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敛泽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一世敛泽川

席琛.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5.07上架
  • 44.76

    连载(字)

97位书友共同开启《一世敛泽川》的古代言情之旅

学徒叶小强 见习沉默是金007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不欢而散

一世敛泽川 席琛. 2308 2019.05.08 17:18

  宿醉的感觉并不好受,林泽川头痛欲裂,努力掀开沉重的眼皮,清醒过来。

  入眼便是苏敛拿着温热沾水的湿巾为他擦脸。

  林泽川一愣,无视掉质地柔软的丝绸纱巾在他脸上拂动,带来的麻麻痒痒。

  他只觉得头愈发的痛了。昨夜的冲击画面与此同时也一下涌上脑海,历历在目。他浑浑噩噩,酒劲上头,就莫名其妙的被这人拐上床了。

  细节处不能在想,林泽川脸上被不知名的心火烧的晕红一片。

  他将盖在身上的薄被一把拉起盖住头,刚睁开的眼睛又快速闭合起来,开始装死。

  苏敛拍了拍揪扯住被褥,蜷缩成了一团茧的林泽川,“醒来就别装死了,我们该回家了。”

  蝴蝶破茧而出,林泽川平复下自己激动的心情,又是羞耻又是怪异的从杯中钻出半个脑袋。

  眨巴着一双眼,“昨晚,我们?”

  “昨晚我们已经洞房花烛夜了。”

  “也可以归结于酒后乱性,嗯!”

  “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你还想赖账不成。”

  苏敛嗔怪了语气,顺带着伸指使劲戳了戳他的额头。

  林泽川被她话一激,霍的坐起,裸露出大半个胸膛,无处泄气的乱抛了下自己头发。

  “娶你就娶你,反正你是千金之贵的公主,我又不亏。”

  “好,那你便记住了,以后我就是你唯一的妻。”

  苏敛含笑,她本就容貌昳丽,一笑,便如同夕阳下的牡丹浅醉,温润了光线,倾国倾城的醉倒了赏花识雅的文人。

  可林泽川是个粗人,他被苏然的话说的脸上更红。为了挽救自己脆弱的薄脸皮,只能岔开话题,“我衣服呢?”

  这一说完,又想起来了苏敛昨晚胡闹,将他蔽体的衣服撕了个稀巴烂。

  这下不仅脸红,连带着脖子都蔓延上红色。

  苏敛知易羞赧且爱气急败坏,笑着从床边起身,从桌上不知何时存在的包袱里掏出几件衣物,扔给了林泽川。

  林泽川接过衣服,又钻进被子里,行动艰难却又身残志坚的穿着。

  苏敛在他穿衣服时,敞开了窗扉。

  一阵清风徐来,冲淡了室内不少的旖旎气氛。

  林泽川穿好衣服,蹬开被子,一个鲤鱼打挺的从床上翻腾起来。

  威武雄霸的想展示下自己的腰劲厉害。

  一转眼,发现床榻软卧上刺眼的殷红。

  林泽川又是一愣,这回脑中什么都回想不起来,空白一片。

  他略有些呆滞的坐在床沿边,看苏敛手脚麻利的从房内找出剪刀,咔嚓咔嚓的剪掉这块浸血床布。

  对着他说道:“这块布,拿回来同母亲交差。”

  林泽川愕然的啊了一声,苏敛轻柔的拍了拍他的脸,“怎么盛名在外的神勇将军,今日跟得了痴呆一样。”

  林泽川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凶恶道:“怎么了,你才痴呆呢。这么恶心的布你还收起来干什么。别以为你留血了,我就会心疼你。昨晚就告诉你了,这是你自找的,是你活该,知道了吗?”

