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敛泽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0

一世敛泽川 席琛. 812 2019.06.05 23:50

  良久不得回答。

  刀客转动茶杯的手悠悠停下,起身朝着内里软榻上走去。

  苏敛听的脚步声,心中不由的一慌,不知如何面对,赶忙拉好被子,做出熟睡的样子。

  床幔突然被人掀开,刀客站在床边,

  温声询问道“感觉如何?”

  苏敛紧闭双眼,脸上神情竭力放松做出平静的熟睡模样。

  刀客却突然伸出布满老茧的手,轻轻摩挲了下她的脖颈。

  用着更加温雅的声音说道:“我知道你醒了。”

  “不要逃避我。”

  苏敛疼的一个哆嗦,她也装不下去了,随即睁开双眼,风轻云淡的摸了摸自己脖子,朝着刀客笑,“还不错,你呢。”

  红肿青乌的指痕印在白皙脖颈上堪称触目惊心,刀客身形倏然凝窒,他神情被遮掩在黑纱斗笠里,苏敛看不得他表情是何模样,只感觉轻触在自己脖颈上指尖轻颤,像是在极力忍耐一般。

  再过一会,刀客撤回了指尖,一字一字的发出,低低道,“对不起,我一发起脾气来,就没办法控制自己。”

  苏敛不知说什么,心里莫名的五味杂陈。她本应愤怒质问,亦或是恐惧不语,更或着是八面玲珑的跟他谈笑风生说没事,而后借机反噬。但刀客突然软了态度,一副纯良温善的模样,很是无辜柔弱。显得做错事的人突然成了自己。

  她动了动嘴,准备的敷衍话语转化成心中真实语言,“算了,我皮糙肉厚,没事的,你也别自责了。赶紧从我面前消失就行了,我不需要一个跟林清有渊源的人保护。”

  刀客抓紧床幔,“你保护不好你自己,我要跟在你身边。”

  苏敛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她笑道,“你昨天晚上保护我,保护的差点掐死我。保不准,下一回的保护,是捅我一刀呢。所以为了我的安全着想,我还是一个人比较好。多谢你的关心了,但就此别过,后悔无期,最好不见。”

  “那种事情我不会让它发生第二遍。昨夜是你故意激怒我,我才会出手的。但我不是故意的,你要相信我。”刀客惯常的沉哑嗓子,突兀一急和懊悔。

  苏敛抚掌称妙道:“我这个人别的爱好没有,就是爱激怒人。所以,为了我的生命安全,还是不跟你这位黑衣大侠同路了。你也别跟着我了,免得我天天激怒你,把你身子气坏,少活个十几年呢。”

  说完,她从被褥中起身,朝着床下迈腿,挥了挥站在旁边有如雕塑的刀客,“借过一下,我要走了。”

  刀客头一斜,看着坐在床边的苏敛。他斗笠黑纱随着斜俯姿势,若有若无的触到了苏敛面容。

  像是他刚刚冰凉的手般,轻柔的点过自己受伤脖颈。苏敛不耐的往后仰了仰,避过刀客的任何一点接触,而后侧了身子,朝着刀客旁侧往床下走去。

  刀客在她站起一瞬,又伸手推住她的肩膀,重重按回了软榻中。

  幸的软榻棉被柔软,苏敛被大力按下时,尾椎骨没有再次受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