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敛泽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8利用

一世敛泽川 席琛. 2059 2019.05.14 21:56

  苏敛下床行踏脚步声渐渐消失,好一会儿,林泽川才敢谨慎的睁开眼。

  屋外天色已经大亮,旭日东升,新的一天启程。日光温暖和煦,斜斜透过窗扉撒进静谧安宁的屋内,造出岁月静好之感。

  如果这不是苏敛的卧室,林泽川心中会很惬意。

  上一次他和苏敛躺上一张床时,还是在进行一场荒唐情事。

  平日里强势不让分毫的人,软软的被自己抱于怀中,嘴里呢喃啜泣意外惹人怜爱。

  指尖轻触了触旁侧的柔软被褥,上面还残存着余温。

  这余温似极了燎原之火,本是星星点点,却在自己的心中越烧越旺,越烧越发口干舌燥。

  林泽川深深的唾弃自己,一日之计在于晨,怎能将自己的心思安在一个居心裹测的女人身上。

  但是昨夜不知不觉与苏敛同塌,还是得检查下自己清白的安危。

  小心翼翼扯开被子,往下一瞄。

  还好,自己的裤子完好无损的存在,没有受到什么惨绝人寰的摧残。自己干净的躯体,也没有什么受到什么猥亵。

  又抱着被子在宽大的榻上翻滚了几圈,林泽川胡乱挠了挠头发,从床上起身。

  正下床落脚时,门扉“吱呀”一声响开,苏敛端了盆净水进来,两人直直对上眼。

  林泽川经过刚刚的一阵折腾烦恼,已经不在怯惧惊惶了。但跟苏敛眼眸相对,还是一阵心烦意乱,赶忙转开了视线,崩了崩脸皮,做出不怒自威的模样。

  苏敛自是不搭理他的不自在,进屋放了盆,径直走到床前,拿出一条软巾来给他擦脸。林泽川假意做出的严肃面容立马崩塌,他红着脸,边伸手截住湿凉的软巾。

  边说道,“你,你干什么啊你。”

  刚接触到湿巾,手掌心就是一阵刺痛。林泽川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苏敛已经快速抽回湿巾。转而将他的手摊平,蹙眉看着鲜血逐渐溢出,责怪道:“怎么做事如此鲁莽不小心,若你不愿,吆喝一声即可。”

  林泽川的手被她抓着,一阵轻颤。苏敛以为他是痛了,低头吹了吹。

  如此关切呵护的模样,让林泽川都有恍惚的错觉,觉得自己掌心细碎小巧伤口,其实是深入骨脊的重伤。

  他自小生活在兵营里,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伤都受过。兵营里的人都是同他一样的糙汉俗人,奉行流血不流泪,区区小伤,何足挂齿。

  久而久之养成了习惯,受伤就受伤,反正它会自己好起来,不必挂怀在心,即使痛的在厉害,他也觉得无畏。

  除非是什么重伤,他才会稍微留意一下。

  今日自己手掌处这么微乎其微的几道小伤口,得到苏敛这么对待,他在心中诽恻苏敛大惊小怪以外,还是有些感动的。

  想抽回手,却被苏敛抓的更紧。苏敛扯了帕出来给他细细拭去血珠,又从袖中掏出药膏给他涂抹,抚慰道:“别怕,过一会就不痛了。”

  铁骨铮铮的林泽川心口蓦然一疼。

  他小时候,也是个娇生惯养的贵娃娃。不小心摔一跤,整个府邸就会闹的鸡飞狗跳的。他整个人届时会被涂上一层又一层的伤膏,还会有安抚他的蜜糖。

  可自从他娘亲走了,他也就没什么人宝贵了。

  幼齿年龄到达军营,遇到劳苦的训练,他会哭,不小心擦破皮了,他也会哭。可当他哭的时候,就会有人指指点嘲弄他道,“骁勇神将的儿子竟然是个这幅样子,一点小伤都哭,莫非是个废物。”

  他虽小,但讥讽嘲笑的语气还是能感觉出来的。尤其是在自己哭的时候,这种感觉就会更多。

  渐渐的,他就不哭了,他开始变的吃苦耐劳,变的坚毅刚劲。他开始在军队外大杀四方,仅凭自己的力量,做上了将军的位置。

  这时候,就再也没有人说他的不是,再也没有人敢对他进行讥讽,只有每个人的敬仰赞叹,恭恭敬敬。

  他也在自我改变的途径中忘了自己原本的娇气模样,今日粗糙有茧的手掌心,被人如待珍宝似得爱护着。

  一瞬如鲠在喉。

  但他却也清楚的知道,这种关切爱好,也是带有的目地的好。

  这个人,不过是利用自己,利用自己击垮林家。好巩固王权的皇族公主。

  林泽川用力抽回了自己的手,不发一言的将刚涂好的药膏胡乱粗暴的抹擦在自己衣袖上。

  很快刚止血的掌心又很快溢出血来。

  林泽川却浑然不知,动作更加凶残暴戾,仿佛在用力的擦拭什么污秽东西一般。

  浮于表皮的伤口虽浅,流血却是不少。

  苏敛蹙眉看他自残模样,以为他自己同自己置气,便说道:“怎么了,你这是做什么?若是生气,也不要伤害自己。”

  林泽川不回答,他喉中似被什么东西塞住了一样,咽不下去吐不出来,连带着说话都哽的难受。直觉得自己手上再无药膏清凉黏腻的感觉,才停下动作。

  苏敛此刻的神情已算的上非常难看了,她对着林泽川厉言道:“你这是做什么?大早上的图喜庆让我眼中尽见红色呢?如此胡闹,是想作甚。”

  林泽川垂下头怔怔的看着自己鲜血淋漓的手。忽然逐字低沉道:“苏敛,你对我这么好,是想利用我,然后让我家破人亡吗?”

  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让苏敛瞬间僵直了背,也头次因为林泽川直白的个性无措了会,后又舒展开来。她本是八面玲珑,心思活络之人,随意胡扯出一句话,轻而易举。

  “我从未想过利用你。也不会让你家破人亡,但我也不会将苏家的王朝拱手让人。”

  说完,为了增添话的可信度,还伸出手去抓林泽川的手,神色无比认真,“泽川,我不知谁同你说的这些话。但你要相信我,我嫁给你,绝非带有目的性。”

  “……”

  “泽川,你相信我。”

  “……”

  “泽川,我只是想嫁给你。”

  “……”

  说到最后,她口干舌燥,林泽川也只是看她一眼,惨淡的摇了摇头,“可我又有什么地方值得让你嫁给我。你不过是想对付我的父亲,才嫁给我。与其说你嫁给我,不如说你想嫁给林府,可惜林府这代只有我一个子嗣,你没有办法,你只能嫁给我。”

  他暗自嘶哑了声线,“苏敛,我虽然不懂你们的阴谋诡计,可我也不傻。”

  “你不过是想利用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