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敛泽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挨骂

一世敛泽川 席琛. 2754 2019.05.09 16:03

  林泽川从青楼奔出,如鱼得水般的涌入熙熙攘攘的街道中,不一会就消失在了芸芸众生中。

  苏敛站在青楼门口,远眺着看了几眼,摩肩擦踵的人群中,每个人像他,却又不是他。

  影十三半身隐于阴暗中,请旨道:“公主,我去跟着他。”

  苏敛摇了摇手,“不用管他,我先回府拜见母亲。你留在这里收拾残局,待一切整备完毕后再回来。”

  “是。”

  门口已有备好的软轿,苏敛被影十三扶持着坐上,一路颠簸着往林府行去。

  花轿内部顶上别着一封书信,苏敛取下展开来看。

  上面记载着林府现今主母的信息。

  林将军一生只娶了两方夫人,大夫人现已香消玉殒,其下留有一子,林泽川。

  二夫人嫁入林府的数十年,不见子嗣。但因林将军不再娶,所以这主母之位就交由她了。

  这二夫人是寻常农家的幼女,小时不受宠,常年被娘家的人灌输,夫为天,子为地,女子无才便是德。

  机缘巧合之下,因缘救了落难林将军而结亲,一朝腾飞变凤凰。

  二夫人山鸡变凤凰,先前倒拘谨。后来便放的开了,有了凤凰命,自然也有了凤凰该有的脾气,矜贵狂妄,目中无人。

  但至始至终都没有凤凰的实力。

  见风使舵,仗势欺人,色厉内荏算她的特色。

  这几年被养出些脾性,再加上林将军将内院交托给她,越发的娇纵无知了起来。

  信上最后落笔,龙飞凤舞大大的一个忍字。

  苏敛抚了抚那个忍字,漾出一个笑容来。仿佛看见了自家弟弟紧蹙着眉头,又是担心又是惶恐的写下这么一个字来。

  待回府后,苏敛先去林府祠堂内给大夫人上了香,而后转了脚步去二夫人的居所。

  二夫人的居所位于林府正中央,是一间的主院。

  一路看来,发现此地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俗!

  实在是俗不可耐,惨不忍睹。二夫人为了展示自己雄厚的财力,一路上铺撒些金银玉石。

  本是黄泉不祥之花寓意的曼珠沙华被她种了满院,里面掺杂着狗尾巴草,大红大绿的很是醒眼。

  内里的小池塘也难逃摧残,里面栽种的全是些芦苇,芦苇深处还听得见有大白鹅的叫声。

  苏敛闪身避过上前来啄她腿部的大白鹅,加快脚步往主屋里行去。

  仅仅一段小路,她还是被满园堆砌的零乱玉石磕碰着崴了脚。

  苏敛强忍着疼痛,想着这院内如此少的下人不是没有理由的。

  主屋内的二夫人正品着茶,看着苏敛来了,抬起眼皮轻飘飘的瞅了一眼,一派不屑,懒散模样。

  苏敛被她轻待,面色不改。从主屋下座的小桌上,随意扲起一个窑瓷茶杯,微微欠身递与二夫人。

  “母亲,是我来的晚了,请用茶。”

  敷衍的奉茶的行为,二夫人冷哼一声,“你这是看不起我?”

  苏敛笑道:“怎么会呢,我想着母亲你院中的茶便是最好的茶。所以拿着最好的一杯茶。奉于你。”

  如此一说,她便被苏敛夸了,顺带着被捧上了高位。二夫人也不好意思借题发挥,挤兑苏敛的不懂敬老。

  她穿金戴银的手接过这朴素无华的茶杯。询问道:“昨夜,你与泽川?”

  苏敛自寻了位置坐下,从怀中掏出染血的床布递与她。

  二夫人伸手接过这块布缕,淡淡的瞥了一眼,随手扔给在旁服侍的丫鬟。

  出言道:“昨夜不是听说泽川去青楼了吗?你莫非拿着鸡血来蒙我。”

  苏敛笑道:“我昨夜去青楼寻泽川一事,你不知道吗?”

