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敛泽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无题

一世敛泽川 席琛. 1014 2019.05.31 23:09

  三方命门杀招同时并出,杀手轻而易举一一化解,仰头岔腿身后移,顺带着掰住苏敛左腿往上提,助她使了个一字马。

  苏敛大腿被拉至最极,内侧火辣的刺痛。双臂也被杀手一手桎梏反压于自己背后,战势又恢复到刚刚的局面。

  处于败者的身份,人输气势也不能输,苏敛扬着脖子,刚硬道:“要杀要剐随便你,快点来吧。”

  杀手不语,凑近她的脸,细细的观摩着,发现苏敛波澜不惊,眼里尽是沉静,他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将她往前重重一推,竟是松了手。

  苏敛没意料到此举,她腿被拉扯的痹痛,在推力的影响下一个重心不稳,坐到了地板上。

  这下不止腿疼,连带着尾椎都开始叫哀。

  “……”

  杀手坐至凳椅上,心平气和的摩挲手中大刀,一扫方才风骚粗鲁模样,突兀了深沉了起来,良久他开口道:“你走吧,我不杀太监。”

  苏敛:“?”

  有逃的机会自然不能放过。苏敛压住堆积在心头的一百种问候对方家人的冲动话语,勾过来自己的包袱,背起来就要走。

  杀手又叫唤道:“你就这么走了,连句谢谢都不说?你怎么不感激一下我的善良,歌颂下我的伟大。像我这种不欺负残疾人的人很少见了。”

  苏敛一手从包袱里掏出几片金叶子,一手推开门,露齿一笑,“这是我今夜嫖你的费用,不谢。我知道对你来说,是有点多了。”

  她手一挥,数片金叶子抛空朝着杀手飞去,又接二连三簌簌落下,金石碰撞发出泠泠声。

  杀手随手接过一叶,凑近一看,诧异道:“你这个小太监还挺有钱的,不会是从皇宫里偷跑出来的吧。”

  苏敛此刻已迈出房门,刚刚的忌惮也减下去了些,她笑道:“你动不动就说人太监,是不是自己是个太监,所以才那么了解太监是什么模样?还有,我不是太监,你这个眼拙的大太监!”

  杀手:“滚回来。”

  苏敛“啪”的一声合上门,头也不回的扯着自己发痛的腿往楼下奔去。

  走远了还能听见杀手喊:“你别装了,你这个小太监,我刚刚看你那个地方了,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苏敛捂着耳朵,不禁同情起这位杀手的主人。不知是谁家的杀手,今夜的种种行径完全担的上蠢一字啊。

  她奔下楼去,矫捷神速的从拥挤在一起情迷意乱的人群中挤出去,脱离这危险之地。

  外面清月正好,已臻夏季的晚风凉爽清新,苏敛鼻端在青楼中嗅满的馥郁香氛随着夜风轻拂,转瞬消散。转化为大自然的嫩叶清香,勃勃生机。

  她背部衣衫被冷汗浸湿,腿除了发痛抖动还带了些自己恐惧的抖动,来往行人少许,一个个醉客进入离去,没人注意到她,也没人知道她刚在青楼内发生的惊心动魄事。

  苏敛迈开步子跳下台阶,将负在身后的包袱紧了紧,朝月模仿孤狼般的深深叹了口气。

  悲叹自己一入江湖,便处生死之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