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敛泽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8

一世敛泽川 席琛. 2060 2019.06.28 07:26

  所谓的践行宴就是看两个醉鬼勾肩搭背的划拳猜酒。

  苏敛强忍住心里的不适感,就差把酒坛子摔秋无枫脸上了。

  什么叫做,“夏刃兄,苦了你了。”

  “夏刃兄,你真惨。”

  “夏刃兄,我的夏刃兄啊,你怎么那么可怜。以后要好好照顾兄嫂啊。”

  说到最后,两个人还抱在一起,彼此嚎啕大哭了起来。

  果然人不可貌相,秋无枫平日里端的雅客文人,在好酒的洗髓下,开始原形毕露。

  抱着林泽川不肯撒手,林泽川则是反抱住他。

  两人抱在一起不知道在鬼哭狼嚎些什么。

  等到两个尽兴,夜里的雨也停了。苏敛扶持着林泽川回房,一路上林泽川折腾个不断,几次挥胳膊都打到了苏敛。

  苏敛一张面容上已经可见几个红肿的掌印,被自己扶住的人又折腾个不断。

  蹦蹦跳跳的要去踩水玩。

  苏敛被他童稚的模样斗笑,责令声怎么也说不出口,只能连哄带骗的人将人扶回了房间。

  回了房的林泽川酒疯还是没散,苏敛将他安顿好在床上,看林泽川安分的窝在被子里,独独露出毛茸茸的头,和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苏敛摸了摸他的脸,夸赞道:“真乖,现在开始好好睡觉,好吗?”

  躲在被中的林泽川乖巧的点了点头,下一秒,突然从被中跳出来,赤着脚将屋内价值千金的唐窑花瓷一把挥到地上。

  瓷器碎裂音在寂静的夜里很清晰,还不等苏敛发作,林泽川又爬回了被窝里,拿脸蹭苏敛的手,颠三倒四的说道,“我,我给你买。不准,喜欢。不准,喜欢别人家,的东西!”

  苏敛心想你领的那些俸禄得有个十年才买的起这个花瓶。但她面上仍是带满了安抚之意,“好好好,你给我买,不过你现在得乖乖睡觉,知道吗?”

  林泽川突然一声哭了出来,呜咽道:“不睡觉,不睡觉!”

  看一个哭哭啼啼的大男人,实在不是什么好场景。但若这个男人是自己心悦之人,就另当别论了。

  苏敛心揪着跟林泽川的哭声一样疼痛,她能感受到这是林泽川常年绷驰在表面的假象,随着酒液逐渐崩踏,露出苦涩酸楚的内置。

  林泽川哭了一会便停了,苏敛取了锦帕给他擦脸,林泽川开始抽抽搭搭道:“不能睡,不能睡!”

  苏敛连忙哄道:“好好好,不睡不睡,嗯?”

  林泽川抓紧她的手,带了点幼崽寻求慰藉的模样,拿额头抵着苏敛的手。

  “不能睡!娘亲就是那样睡没的。你不能睡,我不想让你离开我,你不要睡。”

  苏敛伸出手摸着他细软的头发,这倒是林泽川第一次提他的故事,一提就令人心酸至极。

  林泽川幼时被林清送到军营,美名曰为磨炼,实则是流放。一个不受宠爱的将军幼子,放到恶劣环境的边疆,不知他是怎么一点一点长大,一点一点承受过来。

  就算林清没将他送到边疆,而是送到了江湖中。一个稚子,单枪匹马的在江湖上闯出名声,又是耗费了多大的代价,

  她保证道:“好,我不睡,我在这里,哪儿都不去,你不要担心,好不好。”

  林泽川点了点头,往被子缩了缩,“你答应我的,不会离开我!”

  苏敛抚了抚他湿润的眼角,忽而将头底下,额头紧贴上林泽川的额头,两人面部距离不过分毫,眼中皆是彼此。苏敛温声说道。

  “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字字断,也表明了她坚定的的心意。

  年少何谓爱恨,一生最心动。

  林泽川一觉醒来后,直觉得崩溃。唐窑花瓷怎么会碎,而且苏敛已经劲装待发的只等自己收拾妥当了。

  他看着地上的碎片,问道:“我们这么早跑路,就是为了防止被秋无枫勒索吗?”

  苏敛给他整了整衣袍,“不然呢。”

  林泽川:“你打碎的?”

  苏敛面色登时复杂了起来,思量自己要不要将他昨晚干的蠢事道出来,

  却看林泽川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不用担心,不就是个唐窑花瓷吗,到时候我来赔,你别露出那种难堪的表情了,身为你的夫婿,我有责任来养你。”

  苏敛:“……有个真相,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林泽川满面正直:“什么事,你说就是了。”

  苏敛看着他,突然伸手捶了一下他的肩膀,道:“算了,没什么,咱们赶紧走吧。”

  林泽川云里雾里,问了苏敛半天,到底是什么真相。

  苏敛半字不露,直让他收拾东西,快别废话那么多了。

  两人临行前,璀璨星子还未下天际,林泽川说什么也得再去看看他的枫弟一眼。

  苏敛明晓分别之苦,便跟着他去了。

  昏暗的房间里,苏敛复杂的面色上在添加上了尴尬,她看着林泽川拿起蘸墨的毛笔在秋无枫脸上画上了几只大王八。

  画完后,又急急忙拉着苏敛出门,快乐道:“我总算报复回来了,想我刚进堡的那几日,这人竟然大着胆子在我脸上乱涂乱画的,真是岂有此理,看我今天让他也丢人。”

  真正的罪魁祸首苏某心里很复杂,她选择将真相埋于心里。

  有时候,坦诚不能促进双方感情,反而会令好不容易缓和的两人大打出手。

  留枫堡内不大不小,苏敛跟着林泽川一同偷偷摸摸的出了府。

  别问为何这么狼狈,问就是没钱赔东西。

  此时清晨已到来,星子自天际陨落,夜幕开始褪去,初升朝曦自泛起鱼肚白的天空中尖尖的露出来。

  林泽川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凉风,满足道:“清晨的风,多么怡人又清新,希望有些人以后可以起来早些,不要贪懒窝在床上。”

  紧接着,苏敛冒冒失失的扑到他的背上,张牙舞爪道:“我昨晚为了照顾醉酒的你,没有好好休息,你必须背我。”

  林泽川将她背起,转头又问:“凭什么背你,给我下去。”

  复又加了一句,“背你可以,必须亲我一口。”

  话语刚落,苏敛的一吻就来。

  林泽川立马羞红了脸,恶声恶气道:“你,你还知不知羞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