得人家能为了自己区区一个车右就直接跑去和中行林父这样的国之重臣你死我活的地步。

  “报仇这种东西,还是得自己来啊。”魏相摸着下巴,自言自语。

  只是,该怎么报呢?

  杀中行林父?以魏相的武艺来说真不难,但如果真的这么做了,赵盾那个老腹黑肯定一边把魏相和魏氏推出来当替罪羊杀掉以平息舆论,一边笑嘻嘻的吞掉整个中行氏。

  傻子才这么干呢。

  杀掉中行林父的儿子中行庚?

  也不妥。中行庚是中行林父的接班人,杀了之后必然会迎来中行林父的疯狂报复,魏氏的实力不足以抵挡,而那时候赵盾会不会保魏相和魏氏同样也不好说。

  “奶奶的,还是实力不够啊。要不然全特么砍了,哪那么多事。”魏相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魏氏现在是一只小猫,中行氏却是晋国排名前列的顶级猛虎,双方能调动的资源差距太大。

  突然,魏相一拍大腿:“有了!谁说一定要杀人能算报仇?”

  如果不能毁掉你的肉体生命,那就毁掉你这个老政客的政治生命好了。

  小爷他娘的可是穿越者啊,要扬长避短!

  历史上的中行林父不是……

  魏相想着想着,嘴角隐约露出笑容。

  打定主意之后,魏相站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这件事情魏相一个人是肯定搞不定的,必须要借助魏氏的力量。

  走到门口时,魏相突然听到一阵窃窃私语之声,心中好奇,不由悄悄打开一条门缝向外望去。

  原来是父兄三人组。

  宗主堂哥欲言又止,过了好几息时间才低声道:“两位叔,你们说……相弟会不会真被神龙教导过?”

  老爹魏锜大摇其头:“这小子胡言乱语呢。”

  三叔一脸严肃的想了半天,道:“好像还真不是。前日相儿就说了赵孟将死,而我们魏氏却要在刚刚才通过……来确认。你说说,相儿怎么可能比我们魏氏苦心经营了几十年的人脉要更加消息灵通?”

  老爹噎了一下,道:“那也可能是他在外面听说的。”

  宗主魏绛咳嗽一声,道:“仲叔,这些天相弟都忙着在府里投河跳井,哪里出去过一次?胥童和赵朔来的时候,相弟已经说过赵孟将死的话了。”

  老爹哼了一声,道:“那就是他胡乱编造的!”

  三叔叹了一口气:“那钢剑又怎么解释?仲兄,钢剑的材质你也亲身体验过了,你总不能说这样一件武器也是一个从未接触过冶炼之人能够随便胡编乱造出来的吧?”

  老爹终于哑然,半晌之后才不太爽的道:“你们到底要说什么?”

  宗主魏绛迟疑片刻,道:“仲叔,其实我在想要不要将宗主的位置让给……”

  “不行!”老爹一声暴喝打断了魏绛的话:“简直胡闹!宗主的位置又不是儿戏,此话不必再提,不然我死后怎么去见伯兄!”

  宗主魏绛和三叔魏颗对视一眼。

  三叔道:“那也得把相儿重视起来,仲兄你想想,难道神龙就真的只传授了相儿这点知识?若是能利用好神龙的知识,对我魏氏是有百益而无一害啊。”

  老爹默然,良久之后才道:“但是相儿那个性子你们又不是不知,原本就已经颇为跳脱,如今更加如此。看看他这两天都做了什么?不是差点杀人就是差点被杀,若是一昧照着他来,我陪着他一起死倒也无妨,就怕连累了魏氏啊。”

  宗主堂哥爽朗的笑了起来:“仲叔说这句话就太过见外了。父亲去世的时候就和侄儿说过,他希望侄儿能够和两位叔叔、和整个魏氏团结一心,这样才能够将魏氏发扬光大。既然相弟是魏氏的一份子,那魏氏庇护相弟就是理所当然之事,哪里来的连累不连累呢?更何况相弟的神龙教导对我魏氏还有大大的好处呢。”

  三叔插了一句嘴:“相儿既然被神龙看重,那必然是有大气运之人,我倒是觉得魏氏说不得要因为相儿的气运而飞黄腾达呢。”

  宗主堂哥又道:“今日中行林父数百甲士围杀相弟而不成,难道不就是相弟大气运的证明?”

  老爹被这两人轮番上阵说得哑口无言,半晌之后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真要把魏氏的希望都放在相儿身上,老夫还是觉得……”

  听着听着,房间内的魏相脸上慢慢露出笑意,悄悄的关上房门,坐回了自己的榻上。

  这还是魏相第一次觉得封建迷信是个好东西,省去了很多解释的功夫。

  片刻之后,房门被打开,三人组走了进来。

  老爹盯着魏相,瓮声瓮气的说道:“相儿,神龙有没有告诉你,应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秋狩?”

  魏相耸了耸肩膀,道:“神龙并没说这些,不过……儿倒还真是有一个计划来着。”

  ------------------

  《魏书新解》开头自序(作者纪新飘):“魏相者,魏始帝也。其人好大喜功、残酷暴虐、杀人如麻、谎造天命、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以小宗夺大宗之权,违周礼而逆天命,时世人所不齿也。

  唯其工于心计穷兵黩武,竟能逆天而行得统华夏。呜呼!此华夏之耻也。

  吾虽不才,亦泣血著述,必命世人知其真面目,死而无憾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