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敛泽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皇朝历史

一世敛泽川 席琛. 2172 2019.05.19 22:54

  渐走渐奢华的深宫闱阙里,住着大颛万人之上的帝王,崇宁帝。

  崇宁帝名讳苏牧,年岁尚幼,不过舞象之年的孺子少年。

  为何当代皇权的统领者年岁如此幼嫩,要从上代当权者崇明帝论起。

  大颛皇朝在这片华夏地土上已历几百年的光阴岁月,所经有盛世繁华,海清河晏。但它在洪荒的历史长河中也稀松平常的像寻常的皇朝一般,有起有伏。于是在经历了三四百年的和平后,大颛皇朝在几代荒淫帝王的带领下,一路呈下坡趋势,伏伏伏差点伏了个国破家亡。

  到了苏敛她父皇崇明帝当权时,尤为不济。不济到西荒的蛮子们直接一路破城杀至京都,他都无可奈何。

  只是这时候出了位英雄,名唤林清,是禁卫军里的一个小统领。一把银枪,轻轻松松将一群蛮子镇压回了西荒之地。

  全国人民很感动,崇明帝也很感动,感动到没有任何防备之心的将兵权交给了林清。自从有了兵权,林清摇身一变,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林大将军。

  功高盖主,民心所向的有权大将军,在接触了朝堂之上的利益后,也不可避免的从忠烈一路崩坏向着奸佞权臣方面发展。

  崇明帝反应过来之时,为时已晚。百万大军的兵权已悉数掌握在了林将军手里。他有心无力,能做到的只是在奸臣林将军的步步逼近中,奋力维护自己将死的王权。

  在严峻的压迫下,崇明帝身体逐渐衰败无力,迈向死亡的终途。他死了,但大颛皇朝还没有死。此时的皇朝就是一个烂摊子,内忧外患,内有一手遮天嚣张跋扈的林将军,外有狠厉凶悍的西荒蛮子。

  但总有不怕死,气洁高静的忠臣据理力争,明枪暗夺的扶持着年幼的君主登位。他就是前任丞相,在新皇崇宁帝登位的第二天,被人暗杀在家中。

  而崇明帝亲子苏牧,在忠臣鲜血的奠基下,五岁登基,称名崇宁帝,年号开明。

  传说大颛当代帝王苏牧即生那刻,天地风云涌聚,雷电劈闪蹑窜。紫薇星驰,隐世凤凰鸣啼不歇。连绵磅礴大雨连着下了三天三夜。

  这一切自然是胡乱传说的。京都地处江南,本就多雨。更遑论苏牧恰逢四月多雨时节出生,一场雨自然是没完没了的下个不停。偶尔几个闪电,几声鸦啼。

  不过这个版本能在大颛王朝盛行的有理有据,来源于年幼的君王竟然能在林将军的虎视眈眈下,完好无损的度过了十年。

  这种不太可能的事情,一般人都会往玄学方面想。所以苏牧就满覆荣光的被世人当成天上星下凡历劫来歌颂。

  事情的真相却比较戏剧性,死去的丞相手里有上上任大颛君王遗留下来的兵符。这一道兵符拯救了在夹缝中生存的年幼君王,也硬生生的将林将军所掌的百万大军分出来一半,归结在了崇宁帝手中。

  至此,林将军与崇宁帝同等势力相对抗衡。

  林将军本以为只需要对付这幼龄君王,但他却忘了崇明帝还留有一女。而这一女,就是星胥公主苏敛。他顺风顺水的征霸历程中,也因为苏敛吃了次大亏。

  这次大亏是他的第一次逼宫,本以为手到擒来的兵符,在他踏入京都皇宫后,反被围剿着困顿,若不是他要挟边疆安危,累及鲜血人头的皇宫深处,也会添上他的一抹殷红。

  此次大亏,让他反省了许多,逐渐沉静下浮躁的心,开始蛰伏休养,暗中发展势力,准备一举歼灭苏氏王朝,让那苏敛死无葬身之地。

  被林将军记恨在心十年的苏敛正走在宽敞的皇道上,感受着久违的脚下触感。差点热泪盈眶的扑在石砖上哭泣。

  林府,好惨绝人寰一地方。

  她一路畅行无阻的直奔崇宁帝寝宫而去。门口站着两三侍女太监,看到苏敛来了,都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苏敛:“?”

  难道宫中最近人人都染了风寒?将心中的疑问暂且压下,苏敛推门而入,刚巧看到一个黄影敏捷如兔的往床上扑去,顺带着在被子里滚了两滚。

  苏敛:“?”

  她缓缓靠近床边,重重的龙纹薄纱床幔里,一人身着绣满山水雾气腾袅的明黄龙袍,柔柔弱弱的瘫倒在厚重的繁纹被褥里,露出一张小巧稚嫩的脸,

  “阿姐,你终于回来了,我…我,是不是要死了。”

  苏敛揭开床幔,坐至床边,仔细看了看他红润的面容和闪闪发光的眼眸,沉重且哀痛的点了点头。

  “阿牧,是姐姐来迟了,你现在就禅位吧。哦,忘了说,你喜欢的墓是什么样的?我赶忙遣了人去给你修筑。”

  苏牧咳嗽两声,捂住胸口像是喘不过气一般,“阿,阿姐,你,你就不,抢救,一下吗?”

  苏敛执起他的手,温柔的摩挲了许久,低声道:“你且安心的去吧。我看你现在病入膏肓,多活的日子也是痛苦的。不如早死早解脱。”

  在床上虚弱着的苏牧听到这句冷心至极的话,又活力满满的从被里钻出,指责道:“阿姐,你嫁入林府不过四日,便不见我这个弟弟放在心里对待了。我生病了,你还说出这些话来刺激我。”

  苏敛将他的手丢开,“哦?你刚刚往被里扑的速度有些下降了。”

  苏牧又倒回床榻里,“阿姐,我肚子好痛,阿姐,我不行。”

  看着捂着胸口喊肚子痛的弟弟,苏敛陷入了沉思,以往直觉得苏牧一直暗藏着痴傻病,好像在今天得到了应证。

  她瞅了瞅苏牧。

  苏牧:“你干嘛用这么复杂的眼光看着我。”

  苏敛转过视线,“没什么。就是觉得你,……”

  苏牧揽着她的腰身,脸埋进她的怀里,毛茸茸的头颅动个不停,“我怎么了吗?阿姐,我好想你,你都不想我。你看,有个成语叫,三日不见,刮目相看。我三日不见你了,想你想的眼睛都不好了。”

  苏敛:“……,那个成语是在说,一个人短时间内发生很大变化。我没变化的。”

  苏牧抬起头来,愣愣的看着她,“不是,阿姐,我没说你变化,我的意思是我很想你。………我记起来了!那个成语叫,一日不见,刮目相看。”

  “……”

  “三日不见,如隔三秋!”

  “……”

  “如隔三秋,刮目相看。”

  苏敛努力找回自己的声音,“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对对对,阿姐真聪明。”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