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敛泽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1

一世敛泽川 席琛. 2004 2019.06.19 23:24

  刚推开走没几步,突然听的身后撕心裂肺的几声叫唤,“有刺客!”

  苏敛尚未回头,一股弑人的杀气自她后颈袭来,感知只在一瞬,虽反应极快向前俯身,但最终还是被人一掌一剑依次袭来的招式擒住反剪。

  苏敛扭过头去,对着不知何时出现的守卫道:“我认识你们这里的堡主秋无枫,是他带来的客人。”

  守卫不语,红衣小姑娘的声音传来,“不是公子亲口承认的客人,便不是此地的客人。”

  “你鬼鬼祟祟私自进入留枫堡,我们自当按刺客对待。秋一,将她压入堡中内牢。”

  “是,月姑。”黑衣蒙面的守卫加大手劲,推搡着苏敛往前走。

  苏敛挣扎道:“若是秋无枫回来,发现你私底下阴奉阳违,你觉得你还能在此处待着吗?如果你现在放了我,之前的事都一笔勾销,我可以既往不咎。”

  月姑一身红衣飘扬,近夏的夜幕里,碧玉之华的年岁,她的笑容狰狞可憎,她道:“公子今日晌午出外,需几日才能返家。”

  “今日留枫堡有刺客来袭,我代替公子将其拿下,关进常备的地牢里,至于在这几天里,这个刺客是死是活都与我无关了。”

  苏敛扭头还欲在讲,钳制住她的守卫却是不耐烦了,一个手刀劈到她的后颈,苏敛成功软下身子,陷入昏迷,被人抗在肩头扔进地牢中。

  纵观苏敛十七年的岁月生涯里,还是头一次沦为阶下囚,以往都是她手一挥,嘴一动,让形形色色的人沦落进各式各样的囚牢,最好的是皇家深宫中配置的宗人府,最破的是偏壤之地的三寸露天狱。

  如今她头次入狱,竟分不出这间牢房的好坏,只凭感官断定,无外乎四个字,肮脏不堪。空气中还隐隐带有一股血腥味,几只黑毛老鼠从墙角的黏湿干草中窜出窜进,刚刚有一只大着胆子接近苏敛,被苏敛一脚踹到墙上踢死了。

  老鼠被称为民间五害,踢死一只无异于为人除害,苏敛认为自己做的很对,身为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沦为阶下囚后,没有颓唐丧志,反而保持本心,在牢狱中都能为人民尽责,真是可歌可泣,令自己感动。

  但不知能不能感动到暗中的守卫,放自己出去。

  结果自然是不可能的,苏敛透过牢中唯一一扇窗户,看着外面由璀璨的繁星变成明亮的火阳,再变成橙黄韵红的黄昏,然后无数云霞蒸熏变转为香甜可口的大鸡腿。

  她眯着眼仔细的打量了下,回味的抿了抿唇。此臆想效仿望梅止渴。苏敛也想着过不了多久秋无枫就会回堡救自己,到时候就能吃到留枫堡最好的美食,不用在阴暗潮湿的地牢中受到饥饿的折磨。

  只不过秋无枫这次出门好像有些久,苏敛躺倒在干草上,看着第二个朝曦升起,带来耀世和希望的光彩。牢房的老鼠在一天战战兢兢的生活后,又开始大着胆子来接近苏敛了,苏敛这回倒是没什么力气为民除害了。她饿的全身无力,头脑发晕。

  温暖和煦的日光都觉得刺眼。

  这仿佛中又回到了几天前待的山洞,林泽川不知死活的被她抱进怀里,当成慰藉。她受伤严重,却清醒活着,看着黯淡无光的洞壁,回想苏牧稚嫩天真的面容,想着无论如何都要走出去,让她在坐一会,她就会恢复点力气,走出这个困顿之地。

  她还有弟弟要照顾。

  而且她怀中的人,也不应该为救自己命绝于此。这样,他们两入黄泉时,她会很愧疚的,喝了孟婆汤也觉得对不起林泽川。

  还好,最后有救星出现。穿过层层雨雾,一把剑盈上凌冽水滴,将她和林泽川拉出即将开道的酆都。

  只是不知道这次,这个救星还来不来得及救自己。

  也曾想过自救,但在地底修建的地牢,坚不可摧,往上拍的力气大了的还有塌方的危险,况且她也没有那么雄浑的内力,能够双掌一挥,使出惊天地泣鬼神的绝世之招,随随便便救自己出险境。

  苏敛微不可查的叹气一声,她将爬至自己耳边的老鼠揪住,朝着墙壁狠狠地扔去。

  老鼠发出惊惧的尖叫声,从墙上重重摔下来,抖了抖身子,遛进干草下,消失不见了。

  苏敛无力的骂一句,“臭老鼠,还想在我耳朵里做巢,肯定是那个叫月姑的小姑娘养的。”

  不是什么深仇大恨却要赶尽杀绝,月娘小小年纪,就有此见解和手段,还是有很大潜质做他们皇家人的。苏敛想着等自己出去了,也让她尝尝皇家的手段好了。

  俗话说心想事成,第四天的太阳升起时,狭小的昏暗的地牢中,终于来了人。

  苏敛横躺在干草上,双眼将阖不阖,她恍惚的看到林泽川严峻的迫人,训斥着月娘不懂礼数,毒蝎心肠,虽然他骂月娘的词汇,跟骂自己的毫无二致,可苏敛还是觉得,林泽川能言会道,妙语连珠,男子气概是一等一的真实。

  真实的林泽川紧皱眉头,缓缓踏进地牢内,他近几日来伤势逐渐恢复,脸上气色不似先前的苍白无力,一双眼也恢复了往日的星芒。

  苏敛还能扯出最后的一点力气,调笑道:“几日不见,你倒是越发的好看了,不愧是我的夫婿。”

  林泽川上前将她从干草上抱起,他身后紧跟着月娘和秋无枫。

  秋无枫稍显惭愧道:“夏刃兄,这是我的失策。”

  林泽川不发一言,从秋无枫身边经过,走了几步,淡漠至极道:“这件事,希望你能给我个交代,你身边的人,是你自己交还是我动手来杀。”

  苏敛还未昏迷,隐隐约约中还是听得见这些话的,她呢喃道:“你说这些话,很是不符合形象啊,我的憨货啊。”

  她声音小至没有,林泽川却是耳力惊人的听清了,他道:“委屈你了。我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的,苏敛,别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