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敛泽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王子誉

一世敛泽川 席琛. 2036 2019.05.17 22:15

  一把将躺在地上演技拙劣的王子谨提起,王子誉挑眉瞅着闭眼的苏敛。

  “我这苦命的二弟,年纪轻轻就被人感染恶疾昏迷不醒。怎料传染他的人,位高权重,一手遮天。不过值得幸运的是,这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说怎么办啊,公主。”

  苏敛:“?”

  她睁开眼睛,从躺椅上直起身来,笑道:“那可真是上天不开眼,你的癫病竟然不知不觉传染给了子谨,唉,王家因为有了你,家门不幸啊。”

  被王子誉抓在手里,缩成一团小鸡崽的王子谨默默地点了点头,表示十分赞同苏敛所言。

  王子誉扯出个笑容来,奈何天生面部神经不发达。想做出来的随性洒脱笑容,硬生生变成了狰狞扭曲的邪魅狂狷之笑。

  但脸长得好看的优势也同时展露了出来。不管在怎么崩坏的表情,也掩盖不了天生的貌若白玉。

  这个表情,苏敛还算看的赏心悦目。

  王子誉从容不迫开口,“你可是会错我的意了。不过我不怪你,毕竟你身患脑疾,理解能力有限,不够通彻。再加之爱胡说八道,栽赃陷害,性格扭曲,道德沦丧以外也没有什么别的缺点了。”

  苏敛:“哦?你口中所说的话语,怎么跟你如此相像。爱卿切勿当着我的面来反省你自己身上的,一一缺点啊。”

  王子誉不由分说,“难道公主喜欢我点名道姓的直接说出你的姓名来警醒你吗?二弟今日出门前活蹦乱跳,到了你这里,不过一会就晕倒在地嗜睡了起来。这是何故,这是何因。”

  苏敛把躺椅把手掰下来一个,“没有的事我为何要警醒。再论你,又有什么证据来证明你弟弟的嗜睡跟我有关系?万一是他在府中被你压榨剥削,好不容易出来了休息一下呢?”

  王子誉又狰狞一笑,这回的笑中还带了点冷意。

  他将王子谨提起推到苏敛面前。

  弱小可怜无助的王子谨被他哥牢牢揪住衣襟领子,勒的都快断气翻白眼了。还得配合着他哥,身残志坚从牙缝里气若游丝的挤出话来。

  “是啊,公主,你传染我病了,我活不了了。”

  苏敛:“子谨这嗜睡中还会说梦话呢,不错。不过俗话说,梦与现实是相反的。他的病肯定与现在口中所说的截然不同。”

  王子誉:“……”

  王子谨声若蚊蝇,“我醒了。”

  苏敛:“哦,那不是正好。你安然无恙,只是有些人大惊小怪,杞人忧天了。”

  王子誉:“你说的在理。但若是没有忧患,没有长远的谋算,看不到隐藏的危机。那我弟弟后遗症发作,这时又该谁负责?”

  苏敛:“自然是你啊。现在你二弟很好的。回府以后出事了,那就是你照顾的不好,导致他再次生病。”

  “可归根究底,你是源头。”

  “我怎么又成源头了。”

  “他接触你后,才突然得上这嗜睡症的。你敢说源头不是你?”

  两人你来我要和的交谈间夹枪带棒,被安了一个病名的王子谨表示费神伤心。

  还好,本朝的公主的威严还在,一个拳头砸在王子誉头上,这场毫无意义,信口雌黄的辩论才告终。

  日上三竿,苏敛满心欢喜的晒太阳活动被打断。她重新躺回断了一个的躺椅内。

  语气不善道:“有事说事,没事跟着你弟弟一起滚了。”

  王子誉白嫩额头一个红印,“你需要回宫一趟。”

  这提到回宫,苏敛不想用就知道是谁招来的这人寻自己。王子誉向来只听从皇帝陛下一人的话,忠心且赤诚。她的弟弟,多年来好歹有点用处了,至少驭下能为不差。压的住这无法无天,一语说尽天下人的混世丞相。

  她揶揄道:“呦,这又是给我弟弟当说客来了,你说你一个丞相,怎么能这么纵容着他,任由他胡闹。我弟弟以后要是成昏君了,有一半的责任在你身上。”

  王子誉做揖,“哪里,我只是尽臣子之谊。”

  苏敛不置可否抑扬顿挫的长长哦了一声。

  在王子谨耳中,她这个哦比的上一句话的时间了。

  王子誉又重复遍,“你需要回宫,陛下寻你是真的有急事。”

  苏敛看了看他脸上毫无表情的脸,竟然看不出他是认真还是假意的,这可能就是面瘫的唯一好处。让人永远觉得他高深莫测,心机深重。

  伸出手按了按太阳穴,苏敛懒洋洋道:“你说的可是真?”

  王子誉斩钉截铁,干脆利落的回答,“真。”

  真就怪了。据苏敛对王子誉多年的了解,此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别的能力不行,扯谎歪理,样样在行。连京城擅长打官司的第一颂师都比不过他的胡诌乱道。

  故此她也异常果断绝路的吐出两个字,“不去。”

  “……”

  王子誉拂了拂衣袖,伸出手掐住苏敛后颈,硬将苏敛从躺椅上拉了起来。

  苏敛一惊,习惯性叫,“十三,给我把这以下犯上,不知天高地厚的丞相揍一顿。”

  叫完才想起十三刚刚跑了。

  苏敛正在愤怒的尴尬中,王子誉又施施然的松开了手,有礼的抱拳恭敬道:“得罪公主殿下,真是不好意思。但情况严重,不得已采取这种方法。若有下次……”

  不用他回答,苏敛就知道是,“若有下次,我还会干。”

  在边缘的王子谨看着苏敛一张脸青了白,白了又红,三色交杂着切换。

  他挪了挪步,害怕待会的战事波及到无辜的自己。

  下一秒,苏敛便张牙舞爪的使了拳向王子誉冲过去。

  王子誉一手抓住她两拳,另一手屈指弹了弹额头,语气罕见的欢快,“这是干嘛呢,男女授受不亲,公主你已嫁做人妇,还对我投怀送抱的,多么不好。”

  苏敛在宫中曾经学过几招防身的招数。其中有一招的核心意义是,攻敌先寻其命门。她睿智和善的师傅告诉她,所谓命门,就是人身上最脆弱的地方。

  而王子誉身为男子,最脆弱的地方不在乎于胯下三分处。

  所以苏敛毫不犹豫抬腿脚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