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敛泽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3

一世敛泽川 席琛. 2004 2019.06.21 23:03

  “小偷?”

  林泽川伸手点了点她额头,笑道:“不然呢?”

  假想情敌消失,苏敛心中豁然开朗,但还是紧绷着脸,“那你好好解释下,你新婚之夜为什么要说娶莺莺。还要娶那莹莹?”

  耳闻苏敛翻旧账翻的一字不差,林泽川手疾眼快的收拾着药碗,笑吟吟道:“你大病初愈,应多休息才是,我还有事,先告辞了,你快点睡觉吧,晚安。”

  苏敛冷哼一声,把臂斜视着他,“你这掩饰还能在虚假一点吗?你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是晌午时分啊,你跟我说什么晚安。我看你是想哄我早些安息,好去找你的莺莺。”

  林泽川手一顿,将快要抖出手的药碗重新抓回手里,扶额头痛道:“我真与那莺莺没什么关系。”

  苏敛眄他一眼,“没什么关系你怎么不好好给我解释,肯定是有关系的!”

  暴躁的林泽川将碗随意搁置在地上,重重一拍床栏,怒吼道:“苏敛,你这是在胡搅蛮缠,反正我说了,没有任何的关系,你爱信不信!”

  吼完后又立马后悔,尤其是看到眼前人蓦然盈上泪水的杏眼,林泽川张目结舌的半天,心中无限的后悔,想说出几句抱歉的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口中的安慰词百转千回的绕了许久,碍于面子,还是没吐出来半句。

  他从小都在军营长大,接触到的皆是些行军打仗,兵法计谋。对情场之上的风花雪月事知之甚少,完全不懂的眼前此状态该如何处理。

  诚然,他是真的打心底觉得苏敛此次清醒后脑子不太正常,能在一件无关轻重的事上计较这么久。但当他看到苏敛莫名的伤心神色,还是于心不忍。

  气氛僵持中,林泽川轻声道:“我真的和那莺莺没关系啊。”

  苏敛拉过被子盖住头,“睡觉了,滚出去。”

  秋无枫刚踏进院子,便瞧的林泽川端着破碎药碗悻然的从苏敛房中退出来,走近了一看,他姣好面容上还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只青乌熊猫眼。

  “呦,夏刃兄,你今日的情况可是有些激烈啊。”秋无枫显然没有一个身为好友的觉悟,即刻不厚道的笑了出来。

  林泽川哀怨的觑他一眼,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秋无枫笑道:“诶,闲来无事随处走走,不知不觉就走到此处了,哈~”

  他看着林泽川越来越显难看的脸色,硬生生憋回脱口而出的笑声,瞬间变转为关心神色,“夏刃兄这是遭遇何事了,怎么如此狼狈。”

  脸部深受重创的林泽川心酸的叹出一口气,“你见过女人翻脸不认人的无情无义吗?我就是深此迫害的例子,枫弟,听我一句劝,以后切勿娶妻,是悲哀是,是天大的悲哀啊!”

  秋无枫好奇道:“那夏刃兄你是怎么受到迫害了,不如给我讲讲,憋在心里也不好受。”

  有此知心好友,林泽川深感欣慰,开始了他的倾诉之语,但他也着实忘了秋无枫此人的好八卦和幸灾乐祸。

  他沉痛道:“唉,刚刚我蹲地收拾药碗,那苏敛突然从床上起身给我蒙上被子,……枫弟,往后的事我都不提了,你自行想象吧。”

  秋无枫隐忍的克制住翘起的嘴角,“好的,听夏刃兄你口中所说,应是兄嫂打了你一顿,兄嫂果真是巾帼英雄,令人敬佩啊。”

  林泽川:“你?”

  秋无枫立刻改了话,“兄嫂此人实在是太不懂礼数了,竟然不唯夫命是从,还对夏刃兄你动手动脚的,真是无理无德,夏刃兄考虑考虑休妻吧。”

  林泽川摇了摇手,“这倒不至于,就是这苏敛有些过分,怎么竟打我脸,打别的地方不好吗,让我怎么出去见人。”

  秋无枫连忙附和,“对对对,夏刃兄说的对。”

  林泽川看他一眼,不快道:“你怎么没有自己的一点想法,跟着我一直说干嘛。”

  秋无枫直感伴兄如伴虎,他转了话头,“诶,大哥,兄嫂为何要打你啊。”

  林泽川铁青了一张脸,“我怎么知道啊,你说她好端端的,跟我一个劲的提莺莺,我解释说了一大堆,她还是不信,一直说个不停的,这样的女人,烦不烦。”

  论起莺莺这个人在苏敛心中的芥蒂,秋无枫的推波助澜必不可少,通过一点线索,他已经猜到了两人是怎么了。

  这不就是所谓的争风吃醋吗?

  秋无枫面色复杂的看了眼榆木脑袋的林泽川,迟疑了会道:“夏刃兄,兄嫂这是醋坛子打翻了啊。”

  林泽川横他一眼,“苏敛那屋子里啥都有,就是没有醋坛子,她怎么打?”

  秋无枫被呛的无语,他道:“夏刃兄,我这个醋可不是食用的醋。是吃醋的醋。”

  林泽川捏了捏拳头,“那还不是吃醋?”

  论如何跟一个不解风情的人谈论情爱?秋无枫很无力,他谈论的途中还有可能遭受肉体的伤害。

  想了半天,组织好最完美无缺的话语,“夏刃兄,兄嫂这是妒忌你与那莺莺的亲密关系。”

  林泽川纳闷道:“她嫉妒我和莺莺的关系作甚?”

  秋无枫:“这可得要问你自己了,夏刃兄。”

  林泽川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是受了两次伤,刚好伤到脑子了吧。”

  秋无枫无话可讲,他抱拳拱了拱手,“夏刃兄,你真是好理解能力。”

  林泽川倨傲道:“一般一般,倒是你,颠三倒四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怎么不好好学习我话语的通俗易懂,一天尽整些虚的。”

  秋无枫继续拱手,“是是是。”

  林泽川还要在讲些话来好好数落秋无枫,突然从窗口飞出一个花瓶,苏敛气急败坏的声音传出来,“林泽川,给我滚远点,别蹲在门槛上说个不停,吵不吵啊你,我还要睡觉。”

  林泽川紧攥着拳头,从门槛上腾的站起,双目凶凛,死死的盯住门,憋着一口气蕴在喉中,怒火冲天的大声道:“滚就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