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敛泽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7狼子野心

一世敛泽川 席琛. 2030 2019.05.13 18:09

  “你爹和皇族苏氏的关系早就如履薄冰了,世人皆知,林大将军鸿鹄之志,狼子野心。有朝一日,必定是这大颛的皇帝。就你刚回来什么都不知道。”

  林泽川仰头灌下一杯酒水,“我现在不知道了吗?”

  王子谨狐疑的瞥他一眼,“你这臭脾气,竟然能如此的冷静?”

  林泽川举杯向着窗口,“不冷静有什么办法。”说完,他捏碎了手中的酒杯。

  王子谨:“……”

  他挪了挪坐下板凳,微不可查的离林泽川远了远。

  林泽川捏碎了一个酒杯后,像是上瘾般,拾起一个又一个的捏。

  王子谨看着瓷片碎粒迸溅着乱飞,还有一个飞进了自己的酒杯里。

  他只能忍气吞声的倒掉酒,沉默的坐在原位上,试图用自己阴恻恻的目光让林泽川不寒而栗。

  显然,林泽川是没有任何感觉的。不仅对他的目光没有感觉,自己手掌心被碎杯瓷片划破了,也不停止。血液滴答滴答的掉落着往地板上滚去,

  眼见血都都潺潺流行到自己脚下了,王子谨出言阻止道,“你这是做什么,有本事回去捏公主,替你爹解决掉这个棘手的敌人。”

  林泽川瞪他一眼,“滚。”

  王子谨扇子一摇,“公主不是什么善茬,我知道你不行,所以就说说而已,想人当时才八岁的年龄,就代着当今陛下垂帘听政了。”

  说完后,想了想,觉得不能有失公准,以免让林泽川以为自己和他爹是一丘之貉。以后林泽川大大咧咧的说露嘴给苏敛了,自己就要倒大霉。

  于是又道:“不过你爹更不是什么善茬,表面是忠烈,内地里就是要啃人骨头的狼。”

  这句说完,又觉得不对劲。当着人面说他父亲,会不会遭受到肉体的摧残。

  他看到了看林泽川脸色,“我这么说,你该不介意吧。毕竟你那爹也真不是个东西。你五岁时就被他送到军营里去了。我还记得你走的时候,从京都哭到了军营。人家都说古有孟姜女哭长城,今有林家独子哭京都。”

  林泽川沉默了一会,抬头勉强笑了笑,“不介意,这都很正常的事情。”

  一看林泽川不介意,王子谨就越发来劲,颇有一番为林泽川打抱不平的架势。实则是他爹跟自己兄长老不对付。

  他兄长此人虽说是冷面阎王,跟他不太亲近,但因血脉相连,骨子里的互相爱护是改变不了的。

  他这一吐槽,就源源不断的怎么也停歇不下来。

  “你爹啊,表面装的痴情无比,对自己过世夫人爱的死去活来的。内地里,在清月坊里圈养的一堆姑娘,真是臭不要脸,为老不尊。”

  “就像他表面装的真诚,为国为民。每次朝廷发派的赈灾银两,却都被他中途拦路打劫抢了去。我兄长有一次护送,还被你爹手底下的一群人砍了个半死不活的,”

  “你爹这个人也挺冷酷无情的,俗话说,虎毒不食子,他虽没食你,可把你当成一颗随意使用的棋子利用你。要不是长公主征婚,你从军营回的来吗?”

  王子谨话说的太过于果断决绝,等到他发现林泽川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往日丰神俊朗的一人抱着酒壶蜷缩身形,窝在椅凳上,大睁着眼,不知道看向何方。

  王子谨伸手在他面前摇了摇,林泽川没有任何反应,狼藉的室内气氛突然凝滞,与楼下酒肆里的叫好声形成鲜明对比。

  林泽川呆愣的坐在桌前,仿佛老僧入定般。手心鲜血淋漓,蜿蜒般的染红了一只胳膊。

  王子谨看的触目惊心,连推带吼的唤着林泽川,喊破嗓子了,林泽川还是那副模样。

  随着血流不止,林泽川脸色逐渐变得苍白,连带着嘴唇都泛白。

  王子谨焦急万分,自己一个人又唤不醒他,旋即启步往厢房外走去,想唤人来帮忙。刚动了动脚,月色浅光中,一条轻影从大敞的窗户外跃了进来。

  王子谨一愣,开了扇子挡在林泽川面前,问道:“你是?”

  从窗口跃入的人,高束黑发,唇齿红白,容貌妖冶艳丽。若不是有喉结的存在,活脱脱一女子。

  来人脸上神情冷冷淡淡,丝毫不回答他的问题。直说来意道:“星胥公主派我来接人。”

  一提苏敛的封号,王子谨立马合住扇子,心里小骂一句,“娘娘腔。”表面端出笑脸询问道:“您请。”

  待人背着瘫软的林泽川离开后,王子谨迅速朝楼下奔去,发挥出自己平时内藏的潜力,一气呵成的跑回了家。

  他虽未娶亲,可还是听说过妻管严,母老虎这两个词汇的。而苏敛跟这两个词汇的契合度肯定是百分之百。今日林泽川找自己喝酒,还受不了伤。万一苏敛怒火中烧,火烧林泽川,殃及自己这条池鱼怎么办。

  还是先寻求兄长的庇护来保全自己一条小命要紧。

  林泽川一觉醒来,迷蒙中只觉得身底下压的东西很舒服,双手所及之处一片温暖,他忍不住拿脸去蹭了蹭。

  蹭了蹭,才觉得不对劲。怎么这东西的触感还有分明的棱角。

  他努力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刚刚一直在蹭苏敛的脸。而自己搂着苏敛的腰,像个八爪鱼一般的将苏敛牢牢束于怀中。

  林泽川脑海中轰然一炸,空白成一片,连带着顿时惊起一身冷汗,

  更为惊悚的是,苏敛黑睫颤了两颤,一副要醒来的模样。林泽川见势不对,可又躲闪不及,惶恐急切的松开了手,在床上乱动了几下,慌忙无措,走投无路下赶忙闭上了眼睛。

  没了视觉,耳力就会好很多。林泽川紧闭着双眼,听着旁边苏敛起床的声音。

  自己和苏敛同盖的被褥忽的被揭开,林泽川被清晨的冷气惊的一个激灵,打了个颤。

  打完冷颤后,又是一身冷汗。害怕苏敛发现他装睡。更害怕自己睁眼后,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突发事件。

  昨夜他记忆未断层前,一直同王子谨在喝酒。

  难不成是王子谨送自己回来这龙潭虎穴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