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敛泽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9

一世敛泽川 席琛. 2019 2019.06.17 22:56

  挑拨之意丝毫不加掩饰说出来的秋无枫,看着苏敛变了又变的脸,到最后忿然作色,一把重重推开他,从榻上动若脱兔的起身,疾如旋踵几个箭步跑出了房间。

  他还没来得及挽留一声,“兄嫂别走。”苏敛衣角已消失在门边了。

  秋无枫怅然若失的望着自己将伸不伸的一手,感叹道:“怎么跑的那么快,我还没来得及说莺莺是谁呢?”

  不知苏敛那日出去做了什么,秋无枫只知那日过后,他向来尊敬的夏刃兄从昏迷中清醒,脸上竟无端的生出了憨货两个字。

  字迹不大不小,正中他眉心。细里一看,这两字笔迹苍劲有力,所构的恰当好处,不亚于古来草书之巅的书法家王羲之。

  秋无枫觉得甚妙,认为这种少之又少的罕见事,搁在夏刃兄身上是莫大的福气,所以十分善解人意的没告诉夏刃。

  苏敛被他此举所感动。短短休养的这几日内,两个很快熟稔,由先前的君子之交很快转变为义结金兰,成为无话不谈的知己好友。颇有高山流水遇知音之情。

  与两人侃侃而谈截然不同的是林泽川一日渐一日低沉的脸。

  身为一个病患,他没能得到好的修养环境。每日,都要听着两个貌似知了的人,在他耳边不停不休的吵闹着,其中还有苏敛时不时明朝暗讽,夹枪带棒的讥诮。

  林泽川将手中盛满汤药的碗往桌上重重一放,“苏敛,我忍你很久了。”

  苏敛眼一垂,做出泫然欲泣的模样。

  秋无枫在旁边插话,“夏刃兄,你怎能如此对兄嫂?”

  林泽川怒意高涨,“我怎么对她了,你说?”

  秋无枫却是转了话,对着苏敛柔声道:“兄嫂,你受委屈了,夏刃兄就是脾气暴躁点,性格极端些,他其实柔情蜜意皆在新中,只是表达不出来罢了。”

  苏敛提了袖,假装拭泪,“胡说,他怎么对我有柔情蜜意。他的柔情蜜意皆给了莺莺姑娘,与我有什么干系。我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三心二意,朝秦暮楚的男人。”

  秋无枫关切道:“兄嫂,你可要相信夏刃兄啊,那莺莺美则美,但怎能与你相提并论。”

  苏敛愈加悲痛,“这让我如何相信?”

  林泽川:“……”

  被无端安上这么多的罪名的林泽川不明觉厉的喝完了养伤的汤药,将着两人往门外一推,“滚。”

  秋无枫挣扎道:“夏刃兄这是作甚,这可是我的留红堡啊,你怎能赶主人走。”

  事实证明,林泽川还是讲道理,明事理之人,他看了眼秋无枫俊美无俦的脸,十分沉重道:“此回,我住在这里,要给你多少银两?”

  秋无枫伸出一根手指来,“不多,大约这个价。”

  林泽川笑道将他的手指扳下,“我知道了,枫弟不必再多说,肯定是十两银子。”

  秋无枫冷下脸,“不可能,最少也是一千两,这可是我单辟出来给你的友情价格。”

  苏敛点头,“秋兄这价格果真是优廉便宜。”

  林泽川:“……我记得,苏敛有一个包袱,在同福客栈放着,里面装了一大堆金叶子,枫弟。”

  秋无枫铁面无私的冷硬心肠,“夏刃兄,你所说的那间客栈,在五天前就被一把大火烧的干干净净了。你让我如何去找?”

  林泽川长叹息,“失策啊。”

  秋无枫冷然道:“当初让你直接将人带回留枫堡。你却不带。”

  苏敛:“?”

  林泽川:“中途有事耽误了,没来得及将人带回来。”

  他此言一出,苏敛脑中思络便活动起来。本以为林泽川救自己是一时兴起,亦或者说是恰巧遇。上。结果从两人的话语中,突兀发现,这件事像是蓄谋已久。

  她收起玩笑心思,问道:“怎么?难道一开始你们就准备将我带到这里来?”

  秋无枫道:“怎么,夏刃兄没告诉你吗?”

  苏敛回头看一眼林泽川,林泽川稍垂着头,她缓缓道:“并未。”

  秋无枫傍观必审,对两人间气氛的变化,仅仅一瞬就一目了然。

  他道:“莫非夏刃兄你没与兄嫂解释清楚?”

  林泽川原本丰神俊朗的脸在近几日伤病的折磨下,惨白若死灰,现今更加惨白上三分。他摇了摇头,“没来得及说,她被我掐晕了。”

  苏敛一愣,万万没想到是不解释的原因是此。她无奈道:“我现在醒了,你就将事情缘由说出来吧。”

  林泽川:“你已经到达这里了,我还需要解释什么,反正目的达到了不是吗。”

  苏敛:“……”

  秋无枫在旁中和道:“夏刃兄肯定是不好意思说,兄嫂我来做解释吧。”

  苏敛:“请。”

  秋无枫道:“兄嫂你自踏进这个小镇起,便被人盯上了。所以我和夏刃兄便想将你带来留枫堡这个安全地方。”

  苏敛抓住重点,“我被什么人盯上了?”

  秋无枫:“这个人,我和夏刃兄皆说不得。但兄嫂你不必担心,只要你安分待在留枫堡,绝对不会有性命之忧。”

  苏敛疑惑道:“可是我踏入这个小镇,遇到的第一件事便是你。”

  秋无枫略有些不好意思道:“那时不知你是兄嫂,这都要怪夏刃兄不告诉我。可不能怪我啊。”

  他又道:“兄嫂你踏入小镇,遇见我的那间客栈是否还记得?”

  苏敛:“自是记得,那里怎么了吗。”

  秋无枫:“那间客栈里的人皆是武林人士,被一人召集在此处。准备埋伏刺杀你。”

  苏敛:“你怎么断定那些都是武林人士?万一有寻常百姓?”

  秋无枫虚虚勾出一个笑来,“兄嫂你不如好好想想,我一无封官加爵,二无声名在外,三无恶名昭彰。若是寻常百姓,怎会对我如此恭敬,一个个行礼俯拜。”

  苏敛痛心疾首,“难道不是你强逼的吗。你看看你那卓越的剑法,还有当初跟在你身边的那位红衣小姑娘,一副镇中恶霸的形象,寻常百姓看了怎么不会怕。”

  秋无枫张目结舌,“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