  林夫人小尝一口苏敛为她奉的茶,“林府里上上下下的事都需我操心,那种微不足道的小事,交由下人去办,下人去知晓就对了。

  苏敛也拿起桌上丫鬟备来的茶,揭起瓷盖拂了拂茶叶,语气温和平静,像是在叙诉一件事般。

  “固步自封的蠢货自然是看不见真正的大事。她们惯常用自己狭隘的眼界去定义人和事。”

  此言一出,屋内的气氛凛然剑拔弩张了起来。

  虽未明说,但苏敛指槐骂桑之意,是个人都能听出来。

  二夫人脸上愠怒之色一瞬显了出来,她常居林府,不知苏敛的外界风评如何。以为苏敛只是个柔柔弱弱,懂礼数的皇都公主。

  现在被苏敛直对着骂,脸上登时挂不住,正欲发作。苏敛又是改了语气,突然服软,“母亲,刚刚是我的错。”

  二夫人看她认真恳切的模样,脸上皆是焦急和慌张神情。她喜从心来,以为苏敛这是怕自己发怒。挥了挥手,让屋内的丫鬟侍女退下。

  想私底下教育数落一番苏敛。

  林府的丫鬟训练的乖巧懂事,垂首一个个退下,顺便贴心的关上了房门。

  待人都悉数退下后,二夫人视线在苏敛身上转了转,想着该如何警醒。让这苏敛明白,就算她是大颛的长公主,入了林府,也只能依她为主。

  昨日在婚典大礼上,她受林将军的压制下,被迫受辱。今日苏敛只是给她奉了杯茶,多余的话不说,甚至连跪拜礼都没有,刚刚还同她犟嘴。

  二夫人清了清嗓子,“你现在嫁进我们林府,就是我们林府的媳妇。”

  苏敛点了点头。

  “既然自己的身份,为什么不按礼数的给我磕个头。昨日拜堂也是,大庭观众之下还让我们反过来给你磕头。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请神仙呢。”

  苏敛饮下一口自己吹拂了好久的冷茶,看着二夫人,脸上不复刚刚的慌张模样,很是正派的说道。

  “上个让我跪拜的是仙逝多年的父王。若母亲不介意,我不介意给你一拜,拜你折寿三年,亦或是早死早超生?”

  林夫人没想到她能说出这种话来,重重合上茶杯。

  “皇城中没人教你如何说话吗?”

  苏敛处于下座,气势却是不弱。屋内只余两人时,她在皇宫中浸养多年的上位者气魄一下子展露了出来。

  “有啊,教我的太傅才学八斗,能说会道。若是你想追根究底的跟他探讨一下我的说话方式,我不介意你饮鸠毒,吊白绫,去黄泉和他一会。”

  二夫人气的七窍生烟,张口准备来反驳两三句,还未说出来,苏敛又道。

  “你身份官籍没有我高,就算我嫁入林府了。我也是公主。林将军逝世的正夫人是丞相之女,见到我也要下跪。更何况,你现在只是个侧房夫人。”

  不待二夫人反应,苏敛歇了一口气,继续滔滔不绝的说,“正夫人死了十六年,林将军有数次机会可以将你扶正,可是他没有,你猜想,这是为什么?一个下贱出生,我为你奉茶是你三生三世修来的福气,你还不知足。说白了你这人就是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给脸不要脸的那一号人物。给你点恩宠你就当成天赐的恩典了一般,活的跟个摇尾乞怜的哈巴狗有什么区别。在府里这么多年,没有屁点作用,还耀武扬威的展露自己的无知和低俗,你说说你这人作什么孽呢。滚。”

  林夫人本为了教训警醒苏敛,遣退了所有下人。如今倒是方便了苏敛骂她。

  被苏敛语气之理所当然,行动之风轻云淡,气质之娴静文雅的劈头盖脸骂着。

  她承受不住的提着帕子捂住胸口,手指颤抖的指着苏敛,“你,你!”

  苏敛盈盈一笑,“我,我,我,我什么我,莫非你现在又结巴了不成。还是你早就有此隐疾,所以装腔作势来掩盖你这口吃的毛病?你这个人也是很卑微,一点点口吃就要这么隐瞒着,是不是怕林将军一不开心就休了你啊?林将军这么多年来,在你房中留宿多少次,你心里不清楚吗。你真以为他不娶别的女人,你的位置就会巩固无忧吗?别忘了,他可是将军,而你,算个笑话。”

  “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你以为你的公主还能做多久,等着,等着!”

  苏敛脸上笑容愈发灿烂,“此言何意,莫非你知道了什么?是你要谋反还是林将军要谋反?”

  话语刚落,房门被人从外面踹开,林泽川凶煞着一张脸进来。

  甫进来,看到林夫人的梨花带雨,就急急呵斥,“苏敛,你在干什么?又要做些害人的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