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敛泽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4

一世敛泽川 席琛. 2005 2019.06.28 04:34

  苗疆的事在秋无枫与苏敛的生命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他们二人在商讨后,一锤定音了,秋无枫往后的岁月里,绝不娶苗人为妻。

  苏敛一百个赞同,她觉得她这个建议是人生中最为明确的,秋无枫亦是如此想着。

  苗人姑娘,当真恐怖如斯。

  林泽川在旁边冷冷补充道:“你前几日爱慕的莺莺姑娘也是苗人。”

  秋无枫迟疑道:“这……,其实有时候决定是可以改变的。”

  苏敛“……没骨气。”

  稍过一会,秋无枫突然反应过来,“诶,夏刃兄,你刚刚说什么?莺莺姑娘也是苗人?”

  林泽川轻嗯了一声,“苗人出身,五岁被卖入青楼,因为长得好看,就一直当花魁培养着。”

  苏敛若有所思的感叹道,“原来找的好看还有这作用。”

  林泽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数落苏敛的机会,他道,“所以像你长得这么丑的人是不会体验到好好看的人的特权。”

  苏敛问他,“说这句话,你自己不觉得绕口吗?”

  林泽川:“你管我,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现在是说美丑的时候吗?”秋无枫打断道,“若莺莺也是苗人的话,情况可就变的复杂了。”

  林泽川无甚在乎道,“反正苏敛和你的蛊虫已解,管这些有的没得做什么,你派人将她监禁起来就好。”

  秋无枫看了看他,淡淡应了声好。

  苏敛略显惊奇道:“原来你也会命令人啊。”

  林泽川冷哼一声,“那可不是?好歹我也是个少将军。”

  少将军林泽川显摆了眨他军功赫赫的身份,又顺带着损了眨以文人为代表的王子誉。

  说王子誉弱不禁风,脑有疾。朝堂之上毫无建树还能担上丞相这个职位。

  苏敛表示很赞同,她觉得林泽川的话很有道理,王子誉入朝六年,未能建大业,还天天挖苦她这个身世显赫的公主,无德又无才,是时候扣俸禄了。

  心中的如意算盘打的噼啪作响,苏敛对京都的想念也尤上一分。

  林泽川像是看出了什么,伸出手来轻抚了抚她的背,问道:“早上没吃饱吗。瞧你一脸菜色。”

  苏敛:“……”

  对于林泽川时不时他的犯抽,苏敛已无力计较。她

  仰头看了看万里无云的天色,随心抒发道:“何时能守的云开见月明。”

  林泽川:“这大白天的,你只能见着月亮。”

  “……”

  一切话语尽在不言中,苏敛默默地阖上了眼,开始补眠睡午觉。

  秋无枫在旁边怪笑,“郎有情妾无意,落花随风打个圈。”

  苏敛:“滚。”

  初夏的太阳已便的灼人,苏敛在太阳躺了一会就受不住,林泽川拿来圆扇给她挡眼睛。

  苏敛问道:“为什么不能直接回房。”

  ,林泽川替她将搭置眼前的碎发拂好,“让你养病。”

  “我的病不早好了点?”

  听到苏敛的坚定意义的问语,林泽川神秘一笑,缓缓道:“苏敛,你以为你体内的蛊除完了吗?”

  “万一进入你体内的那只蛊,是只母虫,在你体内产卵生子。”

  苏敛连忙制止住他即将要脱口的话语,“停停停,我知道了,你别说了。”

  林泽川决然道:“那怎么能行,我必须将利害给你说清楚了。万一你不好好晒太阳,以后跟着赑梦希一样,我该怎么办。”

  苏敛强压住心里的难受,一直不言的秋无枫却是受不住了,预警般的呕了一声,整个人脆弱又无力的呕出酸水来。

  林泽川:“……”

  苏敛在林泽川的督促下,连续晒了半个月的太阳,一身白皙稚嫩的肉隐隐约约有向古铜色发展的趋势。

  林泽川为此还夸了夸她,“你真有巾帼英雄美,是西域那边带了异国风情的美人色。”

  苏敛看了看自己都要晒成和林泽川一样的肤色,罕见的沉默了。

  她觉得林泽川在诓她,并且证据确凿。因为秋无枫在旁边狂笑不止,还有时候叫自己,“黑黑兄嫂。”

  苏敛曾问林泽川,“你是不是故意想把我晒黑,好报复我。”

  林泽川言语诚恳,“我这是为了驱你体内的蛊虫,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

  苏敛:“……我问过了云游郎中,他说,蛊虫不会下崽的。”

  林泽川:“那这能说明什么呢?说明那个郎中目光短浅,眼界狭隘,完全看不到大千世界,故此医术不精,未能明察你体内的蛊虫是会下崽的。”

  苏敛:“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林泽川傲然以应,“你管我的呢。”

  听的林泽川这句话,苏敛就知道这是林泽川解释不了的事情,撒谎痕迹太过于拙劣。

  她从太阳底下起身,双颊被阳光刺的微痛,很踹了林泽川一脚,“滚,你自己变黑就算了,不要纠缠我。”

  秋无枫及时补充,“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苏敛转过身去问他,“别同林鸟了,我这么跟他一起晒着,很快就成乌鸦了。”

  秋无枫抚掌称快,“那这不是很妙吗?正所谓,天下乌鸦一般黑,说明了你和夏刃兄有夫妻相啊。”

  苏敛和林泽川互相同时对望一眼,彼此快速别过头去拒绝道:“不!长成他那丑样,我不如毁容。”

  林泽川说完一愣,目瞪口呲的咆哮,“苏敛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嫌弃我难看,你怎么不看看你。你以前本来就长得难看,现在晒黑了,就更难看了,还好意思笑死我,我告诉你,你嫁给我,是你十辈子的福气。”

  苏敛捂住耳朵,“你别那么大声行不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留枫堡过喜事放鞭炮呢。林泽川,我告诉你,你就是长得不好看。你没王子誉清冷,也无十三俊美,更无阿牧风姿,最后你也无秋无枫的貌美,你说你,怎么好意思说我的?是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苏敛诚实的说出心中想法,“也不是,只要是长得好看的,我都喜欢,只是独独不喜欢你这种黑黢黢类型的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