  苏敛妥善的收好床布,全当林泽川是一条恶犬,狂吠的叫个不停。

  林泽川兀自说了很久,看苏敛一直不回应,也无趣的闭嘴了。

  待两人收拾好一切,已经日上三竿了。

  不知是谁给苏敛准备的衣服,松垮着露出半个肩头不说,竟然还这么薄。

  林泽川心里不舒畅的想着,又看她脖颈处痕迹明显的齿印。

  再也按捺不住,有些不好意思的解开身上的外袍,给苏敛披上,将她全身裹进衣袍内。

  苏敛诧异的看他一眼,浅浅笑道:“多谢夫君。”

  林泽川避开她的视线,恶声恶气道:“谢什么,不用谢。我这人,为人很好的。”

  苏敛仍旧笑着,推开了昨夜被她踹开一个洞的房门。

  边朝楼下走去,边询问道:“泽川,一同回家如何。”

  林泽川虽未回答,但脚步一直随着苏敛移动。

  只是这地儿怎么突然变的如此奇怪。

  往日里热闹非凡的京都明坊,今日冷冷清清,寂静的有些诡谲。

  底下还围聚着一群整齐划一,毕恭毕敬的皇城禁卫军。

  林泽川越往下走,越觉得心悸。

  在边疆兵营里闻熟了的血腥味,透过清月坊常年累及的香氛味,可有可无的窜入鼻端。

  这种不详之感随着一声女子痛苦尖叫,终于盈满了心脏。他看了一眼因为昨夜承情,现今脸上苍白脆弱的苏然。

  问道:“这儿怎么了。”

  苏然“这种烟花之地,在京都没了,也无关紧要。”

  此言声虽小,但也让林泽川震耳发聩,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苏敛。咆哮道。

  “说人话,这里到底怎么了?!”

  “你的心中已有答案,再问一遍不觉得烦吗?”

  刚刚还存在的一点温情,此刻被怒火舔舐干净。

  林泽川蓦地双手青筋暴起,大力钳制住苏敛的肩膀,清脆的挫骨声同时响起。

  苏敛苍白的脸色更加惨白,她神情冷淡,“你捏疼我了。”

  林泽川稍松了松手,“你快说,这儿到底怎么了!你怎么能如此草菅人命!”

  其声势若洪钟,底下的禁卫军纷纷侧目看来,被苏敛一个眼神压住,收回了拔刀出鞘的手。

  从房梁上倏然飘下来一道黑影,嘶哑着声线,“放手。”

  林泽川双目血红,对苏敛发不下的脾气,通通发泄在黑影身上,“我放什么手,管你屁事,你不过是皇城暗卫,她的一条狗,有什么资格命令我。”

  说完觉得不过瘾,补充道:“狗奴才,看见你们这种冷酷无情,视人民如草芥的暗卫就烦。”

  黑影不为所动,还是重复着一句,“放手。”

  林泽川加重手劲,“不放,你又能怎样。”

  黑影一身包裹在黑衣中,只余一双乌黑漆亮,燃起怒火的眼露在外面。

  他伸手欲给林泽川来个分筋拧骨,刚抬起,便听的苏敛一句命令。

  “十三,退下吧。”

  眨眼间,这道黑影又倏然的消失,功法之卓绝,连林泽川这种常年在外,行军打仗的少年天骄都惊叹。

  林泽川悻然的松开苏敛肩膀,“怎么让他退下啊,你不霸道专权,想杀人就杀人吗,让他把我拧成个废人,不是正随了你的意吗?”

  对于林泽川的暴怒,苏然风轻云淡的不似常态。

  她安抚性的上前揽住林泽川,拍了拍他宽厚的背,“你是我的夫,我怎么舍得伤你。”顿了顿,转口道:“但其余人与我来说,不过蝼蚁。没了就没了,这年头,哪儿不死人呢。”

  “更何况,我的新婚丈夫,在成亲之夜,抛下我,来到这风花雪月之地,怎能让我不嫉妒。”

  林泽川被她前句说的心头稍暖,等听到后句顿时怒不可遏。

  迅捷的推开她,怒骂道:“你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我只不过是来这里喝了几杯酒,你哪来的脸面大言不惭的说出这种话。你是大颛的长公主,你怎么能如此对你的子民。”

  又愤恨的瞪了苏敛两眼,林泽川脚不点地,追风逐电的奔下楼梯,一溜烟跑了。

  大颛二十三年间,京都众所周知的妓院清月坊,一夜被屠,无人生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